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罕见热浪席卷英国,也给考古学家们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会

张依依2018-07-15 07:05:58

“这是一场时间与天气的疯狂竞赛。”

英国刚刚经历了 1976 年以来持续时间最久的高温天气。

截止 7 月 10 日,地区内连续 17 天最高温度超过 28 摄氏度。《卫报》报道,在热浪的困扰下,英国人的失眠率急剧上升,导致白天人们也情绪焦躁,工作效率低下。

但考古学家们却为高温和少雨的天气欢欣鼓舞,开始热情高涨地奔向英国的户外。得益于罕见的天气情况,一些消失许久的古代遗址建筑突然又出现在了地图上。

近几周以来,英国各地被草地植被覆盖的空地上,陆续出现了许多“麦田怪圈”式的奇怪图案。从空中可以窥见它们的全貌,整齐的边界和有序的布局显露出人为工程的痕迹。

这是一种被称之为“ cropmarks ”(作物标记)的现象。

英格兰和威尔士地区在史前的铁器时代散布着大量的山丘堡垒。这种堡垒通常被沟渠所包围,用于抵御外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定居点慢慢被抛弃,建筑被风化沟壑被填平,到今天从表面已经看不出丝毫和周围环境的不同。

但生长在上面的植被却各有差别。沟壑中的植被更加接近地下水和其中的营养物质,在炎热的天气中,会比周围的植物更绿,生命力更强。与此同时,在堡垒墙壁的遗骸之上形成的土壤较为干燥和贫瘠,因而这个区域则会生长出根茎更短小的、颜色暗沉的植物。

在长时间干燥和炎热的天气下,这种差异变得更加明显。

丽茵半岛上一处青铜时代的大型墓地
锡尔迪金一处新发现的铁器时代农场
南威尔士的一处罗马堡垒或庄园

但一场大雨就可能让这一切消失。

“这是一场时间与天气的疯狂竞赛。”高级考古研究员 Louise Barker 说。“我们只有这样短暂的时间窗口。如果天气预报准确,接下来的几天会下雨,那么这些轮廓将开始消失在我们眼前。”

因此,考古学家们正在争先恐后地占据“制高点”,动用了从直升机到无人机的各种工具。《独立报》评价,对于专业人士来说,一股淘金热般的考古潮流已经出现。

据威尔士古代和历史古迹皇家委员会的空中调查员 Toby Driver,他在威尔士的温格内斯附近,发现了一个新的凯尔特人遗址,以及一系列从未发现过的史前定居点和罗马时期建筑。

“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三个星期。” Toby Driver 说,“自从我 1997 年接管皇家委员会的考古飞行以来,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

历史学家 Anthony Murphy 则在博因河谷上空飞行无人机时,在距离爱尔兰著名的纽格莱奇墓约 1 公里的地方,发现了一个巨型的圆形围墙遗址。

兰开夏郡附近的高索普庄园,在高温下,“幽灵花园”的轮廓再次显现出来。

英国不是今夏北半球唯一一个被热浪侵袭的地方。西伯利亚和加拿大等地的气温记录也达到了空前的水平。

极端天气给世界各地都带来了奇奇怪怪的考古机会。

挪威,融化的冰川中显现出数千年前阿拉斯加的生活碎片;而最近 5 年加利福尼亚干旱导致的水库水量急速下降,也暴露出水下已经被遗忘的村庄遗址;在蒙古,气候变化带来的草场退化,正让盗墓活动越来越频繁,牧民不得不通过盗卖古代陪葬品的方式补贴家用……

许多研究者将极端天气归咎于现代人类的活动。而有趣的是,也是现代科技让人们开始有能力去抓住这些古迹罕见的露面瞬间。在无人机发明之前,人们很难大范围便捷地从高空的视角寻找“作物标记”;融化冰川中的文物,如果没有及时被发现和保存,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在暴露的空气中分解……

诚如环境记者 Brian Kahn 的感叹,人类在远古和在现代的生活方式在这里以一种奇异的方式相交了。


题图和文内图来源于威尔士古代和历史古迹皇家委员会官网兰开夏郡议会Facebook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