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中国投资人持续减持美国商业房产,售出额首次高于买入 | 好奇心小数据

陈思谕2018-07-27 21:43:31

卖了 12.9 亿,只买了 1.3 亿。

中国投资者收购美国商业地产的规模曾于 2015 年第四季度触顶,达到 107 亿美元,然而在数年大手笔的投资后,这股热潮因中国政府政策收紧而逐渐冷却。

数据公司 Real Capital Analytics 的资料显示,今年第二季度中国投资人售出价值 12.9 亿美元的美国商业房产,与此同时,仅购入 1.3 亿美元。

Real Capital Analytics 高级副总裁 Jim Costello 说:“我感到非常震惊。他们真的减少了购买,并在加速出售。”

海航和绿地控股等集团是主要出售者。

今年 5 月份,海航集团旗下海航科技以 3 亿美元卖掉美国旧金山 123 Mission St. 上的办公大楼。一个月后,海航集团再出售位于美国纽约市公园大道 245 号(245 Park Avenue)写字楼的部分股权。

不只如此,据彭博社 6 月 29 日报道,海航集团可能要再出售市值约 5.4 亿美元的丽笙酒店集团。该报道引用匿名知情人士的说法称,海航在评估业内潜在买家的意愿,而具体出售金额尚不清楚。

分析师补充道,一些中国投资者原先计划持有这些房产几十年,他们不用担心像纽约这样的主要地产市场价格会下跌。但最终,这些投资人持有美国商业房产时间大都不到两年。

部分人只能勉强收回当初的投资。

海航集团 6 月份用 3.2 亿美元卖出的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办公楼和 City Center 购物中心,只比两年前的收购价高出 500 万美元。

万达集团为了避免甩卖,近期搁置了出售加州比弗利山庄酒店公寓的计划。

有些项目难以计算盈利与否,像是绿地控股集团卖掉那块南旧金山的土地之前,称其与平安信托、宝丰资本等已联合注资 10 亿美元开发近 21 万平方米的生科园区。

另外,安邦集团虽然还没开始卖,但已经在评估资产,毕竟卖不卖也不是公司管理层能决定的事。

安邦保险集团因其董事长吴小晖被判集资诈骗和职务侵占罪,于今年 2 月份被中国监管机构接管。安邦集团直接或间接控制了境内外至少 58 家公司,其资产涵盖地产和金融两类,包括纽约地标华尔道夫酒店、希尔顿酒店和度假村、比利时 Fidea 保险和韩国东洋人寿等,资产总额超过 2 万亿元。

《金融时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无论买酒店还是金融资产,安邦有多笔出价比其他竞购方高出 40%。

安邦现正考虑出售部分美国酒店,但尚未达成任何协议,其发言人表示目前未有具体时间表。根据华尔街日报,安邦似乎打算继续持有纽约华尔道夫酒店,它一直在投钱翻新这项 4 年前以 19.5 亿美元购入的昂贵资产。

还是跟中国严格管制海外投资以及资本账户有关

过去,中国曾鼓励企业拿钱到海外投资、并购。

2012 年,发改委、外交部、银监会等 13 个部门发布一份“鼓励和引导民营企业积极开展境外投资”的红头文件,号召中国公司把钱投向国外。两年后,监管部门把需要限制的行业缩减到 5 类,如基础电信、武器、新闻传媒和跨境水资源开发利用等。

这样宽松的信贷市场和政策,方便企业大规模借钱,并在短时间内投资海外。万达、海航和安邦们从那时开始买买买。

2016 年中国公司的海外投资和并购交易达到 1870 亿美元,这个数字是 2012 年的四倍,其中万达、安邦、海航、复星等中国私营公司是最大买家,一度占中国境外投资 1/5 的交易额。

然而中国外储的持续下降,和企业举债经营所产生的债务风险,使得中国官方政策收紧,这些大手笔都在 2017 年停了下来。

2017 年以来中国颁布多项监管措施以控制中资企业海外投资规模、加强外汇管制。万达、复星、海航等集团从融资渠道到交易核准都被遏制。

2016 年底外管局就开始要求预先审批金额超过 500 万的并购交易,而原来的报批限度是 5000 万美元。中国对美投资金额从 2016 年的 462.3 亿美元下降到 294 亿美元,同比减少 57.2%。

今年 2 月份,发改委还发布最新的境外投资敏感行业目录,将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列入其中。

万达、海航等集团在由于海外业务没能产生足够现金流,加上国内收入和利润受资本管制而无法换成美元偿还外债,纷纷陷入资金周转困难。

不只这些大财团,个人也受到限制。

个人购汇一年不超过 5 万美元的限额在 2017 年被严格执行;办香港银行卡、买美元保险难度陡增;居民到境外刷卡消费超过 1000 元人民币就要上报,这可能还不够你在境外发达地区一天的旅费。

第三方支付机构也因违反外汇管理规定吃罚单。

7 月 24 日支付宝和微信分别因为“超出核准范围办理跨境外汇支付业务,且国际收支申报错误”和“未经备案程序为非居民办理跨境外汇支付业务,且未按规定报送异常风险报告等资料”双双被罚款 60 万元

尽管严格限制,外汇储备还是流失

中国监管部门不断出台的严格外汇监管措施使外汇储备在 2017 年 1 月跌破 3 万亿美元逐步回升,同年 12 月达到 3.14 万美元,但今年 1 月份却开始再度下跌。与此同时,人民币也从 2018 年初的 6.4 元多兑 1 美元至今贬到 6.83 元兑 1 美元(截至 7 月 27 日 18 时 30 分止)。

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为了防止人民币汇率贬值,央行在外汇市场卖出美元同时买入被不断抛售的人民币。

这是央行一直以来的习惯。过去几年中国央行曾多次说过要退出常态化汇率干预,或者贬值幅度尚在预期、央行有信心人民币升值。

不过往往在美国政府调控或欧美经济复苏致使美元、欧元等外币升值时,央行就会出手买入人民币、抛售美元来稳定汇率。央行副行长易纲曾表示,央行 2016 至 2017 年动用超过 1 万亿美元外储来防止人民币过度贬值。

另一个外储流失的可能是,尽管私企和个人对外投资受限制,但国企项目对外投资没怎么停下来。根据《金融时报》,2017 上半年,中国国企和国有基金宣布其跨境收购交易总额达 287 亿美元,是一年半来首次高于私营企业的 266 亿美元。

发改委将地产列为境外投资敏感行业的前一周,央企保利地产斥资 6.5 亿元购入伦敦一处地产;也在几乎同时间,发改会称要重点推进有利于“一带一路”建设的境外投资。

于是,2017 年中国对外投资金额整体下降近三成的情况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仅下降 1.2%。另外,海外并购缩减五成、交易总额整体下降 10% 的情况下,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实施并购投资额同比增长 32.5%。

另外,中国化工两年前以 430 亿美元竞得的海外并购交易至今也仍在进行。


题图/ Pixabay

制图/ 冯秀霞、王恺曼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