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人们都是如何应对破纪录高温的?这里有一些亲历者

Somini Sengupta, Tiffany May and Zia ur-Rehman2018-08-03 06:50:40

“这不是什么未来才会发生的情景,”她说,“而是正在发生的事实。”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往后,高温的日子还多着呢——对于今年春夏两季,完全不同的气候带中出现的创纪录高温,气候科学家是这样判断的。

美国大陆经历了史上最热的五月第三热的六月。在日本,气温创纪录地突破两位数(华氏 100 度约合 37.7 摄氏度),造成至少 86 人身亡,当地气象机构直言不讳地称之为“灾难”。位于撒哈拉沙漠边缘和北极圈内的气象站都记录到了破纪录的高温。

是因为气候变化吗?世界天气归因(World Weather Attribution)项目的科学家在上周五发布的研究中指出,和“人类活动没有改变气候的情况”相比,目前在北欧发生高温天气的机率足有两倍多。

虽然目前还没有关于今年其他创纪录高温的归因研究,但科学家们表示,全球温室气体的增加使高温天气更加频繁和严峻——这是毫无疑问的。

世界气象组织(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的副主任埃琳娜·玛娜妍科娃(Elena Manaenkova)表示,今年“正在成为有史以来最热的年份之一”。考虑到气候变化,目前为止记录的极端高温并不令人惊讶。

“这不是什么未来才会发生的情景,”她说,“而是正在发生的事实。”

对于世界各地的人而言,这些极其炎热的日子是什么样的?我们采访了一些人。以下是我们了解到的故事。

阿尔及利亚瓦尔格拉:7 月 5 日,51℃

当时是 7 月的第一个星期四,下午 3 点。地处广阔的撒哈拉沙漠边缘,阿尔及利亚石油重镇瓦尔格拉(Ouargla)记录到了 51℃ 的高温。据阿尔及利亚国家气象部门称,即便该国气候历来炎热,这也是创记录的数字了。

那天,阿卜杜勒马利克·伊贝克·阿格·萨赫利(Abdelmalek Ibek Ag Sahli)正在郊区的一家石油厂工作,他和其他员工都听说了高温的事。他们每天上班 12 小时,而且必须在上午 7 点前到岗。

“我们忍不了,”他回忆道,“你根本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工作。真是地狱。”

到了上午 11 点,他和同事们离开了工作岗位。

然而,他们回到工人宿舍以后,情况也没好多少:宿舍停电了,没有空调,也没有风扇。他把蓝色的棉质围巾浸湿,拧干裹在头上。他喝了很多水,还洗了 5 次澡。“这天结束的时候,我的头开始疼了,”他在电话里说,“我觉得很累。”

瓦尔格拉的老居民对他说,他们从没经历过这么热的天。

香港:连续 16 天超过 32℃

这座摩天大楼之城坐落在中国南海边。5 月下旬,当地气温连续 16 天飙升至 33℃ 以上。

自 1884 年有记录以来,香港从来没有在 5 月被这种强度的高温天气侵扰如此之久。

游泳池里挤满了人。办公室的空调轰隆作响。但是从早到晚,这个城市最重要的劳动者们仍然奔波在户外工作岗位上:搬运货物,守卫建筑工地,收拾垃圾。

一个炎热的早晨,55 岁妇女林(Lin)紧握着手推车火热的铁质把手,一边小心地看着来往车辆,一边把它推上一条繁忙的街道。她得一早把新鲜绿叶蔬菜送到附近的餐馆,晚上还得搬运垃圾。她有时会头疼,有时则会呕吐。

“天太热了,我流了很多汗,”赶着去工作的林说(她只愿意透露自己的姓),“但我别无选择。我必须谋生。”

58 岁的垃圾收集工潘韶声(音,Poon Siu-sing)将垃圾袋扔进小山一般的垃圾堆里。衬衫浸透了汗水,贴在他背上。“我没有任何感觉,”他坚称,“我是个习惯了阳光和雨水的机器人。”

巴基斯坦讷瓦布沙阿:4 月 30 日,50℃

讷瓦布沙阿(Nawabshah)位于巴基斯坦棉花产区的中心地带。不过,当气温在 4 月的最后一天飙升至 50℃ 以上时,无论多少棉花都没法让人觉得舒服。即使按照这个酷热之地的标准,当天的高温仍然创造了记录。

当地一位名叫祖勒菲卡尔·卡斯克里(Zulfiqar Kaskheli)的记者说,街上空无一人,商店干脆省了开门的麻烦。出租车司机为了避免烈日都没有上街。

正是因此,里亚兹·苏姆罗(Riaz Soomro)不得不寻遍四邻,好找辆出租车送他生病的 62 岁的父亲去医院。当时是斋月,一家人都在禁食,老父亲因为脱水而昏了过去。

公立医院人满为患。像他父亲那样筋疲力尽的中暑病人坐在走廊里。苏姆罗说,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在白天打工的,一直在户外干活。

整个地区的医院和诊所都忙得不可开交。床位不够,医务人员短缺,电力供应时断时续,给混乱的局面火上浇油。

“我们尽了最大努力提供医疗服务,”讷瓦布沙阿郊区达斡尔的护理人员拉伊斯·贾迈利(Raees Jamali)说,“但是没想到,由于暑热严重,有这么多病人涌进来。对我们来说,要照顾到所有患者真的很困难。”

根据 AccuWeather 的消息,那个星期的每一天,讷瓦布沙阿的高温都超过 45℃。

奥斯陆:连续 16 天超过 30℃

“警告!我们提醒您,森林附近和岛上完全禁止明火和烧烤。”

在六月的一个星期五下午,奥斯陆居民收到了这么一条官方短信。

这个五月可能是 100 年来最暖和的一个。六月也很热。据挪威气象研究所(MET Norway)称,截至 7 月中旬,奥斯陆南部的一个村庄记录到了 19 个气温超过 30℃ 的日子。

由于春季没怎么降过雨,草已经干成了棕色,农民无法喂养牲畜。森林变成了引火之躯。 市官员禁止了最受欢迎的挪威夏季休闲之一:带着一次性烧烤炉去树林

“大家不习惯这种高温,他们习惯了把烤炉丢在那里、一切都平安无事的日子,”奥斯陆消防局发言人玛丽昂·休斯纳斯(Marianne Kjosnes)说,“现在,只要有一点火花落到草地上,马上就能烧起来。”

公园禁止烧烤,附近峡湾的岛上也是如此。奥斯陆消防局的 Facebook 页面一直在传播防火信息。

佩尔·埃文森(Per Evenson)是一名看火人,他值守的塔楼位于林呢克勒盆(Linnekleppen),那是奥斯陆东南部一座满是岩石的小山。7 月初,他在一天内就统计到了 11 起森林火灾,到处都是远远升起的白烟。截至 7 月 19 日,民防部门已经统计到了 1551 次森林火灾,超过了 2016 年和 2017 年的火灾总量。该部门称,同一时间有 22 架直升机在灭火。

野火也在瑞典爆发一个比北极圈稍北的瑞典村庄创下历史新高,气温超过了 32℃。

住在奥斯陆的能源行业分析师蒂娜·玛格丽特·萨尔维特(Thina Margrethe Saltvedt)在电子邮件中写道:“如果这是新常态,那真的很可怕。”

洛杉矶:7 月 6 日,42℃

面对高温,玛丽娜·祖考(Marina Zurkow)至少可以开空调应对。

祖考是一名艺术家,她一直在用作品探讨气候变化问题。即便如此,当极端天气严重影响了她的项目时,她还是被震惊了。

这个项目被半开玩笑地称作“物尽其用”(Making the Best of It),旨在让人们思考气候变化对如何进食产生的影响。

“这个项目一方面是想在糟糕的情况下充分利用食物,”她说,“另一方面,它也是一个让食物尽可能好吃的承诺。”

最近,该项目就在加利福尼亚为干燥、炎热天气的新时代举办了一场晚宴。它没有那么地中海风情,多了点莫哈韦沙漠风(Mojave Desert)。

祖考的合作伙伴是由两位私人厨师——汉克(Hank)和比恩(Bean)组成的团队,他们精心准备了饭菜,好让客人咀嚼气候变化的影响。菜单包括油炸鼠尾草馅饼、填馅兔子、蟋蟀和粉虫做的面饼,以及海蜇——特别多的海蜇。

晚餐开始后,头两道菜是海蜇刺身和希腊沙拉。餐后还有海蜇果冻,佐以红木芽萃取液和松糖浆。

为什么选海蜇?祖考解释说,因为它被认为是入侵物种,因此数量众多。除此之外,它不含脂肪,是优质蛋白质。“它是美国梦一般的食物,”她半开玩笑地补充道。

他们计划在洛杉矶市中心一间测试用厨房的院子里供应露天晚餐。

但大自然另有想法。

那一天也就是 7 月的第一个星期五,来自莫哈沙漠的空气向西吹来,在洛杉矶上空停滞,又闷又热。市中心气温高达 42℃。在外面吃东西太热了。

“即使你要讨论气候变化,也不能让嘉宾坐在户外受折磨吧,”祖考说,“最后,我们不得不将晚餐搬进了厨房里。”


翻译:熊猫译社 王满地

题图及文内图片版权:Stephanie Davids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