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巴勒斯坦诗人因视频获罪,但这不仅是言论自由的问题

钟宛彤2018-08-02 13:23:40

种族的纷争同样难以解决。

在被以色列当局软禁并流转于三座监狱的近三年后,本周二,因为“不当言论”,巴勒斯坦诗人 Dareen Tatour 被判五个月监禁。

现在,这个因言获罪的诗人正成为互联网上言论自由的象征——鸣不平的人越来越多,包括两名普利策奖得主在内的三百余名艺术家、作家、文化界人士为她签署请愿书;她的诗歌被翻译成各种语言,同时,支持者正号召民众一起朗读,向国家权力施压。在反对自我审查和提倡言论自由的呼声中,“诗歌无罪”已然成为一句口号。

不过,在以色列法庭上,Tatour 仍是那个“煽动暴力”和“支持恐怖主义组织”的罪犯。

在 2015 年 10 月 之前,Tatour 参加过一些政治集会,但从没想过自己会被拽进警车。她 7 岁开始写诗,出过一本诗集,不过没什么名气。她还导演过一部纪录片,讲述有关 1948 年以色列独立后被清洗的巴勒斯坦村庄。此外,她的第二本诗集《大西洋金丝雀传说》(the Atlantic Canary Tales)正计划于两个月后出版。

10 日黎明,她听到母亲大喊:“他们要来把你带走!”这场逮捕没有逮捕令——这违反了以色列的法律(其律师说,当局对巴勒斯坦人常常这样)。不久,在没有文件的情况下,警方又登陆了她的 Facebook 账号,搜查了她的手机。

在这首被当局认为“对公共安全构成威胁”的诗里,Tatour 写道:“抵抗,我的人民,抵抗他们,抵抗那些抢劫行径,跟上شهيد(阿拉伯语:shahid,受难者/烈士 )的车队。” 随后,她把它作为旁白传到了 YouTube 上。在这个 3 分 30 秒的短片中,蒙面的巴勒斯坦青年不断向以色列士兵投掷石块和燃烧弹。

这个视频,使她不能再发表任何诗歌。

除了内容暴力,争议还在于那个阿拉伯词汇。类似于英语中的“martyr”,这个词可以理解为战争等灾害的“受难者”和“见证人”,也可以指“烈士”,在某些语境下还与恐怖主义相关,特指因圣战而死的人。

尽管在法庭辩论时,一名专家认为,“shahid”完全可以指代一个无辜受害者,但法官提出,在意识形态上,这个词与制造恐怖袭击的行凶者有关,再结合视频中的暴力画面,使得“这首诗的含义非常清晰”。

而根据 Tatour 的说法,这首诗和恐怖主义无关,讲述的是三名巴勒斯坦人的真实经历:一个是在 2014 年的耶路撒冷被以色列人绑架并烧死的少年,一个是在希布伦(巴勒斯坦中部城市)被以色列军队枪杀的 18 岁青年,还有一个 18 个月大的婴儿,他与父母在 2015 年 7 月的一起纵火案中被以色列移民活活烧死——Tatour 说,他们都是“在以色列占领下的受害者”。

除此之外,Tatour 还提到,自己最初被捕的原因并不是这个视频。

在事发前两天,一名叫 Israa Abed 的巴勒斯坦妇女因持刀遭到枪击(据报道,她当时没有意愿伤害别人)。随后,Tatour 在 Facebook 上使用了这名妇女的照片,并在另一张图中写道:“我是下一个受难者(烈士)”。

两张图被人看到,对方怀疑她将要发起恐怖袭击,于是向警方举报。

I’m the next martyr.
Israa Abed 被枪击前
法院出示的证据

但警方很快发现这没什么问题,不过他们并没有放人,根据 Tatour 的说法,他们开始研究她的账号,并找到了那首诗。

据路透社报道,以色列当局认为,网络煽动对 2015 年开始的一系列巴勒斯坦袭击事件有直接作用。相应地,自2014年以来,这方面的起诉增加了两倍。另一份报告显示,在 2017年,因为社交媒体的内容,约旦河西岸有 300 多名巴勒斯坦人被以色列逮捕。此外,根据官方的说法,以色列政府每年对删除社交媒体信息的要求有 12000 次,而 Facebook “只”接受了其中的 85% 。

Tatour 的判决书显示,法官同样考虑到社会背景动荡,认为她的行为可能会煽动种族情绪。据《以色列蓝皮书》统计,2015 年,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发动的恐怖袭击在数量及规模上都远超此前,尤其在 10 月,恐怖袭击次数飙升至 620 起,被称作“恐怖袭击浪潮”(Wave of Terror),30 余名以色列人和外国人死亡,120 余名巴勒斯坦人丧生。

作为回应,Tatour 在审讯和法庭发言时反驳,当时阿拉伯公民的处境同样不好过——无辜的阿拉伯公民被攻击;穆斯林不能在阿克萨清真寺祈祷;巴勒斯坦民众的斗争激增。她详细地展示了她的言行如何与这些事件明确相关,试图证明自己的抗议完全合理。但最终于事无补。

“我不指望正义,这个案件从一开始就是政治性的问题,因为我是巴勒斯坦人,同时我倡导言论自由。”Tatour 表示

生于 1982 年的 Tatour 是以色列的巴勒斯坦人后裔。据估计,70 年前的阿以战争迫使 75 万名巴勒斯坦人背井离乡,目前巴勒斯坦难民总数已达 500 万。此外,居住在以色列的巴勒斯坦公民占据了人口的 20%。

而在上个月的 18 日,以色列议会曾试图通过立法,授权司法系统删除 Facebook、Google 等网页上具有煽动性的内容。 但在投票前几个小时,总理内塔尼亚胡搁置了这项法案。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次投票中,议会还以微弱优势通过了一项基本法案,确定以色列是犹太民族的国家。巴勒斯坦外交部发表声明称,这一法案公然否认了巴勒斯坦人民在巴勒斯坦土地上的存在,性质极其恶劣。

“我的梦想实现了,”Tatour 在接受采访时说,“我的诗歌在全世界传播,现在有更多的人知道 1948 年发生在巴勒斯坦人身上的事,以及我们在占领区内的生活。他们说我们也有我们的权利。确实,我们有身份证和国籍,但没有人知道我们在这个政权下受了什么苦。”


题图来自 Brush & Bow@Hannah Kirmes-Dal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