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两个法国姑娘是“阿姨”的迷妹,她们为此做了一本叫《迷妹》的杂志 | 100 个有想法的人

文化

两个法国姑娘是“阿姨”的迷妹,她们为此做了一本叫《迷妹》的杂志 | 100 个有想法的人

姜天涯2018-07-26 14:48:54

“中国阿姨真的不一样。”

不仔细看的话,《迷妹》很容易被认为是那种从旧纸堆里翻出来的老杂志。封面褪色,纸张暗淡疏松,排版要么引发怀旧情绪,要么让从未看过这一类出版物的年轻人莫名其妙。

然而这里面每个元素都是新的,包括它的主题:“阿姨”。

早些时候,来自法国的两个女生 Elsa Bouillot 和 Monique Fei 对“阿姨”,准确说是退休年龄前后的中老年妇女,产生了兴趣。

Monique 13 岁开始学习中文,15 岁第一次来中国,当时去了北京和青岛。 Elsa 从 2010 年定居上海至今。最开始的时候是来中国读研究生,攻读管理专业,毕业之后在广告公司工作了 6 年,最近辞了职。

现在, Monique 每周会和阿姨们一起跳广场舞,她把这当作一种运动,“这还是免费的,去健身房很贵。不知道为什么要去健身房,你只要去公园就可以了。如果你要放松,就打太极拳。如果你想要运动,就去跳舞。” 2 年前, Monique 在街上看阿姨随着音乐跳舞的时候被阿姨请去一起跳,阿姨跳着跳着突然做了一个劈叉,周围人都“哇”惊叹不已,然后 Monique 也跟着劈叉,大家都看乐了。这个画面她记忆深刻。

Elsa 5 年前就开始随手拍阿姨了。她和 Monique 因为共同的朋友认识,在这之后她俩发现彼此都喜欢阿姨的衣服,都觉得阿姨的生活有意思。有一天两人约在公园见面,她们决定一起开始这个项目——做一本与“阿姨”有关的杂志。

两个法国姑娘称自己是“阿姨”的迷妹。

《迷妹》的卷首语这样写道:“‘迷妹’刻意结合了女性主义和追星杂志两种‘陈腐’的名词概念,并应用一些传统杂志元素呈现如:专栏、教程、游戏、海报、对话气泡、偷拍照等。我们并非刻意去表现理解这个群体的关键词,但我们想要通过一些幽默而狡黠的方式聚焦阿姨群体的亮点,因为她们值得被更多人关注。”

《迷妹》杂志封面

杂志的粉红色封面上是一个中国阿姨顶着一头发卷棒,腿上放着一个红色的盆在路边摘菜。 Elsa 走在路上的时候注意到了这个阿姨,她想拍下她却又觉得不好意思,最后镜头移到阿姨身上的时候,阿姨正好抬头朝她看了一眼,就有了这个她认为“再也不会发生的瞬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时刻”,所以她选做了封面。

7 月 5 日,为了庆祝首期发布,《迷妹》在愚园路的一个居民区里举办了一场派对,同时也展出了 Elsa Bouillot 和 Monique Fei 的作品。开幕这一天陆续有人来看展,人数没有很多,其中中国面孔更少。

整体展览空间并不大,分成乳胶制作成的衣服作品,以及用吊衣架展示的摄影作品,墙上也挂着几幅摄影集,地上的角落放着 Monique 缝制的袖套与鞋子。

Monique Fei 和Elsa Bouillot 在开幕现场,照片由Monique提供

杂志内页模特Onajia,照片由Monique提供

开幕现场,照片由Monique提供
开幕现场,照片由Monique提供
开幕现场,照片由Monique提供

杂志的排版、语言、图像都呈现出了八九十年代的风味。你能从里面看到老式染发香波、上海缝纫机四厂的广告,还有“新新美发厅最新发型”、“街上流行梦娜衫”的时尚解析,有迷宫、答题和可以做手工的“给阿姨穿衣服”模版。

这些灵感的确都来自老杂志,有 7 张图片干脆就是从老杂志复制而来。老杂志是 Monique 在自己居住附近的二手市场淘来的。她们都很喜欢这些杂志复古的气息。

来自老杂志的内容
来自老杂志的内容和卷首语
来自老杂志的内容
来自老杂志的内容和目录
来自老杂志的内容
《迷妹》的最后几页模仿了老式杂志的互动和手工板块

运用的 7 张老杂志图片包括 1988 年的《生活创造》, 1982 年的《大众摄影》, 1984 年的《八小时以外》,甚至还有 1991 年的《当代检察官》。

Monique 说她喜欢这样红绿的对比色,非常丰富。右边是她根据老杂志内的样式,自己制作的袖套制作指南——“你需要怎么做”

在《少女的化妆》这一页里,用详细分解图教你如何画眉毛、上眼影、夹睫毛、画眼线和涂口红,一个完整的妆容需要 12 个步骤。 Monique 说,阿姨爱漂亮。在法国,大家都上 YouTube 看视频学习,从来没有见过用一张张图片做分解的。并且她喜欢老杂志上色彩的丰富性和复杂性。

杂志内页里,有一半篇幅是 Elsa 拍摄的时尚大片。

Elsa拍摄的时尚大片

Elsa拍摄的时尚大片
Elsa拍摄的时尚大片
Elsa拍摄的时尚大片
Elsa拍摄的时尚大片

照片里模特穿着 Monique 自己做的袖套和鞋子,不同的服装还搭配了不同的妆容。模特是俩人的朋友 Onojia 。

Onojia 是一个男生,但是她们觉得“他身上非常有阿姨的感觉”,他也会跳舞。 Onojia 之前在东华大学学习服装设计,毕业之后从事舞蹈表演。

这组照片里一共呈现了 Monique 设计的三种袖套,分别是用乳胶、丝绸和针织制作而成的。 Monique 说袖套是一件非常实用的东西,一般大家都用棉制作。而她选择用好看的、贵的、时尚的材质来做袖套。虽然明知道丝绸很珍贵也不好打理,针织的材料会露出衣服,这些都与实用相违背,但她还是照用不误。

“我喜欢这种冲突和对比(contrast)。”Monique 说,她认为乳胶是种非常性感的材质。

私下里, Monique 也喜欢用乳胶进行创作。她会从七浦路买丝巾,然后用液体乳胶模仿着画一些她喜欢的图案。在展览里,其中一排陈列都是 Monique 制作的乳胶制品,有衣服、桌布,还有内衣。其中有一条乳胶制作成的内裤上画上了一个阿姨的头像,写着“乳胶阿姨”, 这其实是以杂志中一个阿姨为原型绘制的。当然,阿姨自己并不知道自己被画在了内裤上。

Monique和她的乳胶作品,摄影:好奇心日报陈莉雅

Monique的乳胶作品,摄影:好奇心日报陈莉雅
Monique的乳胶作品,摄影:好奇心日报陈莉雅

大片拍摄的地点在上海新闸路石门一路的老弄堂里。说到老房子, Elsa 露出了一丝惋惜,“我们发现了这个基本没有人住的老房子,只剩几个阿姨了。这几个阿姨看起来很孤独。我们觉得这个地方很有意思,这以前是阿姨和叔叔活动的地方。但是现在他们都走了,还留下家具、海报在房子里。这是为什么我们选择这个地方拍摄的原因,还有阿姨的气息在。但是上海改变得太快,我觉得很难过。这样的房子他们都遗弃了,他们要住新房子。在法国,保护老房子是很重要的。如果上海都是高楼的话,那就没劲了( boring )。”

Monique 住的附近楼下有阿姨开的小店,可是现在也关掉了,未来会建一个新的购物广场,“他们把所有的小商店都关了。如果有小饭馆和小商店,你可以买各种各样的东西。可是有一天,只是一天的时间,这些店就没有了,他们把门都封掉了。你之前每天都会对阿姨说‘你好啊’。但是有一天,你就没的说了。我感到伤感。比起新式大楼,我更喜欢小房子,它们是温暖的、是中国式的。你看,我们喜欢老东西、老人、老事物。可是阿姨很喜欢现代的东西。”

Elsa 至今用着爷爷的美能达胶片相机。胶片让 Elsa 感到真实。“当你使用胶片拍摄的时候,你会有更多的思考。不用 PS ,一切都是它们原来的样子。胶片本身会和你的拍摄对象有很多的连结。你要等上几天才能看到你拍摄的照片。这组照片我和 Monique 第一次一起看的时候,非常激动。” Elsa 指着《迷妹》中一张双重曝光的照片,“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意外,因为忘记过片而导致的重曝赋予了照片更多的可能性。”这是一张 Onojia 和阿姨重合在一起的照片,是一个真实的阿姨和一个阿姨的幻象的重合。“你可以觉得是阿姨在幻想她年轻的时候,也可能是 Onojia 扮演的阿姨老了之后的样子。这似乎是一个图像和真实事件的结合。”

Elsa无意中重曝了的照片,“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意外”

拍摄之前, Elsa 告诉 Onojia 这是一组关于“阿姨气质( spirit )”的照片。然后 Onojia 自己放起了音乐,在石门一路的老弄堂里跳了起来。 Elsa 和 Monique 在边上都看傻了,差点都忘记了拍照。 Onojia 非常享受拍照跳舞的整个过程, Elsa 则在一边抓拍。

除此以外,她们分享了一些关于阿姨的故事和看法

1、阿姨想要我做的袖套

Monique 觉得袖套是一个了不起的发明,这是一个非常实用的设计。她自己用丝绸做了一系列袖套,并且想请阿姨们来试穿。当她去中山公园让阿姨穿她自己做的袖套的时候,阿姨们觉得很好玩,竟然有两个老外让她们穿袖套。

阿姨们穿上了Monique制作的袖套

阿姨们穿上了Monique制作的袖套

Monique 问阿姨:我们做了这个袖套,你们要穿吗?

阿姨一开始说不要,然后就会问:你们自己做的吗?随后阿姨还会对此评论一番“你做得不好,太单调,太简单,没有图案”。还有阿姨看上了 Monique 制作的真丝袖套,并且表示如果拍完不把袖套送给她,就不让她们拍摄。

2、她每天都穿好看的衣服

在中山公园里,能看到很多阿姨在一起跳舞。但是有一个阿姨每天都是一个人。她每天都穿着好看的衣服来跳舞,有很多花纹、很多颜色。 Monique 住在中国之前,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衣服。在法国,大家都穿得比较简单,一般来说是黑色的。随即她们指着《迷妹》里一个人跳舞的阿姨,她带着棒球帽,架着墨镜,穿着上下不同花纹的上衣和裙子,白色丝袜搭配黑色系带皮鞋。在穿上 Monique 制作的深紫色真丝袖套之后,她摆出了一个 pose 让她们拍她。

3、她们是一个 community

“中国阿姨真的不一样。我们喜欢她们总是像一个团体一样( community ),她们好像很幸福,因为她们每天都一起见面、一起跳舞、一起旅行,看起来,她们似乎并不需要她们的老公。”

在法国,这个年纪的女性虽然也会每周和朋友们活动,但是她们一般都是自己在家里,不会在路上活动。法国没有这样的社群。而中国阿姨们会在公共空间里展示她们自己,这在欧洲是非常少见的。就好比法国的公园里也有椅子,但大家不会无端和坐在上面的陌生人聊天。

法国的很多老人在老人院,老人和孩子不怎么待在一起。Monique 说,“老人应该要住在中国。”她认为,法国老人年纪大了,在家里做饭、看电视、看书,都是非常个体的、安静的活动。但是中国阿姨有很多社交活动,所有阿姨都很有活力。

4、她们在路边打麻将

Monique 经常会在路边看到叔叔和阿姨打麻将,有时候是一个阿姨和三个叔叔,她们的表情非常严肃。

5、她们把大大的内裤挂在路边

Elsa 和 Monique 发现在路边总是能看到很大的内裤,这让她们觉得非常特别。在法国,衣服都是放在自己家里晒的。可是在中国,大家都可以看别人的内衣。后来有人告诉她们“晒衣服是在对螨虫做烧烤,你能闻到烤螨虫的味道”。现在 Elsa 和 Monique 也会学着把衣服晒在外面了。

发布派对上模仿路边晒衣服的布置场景,摄影:好奇心日报陈莉雅

在开幕派对上,院子里的照片用夹子夹着,挂在绳子上的设计,就是模仿路边晒衣服的场景。Monique 认为,在中国人会变得比较放松,人们似乎并不会顾忌太多。

6、阿姨觉得 iPhone 最好

除了想要快速抓拍阿姨的时候会用手机,很多时候 Elsa 拍照都用胶片相机。但是用手机抓拍很有“迷妹”追星的感觉。如果用胶片拍摄,阿姨都无法当场看到照片。 Elsa 和阿姨表示可以加她们微信,之后把照片发给她们。可是阿姨们都摆摆手说,“不用不用,我们有 iPhone 。 iPhone 是最好的。”阿姨从胶片时代走来,她们并不觉得胶片有什么意思。 Monique 说,阿姨们通常喜欢新的事物,但是她和 Elsa 对老事物着迷。

“迷妹”追星作品

7、“大姨妈”的时候,有很多讲究

《迷妹》里有一页专门介绍“大姨妈”。有一回 Elsa 表现出了不适,公司里的阿姨随即给她泡了一杯红糖水。随后她发现中国人对“大姨妈“特别讲究。

她们将听来的“大姨妈”注意事项分成了三大类——足浴( foot bath )、喝热茶( herbal tea )以及保暖( kettle )。 Monique 说,在法国只听过在肚子上热敷这一种方式。

Monique 听说过“大姨妈”期间“不能吃冰,三天不能洗头”的说法,这让她感到非常吃惊。法国的朋友对生理期间的不适会选择吃药,但是她觉得西药是不自然的,中国的多种讲究也许是有那么些道理的。

她们从百度百科上查到了“大姨妈”这三个字的由来,用英文在杂志中写出了缘由,在故事下方用图片形式展示了三类“大姨妈”注意事项,对此的描述是“为了度过这段困难时期,我们给你一些应对肚子痛的小建议和放松方式”。

8、阿姨有个小秘密

Monique 在交通大学的时候,经常会去一个小公园。每次她坐在公园椅子上的时候,她都会看到同一个阿姨。她一直觉得这个阿姨挺神奇的,每天就坐在那里。直到有一天,阿姨的两个朋友来了,她们看到坐在椅子上织衣服的 Monique ,当发现她会说中文的时候,就开始和 Monique 聊了起来。阿姨们还让 Monique 看她们的朋友圈,看她们的同学,看她们一起旅行的照片。 Monique 止不住好奇想问阿姨怎么每天都坐在这里,这时有一个人跑过来买香烟, Monique 一下明白了,“原来阿姨每天看着很放松的样子,其实每一刻都在嗅着商机啊。我终于知道了阿姨的小秘密!”

Monique 说,和阿姨的相处是一点一点累积的,先是了解阿姨的外在,然后是阿姨的内在。那个时刻嗅觉商机的卖烟阿姨后来还表示要教 Monique 上海话。

9、阿姨们都看过这本杂志吗?

阿姨们基本没有看到这本杂志。阿姨说,你们可以拍照,但是微信“ No ”。只有《阿姨生活的小秘诀》板块里的三个阿姨看过杂志。

Elsa 和 Monique 问了很多人,但是阿姨们都不太愿意说自己的故事。《阿姨生活的小秘诀》里面用中英文讲述了三位阿姨第一次见到现在老公时的场景,以及她们结婚二三十年的感悟。阿姨们分享的秘诀有:“女性要始终不断修炼外在和内在的气质,有包容心和爱心。要始终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要有自己主宰的事业和生活。”“我和老公也有过磕磕绊绊,我也抱怨没有名牌包包,没有名牌衣服,更没有好的护肤品去保养,可是,抱怨过后,静下心来,想想当你抱怨你没有鞋子穿的时候,你是否看见世上还有没有脚的人呢?做一个知足的人何乐而不为呢?”“小秘密吗?告诉你,我觉得初恋是最美好的回忆。”

Monique 说,“我们没选择特别的阿姨,我们选择我们喜欢的阿姨。”

在做杂志的时候,她们以为只有老外会喜欢。但是之后发现中国人(大多都是年轻人)也喜欢。中国年轻人看了都说,“啊,我要给我的妈妈看,她肯定很喜欢。”所以,“老少皆宜。” Monique 边说边笑。

Monique 的中国朋友的妈妈们确实喜欢《迷妹》。 Monique 说,“因为我们是老外,如果我们去说别人的文化,别人会觉得为什么你们要来说我们的文化。但使用迷妹视角,阿姨们都能接受。迷妹是我们很喜欢她们,而不是对她们哈哈大笑,不是批判性的,不是审视,不是说‘啊唷,你看,她们这样。’我们是真的喜欢。”

10、你们有各自最熟悉的阿姨吗?

Elsa :在武定西路有一个阿姨。小时候那栋房子的 3 层都是她家的,但是现在只有顶层是她的。她和 Elsa 说了很多故事,还送她蜡烛。阿姨分享了不少关于她的故事,关于她年轻时的往事和她家庭的故事、房子的故事和邻居的故事。这很有意义。

Monique :我男朋友的妈妈。她帮我很多,帮助《迷妹》很多。她住在郊区,和很多阿姨一起住(同一社区)。每天早上 5 点就起床去舞剑。一般来说,是男人喜欢舞剑。所以我觉得她很特别,很独立。她自己决定她的生活怎么样。她自己不知道,但我觉得她很独立。我觉得中国阿姨都很独立。她们可以不用儿子和老公,她们自己就很独立。” Monique 男朋友妈妈的第一个老公因为她生的是女儿就不要孩子,她就离开了他,来到上海市区生活。“这很特别,没有很多人会这样。一个人带个孩子,在上海很难过。然后她找到了我男朋友的爸爸,然后有了我男朋友。我觉得她很厉害。虽然现在离婚很普遍,但是在那个时候,这很不容易。”

11、你们如何看待时尚?

Monique 最近在申请英国的学校,申请的专业是纺织品设计( textile design )。

“我喜欢在中国,时尚比较自由。出去的时候,人们都穿得很 crazy 。在法国,人们很喜欢批判。在中国,每个人都不在意别人(‘是好意的’, in a good way )。在中国比较自由,你什么都可以穿,你可以穿很短的裤子,很重的卫衣,头发是两个颜色的。”

这种自由对 Monique 来说是时尚的一部分。“自己可以表达自己,就是时尚。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阿姨很时尚,因为她们非常自然地穿着她们喜欢的一切。这一切同时也是实用的,阿姨们总是展现出她们的自信。”

Elsa 则会选择用镜头表达自己。“对我来说,摄影是去拍一些再也不会发生的瞬间。我用一个瞬间表达我当下的感受。我热爱色彩,喜欢事物和空间的相互作用,以及人们怎么和空间、事物以及它的环境发生关系。你可以用视觉艺术记录色彩和故事。你可以将你遇到的事儿用视觉表达出来,比如阿姨。我觉得我们一起把这本杂志创造出来很好,靠我自己这事儿不能做到这么好。”

Elsa 和 Monique 之后还要做另外一期《迷妹》,但主题有可能是关于叔叔的。“我们本来真的是阿姨的迷妹,不是叔叔的迷妹。但是我们看阿姨的时候,发现她们身后都有一个叔叔。比如在静安寺花前拍照的阿姨,她们会说‘你来一下’,然后就会有叔叔跑过去给她们拍照。我们发现,没有叔叔的阿姨不一样。阿姨需要叔叔。”

第一期《迷妹》首印的 80 本已经全部售罄,目前又在加印 80 本。

在采访结束之后, Monique 说:“我觉得大部分的年轻人有比较重的西方思想,但是阿姨没有。”

题图来自《迷妹》翻拍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