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在食物、能源、经济、社会、教育领域,人类的明天会怎样?

曾梦龙2018-08-02 19:00:38

当许许多多人不再抱有幻想,当政治家们再也提不出任何建议,这部正能量作品激发改变的渴望,点燃每个普通人的热情和希望。——《纽约时报》

作者简介:

席里尔•迪翁(Cyril Dion):生于 1978 年,法国作家、社会活动家、导演。迄今出版的作品有诗集《坐在线上》、小说《意象》、非虚构《人类的明天》等。执导的同名纪录片《人类的明天》获 2016 年凯撒奖。个人网站https://www.cyrildion.com/

书籍摘录:

引言:为什么会有这些故事?(节选)

在 6 年多的时间里,我一直努力思考这样的矛盾。

政府继续杀鸡取卵,他们的选择,常常受制于财政方面的重压,以及对赢取选票的执念;大多数企业家不管愿不愿意,都得符合增长和资本主义那套逻辑;大部分民众继续推动消费型社会的运转,陷在日常生活和财务烦恼中无法自拔……与此同时,半数野生物种灭绝,全球温度继续攀升,垃圾泛滥成灾, 10 亿人饥肠辘辘,同时却有 15 亿人过度肥胖。 85 人积累起来的财富相当于另外 35 亿人的资产总和……但是到了这个地步,为什么我们还是没有行动起来?

我不断地思考这些问题,最终,两个原因浮出水面。

第一个原因是,我们正遭遇着现实的虚拟化,且这种虚拟化日渐壮大。我们无法将自己的行为和其带来的后果联系起来,这些后果我们看不见,感受不到:过度消耗能源引起的气候异常;在世界另一端为我们组装手机、做衣服的奴工的苦痛;用于为我们创造财富的各种资源的耗尽;变成令我们大快朵颐的牛排、汉堡包和香肠的动物们,在机械化屠宰场流水线上所遭的罪;为了建造停车场、酒店、超市或者种植玉米、黄豆以喂养大型饲养场里的牛、鸡、猪等,而被我们从地球表面根除的数千种野生物种……我一遍又一遍地试图向我的孩子们解释,为什么我不带他们去他们所有朋友都会去的快餐店。如今,人们去快餐店就跟去电影院或者面包店一样,司空见惯。而我一再叮嘱他们的话,正如早些年别人反复讲给我的话一样,只是一些抽象的词语和概念,唤不起任何的实际行动。被砍伐的森林,对我们来说,要么只是些数字,要么就是些画面,一旦有了新的乐子,我们就会把它们忘得一干二净。我很清楚自己做出了多少努力,多少次说服自己尊重自己的选择:不吃肉、不去超市、尽量少乘飞机……又有多少次动摇了。因为,在主流文化和习惯的重量面前,这些美好的意愿又能有多少价值呢?当我们生活模式中的一切,当现有世界的构建方式都带着我们飞速逆向行驶的时候,还怎么奢求看到这些理念大放光彩?然而,我们还有什么选择吗?

第二个原因,是我们缺少愿景。在我们组织的讲座和活动里,挤满了只念叨这样一句话的人们:“我们能做什么呢?”不过,只是主张一些彼此孤立的行动是远远不够的,尤其是当这些行动看上去根本无法与问题的广度相提并论的时候。我们很难相信,“只淋浴,不泡澡”会对水资源的衰竭问题产生一丁点儿的积极影响,因为我们知道, 70% 的用水消耗于农业和畜牧业。而“出门前记得关灯、避免驾车出行就能改善气候异常”这样的想法也显得荒谬,毕竟某些火力发电站所排放的温室效应气体量和加拿大阿尔伯塔省从油砂中提取原油造成的污染不言而喻。当然,这些经常被提上台面的不去行动的理由(因为世界之大,总会有更严重的污染源),也有违人文主义精神。但它们揭示了重要的一点:我们内心深处认为这些行动毫无用处。没人愿意做徒劳的努力。所以,也许我们需要把这些行动纳入一份指导性纲领中。我们应当绘制出一幅新房子、新社会的图纸,并提出切实的方案,让每个人都参与到打地基的活动中来。或许,我们首先需要创造意义、激情和故事,这些才是我们的智慧和心灵所喜闻乐见的。

2010 年年末,为了向这个方向迈进,我开始写一个电影剧本。纪录片的基本框架,大家并不陌生:在农业、能源、城市规划、经济、社会结构、教育等方面,寻找重新定义它们的那些具有首创精神的先驱和范例。我想看看,如果我们把它们一个一个地展现出来,到最后能不能让一个故事浮出水面,向我们描绘明日世界可以是什么样子;我还想知道,这样的“故事”能否跟 60 年前的“进步梦”一样,鼓舞人心,激发行动和创造力。 2011 年年末,我遇见了演员兼导演梅拉妮·罗兰。 2012 年 9 月,我们一起参观了一座美好的永续农业庄园。回程中,我把自己筹划得极其艰难的项目告诉了她。梅拉妮表现出极大的兴趣,我们也因此成了朋友。 2013 年 2 月,在对几个潜在的合作伙伴彻底失望后,我向她提出一起完成这部纪录片的想法。她马上就接受了我的提议,并推掉了其他报酬更多、更有利于职业发展的邀约。 1 年后,经过大量的准备工作和在留尼旺岛的第一次试拍,我们发起了一项众筹。我们需要在两个月内筹集到 20 万欧元才能正式开机。在 1 万人的大力支持下,资金两天内就全部凑齐。两个月后,我们已经有 45 万欧元可供支配。探险终于开始。因为有这些资助者(和其他合作伙伴),我们才得以去到 10 个国家,会见了正在为新世界打下基础的 50 多位科学家、社会活动家、企业家和政界人士。这本书和同名纪录片《人类的明天》就是以上经历的见证。

同名纪录片《人类的明天》(或译《明天》)海报,来自:豆瓣

明天的食物:底特律的“灰烬重生”

“在城市破产和毁坏过后,我们陷入了低谷。如今我们从灰烬中重生,这完全符合底特律的原始精神。这是一座坚韧的城市。”在我们离开之前,特里什这样对我们说道。

“我们的目标是提高社区内健康食物的产量,教会年轻人栽种自己的食物。我的父亲在 2010 年因为健康问题离世了:糖尿病、过度肥胖、心脏问题。这就是我做这份工作的起因。人们完全依赖工业化的食物系统,而这种系统却不会保证大众的健康和幸福。所以必须让它停下来。现在,我们应该避开所有跨国企业,饿死这个让我们挨饿的系统。在底特律,就像发出政治独立宣言一样,我们决定重新夺回土地,自己满足自己的基本需求。问题不仅仅是让食物变得充裕,我们还要夺回主宰食物、主宰政治和社会系统的权力,我们要变得坚韧、自立。底特律是世界经济危机的发源地。其损毁程度可匹敌经历了卡特琳娜飓风的新奥尔良。我们已经承受了很多年的苦难。如今,我们已厌烦了等待救援。我们不能满足于抵御和应付,而要变得有创造性,去建造一个我们愿意生活其中的世界。因为不会有人来救我们了……”

一些都市农业运动的成员说,现在底特律大约有 1600 座菜园和农场。其中 1400 座由“成长中的底特律”的 2 万名志愿者耕种和维护。该组织的统筹主任之一阿什利·阿特金森认为,他们的任务是:“建造真正拥有食物主权的城市,让底特律市民食用的大部分水果和蔬菜都来自城市自身,食物由市民栽种并为市民享用。”更确切地说,他们期望 10 年之后,本地产品的比例能够达到 51% 。这意味着要付出十倍的努力。但阿什利却非常乐观:“最难达到的,是最开始的 5% ~ 10% 。我们有超过 100 平方千米的闲置土地可用来耕种。之前也做过研究,确认这个 5% ~ 10% 的目标是可以达到的,而现在,它真的实现了!”为了成功达标,“成长中的底特律”依靠每个人自愿在私人庭院、学校或公园里建立菜圃或都市农场。他们提供种子、植物、混合肥料并教人栽种。在培训期间,他们挖掘潜在的领导者,鼓励他们在自己的街区继续发扬光大。此外,他们还组织一些活动以吸引更多的人,并和当地市场达成合作关系,让所有人都能吃到本地食物。

这对环境产生了深重影响。我们应该在离人们生活场所最近的地方耕种,应当回到更古老的城市概念中,也就是说,城市不能只是楼房、人行道和商务中心的堆叠。”

一些北美城市纷纷效仿底特律,把农业安插到写字楼之间:纽约有 800 座菜园和农场,洛杉矶、旧金山、华盛顿、圣路易、芝加哥、波士顿、西雅图、费城,以及多伦多、渥太华、蒙特利尔和温哥华……总计大约有两万块社区田地。此外,有4300万美国人宣布他们会自己耕种自己的一部分粮食。

我们接下来会发现,欧洲也没有止步不前。

底特律市中心的农场,来自:《人类的明天》插图

明天的能源:旧金山的“零垃圾史诗”

旧金山是我们团队大部分成员儿时的梦想之地。来到这里,他们便细数、重温起自己心目中的那些“神话”:《迷魂记》《警网铁金刚》和《上海小姐》等电影巨作,“城市之光”书店的“垮掉的一代”作家团体,科波拉大厦,卡斯特罗区和哈维·米尔克的社会运动,“斯莱和斯通一家”乐队以及“杰斐逊飞机”乐队的音乐……

但如今,旧金山却因另一件事而闻名。在几年间,它成为全球“零垃圾”处理技术最尖端的城市之一。此项目的市政统筹员朱莉·布里昂认为,“零垃圾”处理的目的在于减少、再利用或回收整个城市产生的垃圾。在每天有 1000 万吨垃圾被丢弃的世界里,这样的举措所具有的基础作用可想而知。

策略显而易见:让垃圾回收变得简单而必要。 3 种垃圾桶的安置,让垃圾回收变得简单:绿色用于可降解垃圾,蓝色用于可回收垃圾,黑色用于所有垃圾。旧金山每个家庭都拥有家用的小垃圾箱,然后小垃圾箱的垃圾会被倒进对应颜色的大垃圾桶里。所有餐厅、加油站或公共道路上都有一样的系统。你上完卫生间会洗手?那么你的擦手纸就会投进绿色的垃圾桶。你在街上吃香蕉?一样的。以此类推。至于如何保证必要性,如朱莉所言:“技术层面上来说,不进行正确的回收或降解,就会被处以 100 美元罚款。”回收或降解,这是法律!而在实践中,旧金山更注重经济鼓励。垃圾清理收集按照重量收费,在黑色垃圾桶(收集所有垃圾)里倒的垃圾越多,付的钱就越多。反之,回收或降解的垃圾越多,垃圾清理费就越少。在这一规定下,旧金山希尔顿酒店每年因垃圾处理得当而节省了逾 25 万美元。与朱莉合作的政府机构,自项目实施以来,也节省了 300 万美元的可观数额。为了从根源上减少垃圾,尤其是遍布沙滩、最后与第七大陆相连的塑料,旧金山于 2007 年禁止使用塑料袋,同时规定,商铺里的“环保”袋子,无论是纸袋还是生物降解淀粉袋,都需要付费。在实际操作中,只要去市里一家大型购物中心转一圈就会发现,即使大部分商铺都配合工作,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执行指令。朱莉深感烦恼,时时刻刻监督他们是非常困难的。朱莉他们面临的新挑战,是在公共场所禁止售卖塑料瓶,这一规定已于 2015 年 2 月出台。“我们不需要塑料瓶,”朱莉肯定地说,“自来水又好又健康,我们只要有一个水壶,就能在家里或城市的各个水池里接水。”

作者及拍摄团队,来自:《人类的明天》插图

当塑料无论如何还是被使用,然后被扔进正确的垃圾桶后,它就被带到了“再生态”的工厂,这是一个管理市政垃圾的合作社。垃圾首先由十几位工作人员进行初次手工分类,然后通过机器再次分类。“我们回收所有形式的硬塑料——塑料薄膜和塑料袋是不可能被回收的,”“再生态”的发言人罗伯特解释道,“我们使用光学扫描仪对它们进行分类。来看看它是哪里产的……”我们靠近了机器,罗伯特开心地向我们指了指出产国:荷兰。垃圾在传送带上移动,扫描仪根据它们的颜色深浅和密度大小,喷出小气流把它们分进两个不同的分类区。简单,但也要能想到……罗伯特又进一步说道:“垃圾回收和降解产生的工作岗位要比垃圾填埋和焚烧产生的岗位多10倍。这个数字巨大。对于像西班牙或希腊这样失业率高的国家,当地生态就业是重要的可发掘资源。在美国,如果每个城市回收 75% 的垃圾,这比旧金山的回收率要低,但也能产生 150 万新的工作岗位。在加利福尼亚,就是 12.5 万个新的、永久的、当地的就业岗位……”我在脑子里迅速地算了算(也用了手机),我试着把查理说过的食物重新本地化后产生的当地就业、提耶里的能源过渡产生的就业,以及垃圾回收产生的就业都加在一起。总共为 150 万,而美国的总失业人数超过 350 万……失业问题也是所有竞选者和民意调查里所有法国人关注的焦点,这么看来,有一些方面我们还没有去开发。“所有城市都尝试进行更多生产活动,”罗伯特继续说,“但回收和降解就代表着一个从自己的资源出发、产生新就业的机遇。这是思考角度的根本改变。在这里,我们看着垃圾的时候,看不见废物,我们看见的是纸盒、玻璃、塑料、可降解物。我们看到的是资源。”

处理结束后,“再生态”会获得高质量的混合肥料,卖给当地农民。为了提高肥料的效率,“再生态”还能根据需求,在肥料里加入矿物质。农民或葡萄种植者可提出申请,让专业人员分析他们的土地成分,确定土壤到底缺少什么元素。“再生态”则能在 9 种土壤改良剂(生石膏、泥沙、米糠、巨杉木屑……)的帮助下,提供特殊的对策。“微生物的活动能激活矿物质,让它们为植物根部所用。”罗伯特向我们解释道。而肥料收入有助于支持整个行动:“我们的售价是每立方码 9 美元,而我们的供应永远赶不上需求。这是我们可以用垃圾做到的最好的事了。混合肥料给土壤带去营养,还能节约水资源(充满腐殖质的土地能保持双倍于自身重量的水分,这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了灌溉的需求),储存大气里的碳元素……”罗伯特交给我们的一份研究表明,如果加利福尼亚 1/4 的牧地被混合肥料覆盖,它们就能吸收整个州 3/4 的二氧化碳……“我们把一个很古老的事物——肥料制作,和一个很现代的事物——垃圾回收,结合起来。这正是我们构建未来的方式。别再焚烧或填埋食物了,那么做太荒谬。我们要做混合肥料!”


题图为同名纪录片获 2016 凯撒奖,来自:新经典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