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韩国职场加班风气盛行,政府出手限制工时

Su-Hyun Lee and Tiffany May2018-07-30 14:42:37

“以前,人们以牺牲当下的方式去保障未来。现在,人们要的是快乐,快乐变成了一种刚需。”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韩国首尔电 — 李韩彬(Lee Han-bit)协助制作了电视剧《独酌男女》(Drinking Solo):在这部剧中,那些为公务员考试而苦读的年轻人经常会喝酒浇愁。在连着工作好几周不得休息、让下属每天工作二十个小时后,李韩彬自己也不堪重压。

于是,在电视剧制作完成的几天后,他自杀了,并留下一张字条谴责韩国的工作文化:正是这种文化剥削了他,也反过来迫使他去剥削他的员工。

李写道:“我自己也不过是个劳工。但是对他们(员工)而言,我是个压榨劳工的经理。”

李的遗言在韩国引发轩然大波。这个国家一直都崇尚苦干文化。

虽说“过劳死”这一著名概念起源于日本,但是据劳动数据显示,韩国的工作时长较前者有过之而无不及。事实上,韩国人每年要比美国人多工作 240 个小时——按照每天工作八小时计算,韩国人要比美国人每年多工作一个月左右。

据韩国警方介绍,韩国每年自杀的人数约为 14000 人,其中超过 500 人的自杀与工作压力有关

韩国领导人正在努力改变这一现状。根据这个月新生效的一项法规,许多雇员每周的工作时间上限为 52 小时。韩国政府向其国内的公司施压,让其放雇员回家过夜,并腾出周末休息。打电话去韩国劳动部(Ministry of Labor),你还会听到这样一句录音:“我们的社会正因过劳而四分五裂。”

额外的休息时间对解放年轻的职员格外重要。他们与父母一辈的人不同,一般情况下并不会为了工作牺牲一切。

26 岁的宇秀珍(Woo Su-jin)是一名平面设计师。她告诉我,若是前一天晚上工作到很晚的话,她就职的媒体允许她晚点上班。以前为了洽谈项目,应酬得从晚上 7 点持续到凌晨 1 点,现在则结束得比较早了——原本的酒过三巡已经变成“喝一轮就都散”。

金东洋(Kim Du-young)是电视兼职员工联盟的一名官员,他表示早就应该强制缩减工作时长。

宇秀珍说:“我和我同事都说,就算能拿加班费,我们也不想长时间工作,宁愿早点回家。”

韩国对工作的感情很是复杂。以苦干为荣曾帮助这个农业国走出战争的废墟,摇身变成经济强国,打造出三星和现代等闻名世界的品牌。

在过去,长时间工作被视为是一种荣耀,尤其是对于父权社会中挣钱养家的男性而言。但就算是在当时,一些工人也引起了韩国社会对艰难的劳工状况的关注。时至今日,活动家仍会提及 1970 年代劳工运动之初一位工厂员工的自焚事件。

韩国人经常要忍受一种名为“权势欺凌”(gapjil)的工作文化,这个词描述的是权势人物对其员工所具有的专横的权利意识。在前者眼中,后者不仅要伺候他们,还要迎合他们的心血来潮。

权势欺凌最著名的案例当属“坚果大怒”(nut rage)事件:大韩航空公司会长之女在某趟航班中,因空乘为其发放坚果的方式而大发雷霆。

坚果门事件以及职场死亡(包括电视制作人李韩彬的自杀)让韩国愈发急迫地想改变国内的职场文化。

去年的某个周日早上,一位初为人母的政府女雇员在办公室中昏倒,随后宣告死亡。现任韩国总统文在寅当时还是一名总统候选人,事件发生后,他在脸书上写道:“我们国家再不能将过劳和工作到深夜当作是寻常。”

长时间工作同样也不利于经济。韩国的劳动生产率已明显放缓,韩国年轻人的失业率已经达到了 10%,虽然韩国总的失业率要低许多。

韩国人每年要比美国人多工作 240 个小时——按照每天工作八小时计算,韩国人要比美国人每年多工作一个月左右。

为完成任务,公司的管理人员可以让员工随时待命,就连政府部门亦是如此。去年当选总统的文在寅以及劳工专家均对这种过时的职场惯例大加谴责。虽然那种工作体系让管理人员能更灵活地分配工作,但是对于整个企业或者政府来说却并无益处。

汉阳大学(Hanyang University)人力资源管理教授余永昌(Yu Gyu-chang)说:“过去韩国人饿肚子的时候,这种方法是可行的。但现在时代已经变了。”

韩国总统文在寅想让公司雇佣更多的人来完成工作。对此,他援引了一项研究,该项研究证明,每周工作时长每减少一个百分点,劳动生产率就有所提高。在竞选期间,他承诺通过强制实施每周工作 52 小时制,来新增 50 万个工作岗位。

这个月,他在限制生效后表示:“韩国低劳动生产率背后的罪魁祸首就是习以为常的长时间工作。”

这番话在韩国的年轻一代中引起了共鸣。随着以工作为荣的旧日态度的松动,年轻人已经学会珍惜闲暇时光。直到 2004 年,韩国才引进一周五天的工作制。在这之前,许多韩国人周六也要上班。

余永昌教授说:“以前,人们以牺牲当下的方式去保障未来。现在,人们要的是快乐,快乐变成了一种刚需。”

为遵从工作时长的限制,韩国许多公司都制定了新的策略。据韩国劳工部介绍,在 3672 家大公司和公立机构中,超过 700 家或是雇佣了新员工,或是有雇佣新员工的计划。不过,劳工部并未确认这些新雇员是否是全职员工。

其他机构也出台了限制日常加班的政策。今年五月开始,周五晚上一过七点,首尔市政府就会强制熄灯、关闭电脑。

晚上,人们纷纷离开首尔金融区。在韩国,长时间工作曾被视为一种荣耀,尤其是对于父权社会中挣钱养家的男性而言。

46 岁的朴政珉(Park Jung-min)在保险公司工作,晚上一过六点,他公司的电脑就会自动关闭。公司还鼓励员工,先获得许可再进行加班。

对此,朴政珉偶尔会觉得麻烦:“如果我们事先不知道要在晚上六点之后工作的话,那么我们就得重开电脑,然后还要说明理由。不过总的来说,我觉得新实施的这个 52 小时制度有利于平衡工作和生活,这点也是我们韩国人目前最想要的。”

批评人士认为,这一法规仍存在很多漏洞。目前来看,尚不清楚出差或者招待客户是否计入 52 小时的周工作时限。一些行业,比如医疗和运输,已经得到豁免。此外,公司还能找到避免雇佣更多人手的其他办法。

工人人权组织的公共劳动力律师金余京(Kim Yu-kyong)说:“员工会将工作带回家,这在上司和下属之间是心照不宣的共识。”

新法规在这月初生效后,电视行业的兼职员工成立了广播工作者联盟(Union for Broadcast Workers)。据该联盟介绍,在联盟成立的最初两天,联盟收到了 30 多份投诉。据称,有一名雇员从早上七点工作到第二天凌晨三点,然后被要求当天早上七点再回去工作。

该联盟的官员金东洋说:“那点时间只够员工去公共澡堂冲个凉,然后睡上个一小时左右。”

虽然规模更小的公司还要两年的时间才能实行最长工时,但许多人认为早就应该强制缩短工时。

金东洋说:“我们必须强制缩短工时。现行做法太不人道了。”


翻译:熊猫译社 彭喻俞

题图及文内图片版权:Jean Chu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