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完善资料

选取头像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城市

球员丢球后懊恼地把手放在头上,这个常见姿势从哪里来的?

David Gendelman2018-07-13 07:05:25

“这就像喜剧演员说警句妙语。你还没说,听众就已经开始笑了——许多喜剧演员都会研究这个现象。”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在足球比赛中,进球可能少之又少,这也是大多数人在进球后会以狂喜的举动庆祝的原因。有些沉浸在快乐中的球员会脱掉球衣,或者是在绿茵场上双膝跪地滑行。而经常出现的场景是,最后,他们会被一群欢呼雀跃的队友压在最底下。

还有些球员曾有进球机会,却不知怎地最终错失良机。发生这样的事后,他们都会做出同样的举动:举起双手放在头上——很显然,这个通用动作表达的意思是,我怎么会没射进球门?

如果你有看今年夏天的世界杯,这种动作你很可能看到过几十次了,而且做出这种动作的球员不分国籍,不分角色。

梅西做过,C 罗也做过。法国、比利时、英格兰以及克罗地亚都挺进了半决赛,而它们的球员,也都做过这一表示失望的动作。

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的心理学教授杰茜卡·特雷西(Jessica Tracy)表示,这一动作的意思是“你知道你搞砸了,所以想告诉别人‘我知道,我很抱歉,因此别将我踢出团队,也用不着杀了我’。”

而做这个动作的也不只有射门的人。在 2010 年的世界杯中,尼日利亚的雅库布·阿耶格贝尼(Yakubu Aiyegbeni)在离空门 3 米处将球踢飞,而这也成为了足球界被重温最多次的重大失误。虽然事后阿耶格贝尼几乎一动不动,但是他的队友以及教练却几乎立刻不约而同地做了那个动作

1981 年,在其开创性的运动研究巨著《足球部落》(The Soccer Tribe)中,动物学家德斯蒙德·莫里斯(Desmond Morris)描绘了球员的 12 种挫败反应,而这一动作就包含在其中。他指出,这种动作具有自我安慰的功能,并将其描述为“一种自我接触的形式,是个体在需要一个安慰性的拥抱,但身边却没有人可以立刻提供这种安慰时采取的一种方式。而且这种方式使用得非常普遍”。其他的灵长类动物中也做过这种动作。

2008 年,特雷西和其同事戴维·松基(David Matsumoto)发表了一项影响深远的研究报告。他们以视力正常和先天性失明的奥林匹克运动员为对象,研究他们在胜利和失败后所做的动作。据他们发现的证据显示,展现骄傲和羞愧的行为是与生俱来的,而且是世界通用的。

特雷西说:“用双手抱住头是在表示羞愧。运动员用胳膊搂住头的方式来让自己变小,从而收缩自己的身体。那些是非常典型的展现羞愧的要素。”

运动员搞砸的时候,没人比他们自己更清楚自身的感受。现为电视评论员的科比·琼斯(Cobi Jones)曾长期效力于美国男子国家足球队,他在一次电话访问中说道,众目睽睽之下错失射门后,人们除了会做出抱头动作外,还会生出尴尬之情、引发自我怀疑。“我们日复一日地训练,为的就是将球踢进球网,”他说,“这种没什么难度的射门是不应该出现失误的。”

在一记球原本会妥妥地射进球门、却被守门员以令人惊叹的扑救动作阻止后,射手也会普遍地做出抱头的动作。最出名的一个例子来自于 2006 年的世界杯总决赛:在平局后的加时赛中,比赛接近尾声之时,法国球星齐内丁·齐达内(Zinedine Zidane)用一记头球攻门。他原以为能凭此赢得比赛,却没想到意大利守门员吉安路易吉·布冯(Gianluigi Buffon)用手指尖将球推出了横梁。看到这一情景,齐达内立刻举起双手放在了他光光的头顶上。

不论是因为射手的过失,还是因为守门员精彩的扑救而导致球没射进球门,那些痛失射门机会的球员的反应都差不多。英国足球历史学家戴维·戈德布拉特(David Goldblatt)说:“这完全符合统计现实。拿到射门机会却踢飞、被守门员救下,或者其他什么……没进球背后的原因无关紧要。”

在这两种失球情况中,琼斯用“震惊”一词来形容进攻球员的感受。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心理学教授达谢·凯尔特纳(Dacher Keltner)说:“人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吓到时,他们的手会以一种近似保护性的动作护住头。这类行为最原始的意图就是护住头免受击打。”

1996 年,凯尔特纳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研究的是人在突然听到爆炸声后的情绪反应。研究发现,研究对象的反应跟差点儿射中球门的球员的反应相似。对此,凯尔特纳说:“你在听到一声巨响后,会联想到现实中可能会有东西击中你的头。由于头很脆弱,也很重要,于是你会护住你的头。任何类似于差点儿射中球门的行为,这种精神痛苦的来源都会导致护头举动。”

这种基本动作在细微之处可能还会捎带其它小动作。球员可能会用双手或者球衣掩面,这是另一种展现羞愧的典型动作。他们也有可能仰头朝向天空——戈德布拉特认为这是在“请求别人将此次失球解读为命运开的玩笑,而非他们本人的过错。”

凯尔特纳曾和金州勇士队的教练组待过一段时间,旨在进行有关同理心的研究。他说:“人在感到极度震惊的时候会往上看。”他从那一段经历中观察得出,“认真的运动员比球迷更能认清机会”。他表示,球员望天可能是想“承认一些事非人力所能为”。

6 月 15 日,俄罗斯叶卡捷琳堡,俄罗斯世界杯小组赛,观战的埃及。图片版权:MOHAMED HOSSAM / 东方IC

而在球员做出这种抱头动作的同时,球迷也同样如此。由于他们是观众而非参与方,所以他们的动机可能有所不同。菲利普·弗利(Philip Furley)是科隆德国体育大学(German Sports University)的运动学讲师,他研究过球员在点球对决中的行为,而抱头动作在这一过程中很是普遍。

弗利说,在观众中,“你经常会发现那种动作就像会传染一样。如果那是你支持的球队,如果你所支持的球员在此时表现出了一些东西,那么他的非语言行为可能会感染你”。

不论动作的成因为何,这种近乎绝对的可预测性已经成为了它最重要的特征。戈德布拉特说:“这就像喜剧演员说警句妙语。你还没说,听众就已经开始笑了——许多喜剧演员都会研究这个现象。”

而在足球比赛里,抱头动作自然而然就会发生,球员和球迷都无需花心思去研究。


翻译:熊猫译社 彭喻俞

题图版权:Eddie Keogh for The FAREXShutterstock / 东方IC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