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完善资料

选取头像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城市

一场全球合作:泰国洞穴救援是如何化不可能为可能的?

Richard C. Paddock2018-07-13 07:14:09

“我们不确定这是奇迹、科学还是什么”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泰国美塞电 — 泰国北部,12 名少年足球队员和教练卷入了一场事故:他们跑去一个易遭受洪水淹没的洞穴内探险,不幸被困。一开始,大家都以为这终将以悲剧告终。

这起事故最终演变成了持续近 3 周的救援行动。这个有关国际合作以及战胜不可能的故事在全世界受到了热烈关注和跟踪报道。

周二,在东南亚偏远的泰缅边界,一小队洞穴潜水员深入狭窄拥挤的地下通道,将最后几个少年足球队员和他们的教练救了出来。

一个接一个地,这些潜水员将野猪队(Wild Boars)的最后 4 名少年球员联同他们的教练救出了被洪水淹没的清莱睡美人岩洞(Tham Luang Cave)。

他们的营救行动是一系列因素联合作用的结果,其中包括:反复试验、临时准备、技巧、大型抽水泵、长达数公里的导绳,以及在 2 英里(约合 3.2 公里)长的逃生路线(大部分都位于水下)沿途战略性摆放氧气罐等等。

救援人员花了 10 天才找到这些球队成员,然后又花了近一周的时间为救援做准备。

一名潜水员在营救准备阶段不幸遇难。其他营救人员背着潜水装置,带着少年球队成员(他们不会游泳,脸上佩戴全面面罩)从被洪水淹没、即便最有经验的潜水员也倍感压力的狭窄溶洞中逃出生天。在最后的营救行动中,救出每个少年球员大概要至少花 4 小时。

“我们不确定这是奇迹、科学还是什么,”泰国海豹突击队在 Facebook 主页上写道,“野猪队 13 名受困者现在全部从洞穴中出来了。”

这场营救行动触动了全球的神经,与在叙利亚、南苏丹和也门等国家——更不要说邻近的缅甸以及南部边境一带长期爆发战争的泰国本土——上演的战争、暴行、种族冲突和危机相比,这起事件令人振奋。

对世界各地的很多人来说,和正在将移民儿童与他们的父母隔离并将他们关进庇护所的美国相比,泰国营救 12 名少年球员和教练的非凡行动构成了一幅对比鲜明的画面,令人格外欣慰。

周二救出的 5 名野猪队受困者随后被救护车和直升机运送到了临近主要城市清莱的医院里,和周日以及周一被营救出来的 8 名少年球员一道接受隔离治疗。

他们预计将被隔离一周左右的时间,一度担心他们已经遇难的家属可以透过窗户看到他们的情况。

25 岁的野猪队足球教练艾卡波(Ekkapol Chantawong)在最后一批被救出山洞的受困者之列,在救援抵达前的 10 天里,他帮助少年球员保存体力,使得他们能够幸免于难。

听到全员被安全营救出来的消息后,亲朋好友一如预料之中的兴奋。而世界各地数以亿计的人们也同他们一道欢欣鼓舞。

“虽然只有 18 天,不过感觉像过了很多年,”在艾卡波工作的美塞县,寺庙主持巴育(Prayuth Jetiyanukarn)表示。

主持说着,眼睛湿润了。

“我很高兴,不过不光是为了艾卡波和少年球员们高兴,”他说道,“这 18 天来,全世界都在关注这起事件,他们正在和我们一道庆祝。”

在救援结束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人头攒动,救援行动的负责人那荣萨(Narongsak Osottanakorn)满面笑容。

“我们完成了一件所有人都以为我们做不到的事,”他说道,“这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

其它成功脱离洞穴的还包括 4 名泰国潜水员、一名军医和 3 名泰国海豹突击队员。野猪队受困者被找到后,这些人便进入洞穴与他们共同待了一周多的时间,帮助他们为从水下逃脱做准备。

那荣萨说,尽管在水下待了 8 天之后,4 名潜水员的身体状况都非常良好。不过,因为担心感染疾病,他们预计将和野猪队少年球员和艾卡波教练一样接受隔离治疗。

“今天上午,我承诺把 9 个人都带出来,”那荣萨说道,“我们做到了。”

睡美人洞穴位于距离泰缅边界约 2 英里(约合 3.2 公里)处,是一条地下河的河床。每到雨季,这条河都会泛滥。

这个洞穴还拥有很多通道和暗室,如同一座错综复杂的迷宫,其中有不少旁路和死胡同,让人很难找到出口,被水淹没时更是难上加难。

即便对技艺最精湛的搜救人员来说,找到受困者在洞穴中避难的处所已经是了不起的壮举了。

野猪队球员和教练是在 6 月 23 日足球训练结束后进入洞中的,当时距离雨季通常开始的时间还有一周。

不过,由于突降大雨,这座洞穴很快就被水淹没了。为了不被淹死,他们不得不往迷宫的更深处走去。

时任清莱府府尹的那荣萨开始组织搜救工作,后来他承认这是一项没有希望的任务。

虽然如此,那荣萨和其他官员还是全力开展了搜救工作。他们调集了数十名泰国海豹突击队成员,数百名士兵以及来自 20 个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还有志愿者。

救援行动的负责人尝试了他们可以想到的所有办法。

有些办法以失败告终,比如找寻进入洞穴的后门,或者从洞穴上方的山腰处钻开通道,以期将球员拉上来。

不过有两个办法起到了巨大作用:用大型抽水泵抽取洞穴中的积水,以及建造临时水坝,防止洪水流入洞穴。

洞穴潜水是一种非常小众的探险活动。为了帮助缺少洞穴潜水经验的海豹突击队员,搜救行动负责人转而邀请了多位技艺精湛的外国洞穴潜水员来帮忙。

7 月 2 日,两名英国潜水员在拉着导绳潜入洞穴时,终于发现了受困的少年球员和他们的教练。

一位名叫约翰·沃兰登(John Volanthen)的潜水员将导绳拉到头后,将其绑在淤泥里,然后从水中游了出来,结果发现有 13 双眼睛正直勾勾地看着他。

这些少年球员对全球都在关注他们的困境毫不知情,因此在发现这名潜水员竟然是英国人之后相当震惊。

如果沃兰登的导绳短 15 英尺(约合 4.6 米),他就极有可能不会发现这些受困者。

这些少年球员向沃兰登索要食物,并询问他们是不是可以马上脱险。不过救援行动要在 6 天之后才能开始,而且把他们全都救出来还需要再加上 2 天的时间。

随后赶到的 4 名泰国潜水员与他们相伴,照料他们的身体,帮他们恢复体力,并让他们吃高蛋白的食物。

营救负责人表示,将这些少年从凶险异常的水下通道中营救出来比找到他们还要困难得多:这些球员几乎都不会游泳,会使用潜水装置的就更少了。

最终,救援负责人商量出了一个方案,即让潜水员以少数几人为一组,将球员置于自己的身下,抱着他们游出洞穴。这些少年球员佩戴的是全面面罩而不是潜水装置,便于他们在水下呼吸。

这场救援行动之所以能取得成功,还取决于救援人员在逃生路线沿线放置了很多氧气罐。

周五凌晨,噩耗袭来:名叫沙曼·古南(Saman Gunan)的 38 岁志愿潜水员、前泰国海豹突击队员在放置氧气罐后返回途中失去意识,不幸死亡。

“他是睡美人洞的英雄,”那荣萨说道。

在营救行动刚开始的前两天,共有 18 名潜水员——13 名外国人和 5 名泰国人——参与救援行动,每次带出 4 名受困者。最后一天,至少有 12 名潜水员参与了行动。

在野猪球队 6 名成员所在的美塞普拉西沙特学校(Mae Sai Prasitsart School),18 岁的学生斯里瓦尼库(Jintrakarn Sriwanithkul)听到救援成功的消息后非常开心。

“这真是个好消息,”他说,“我刚听说他们失踪的消息后,我以为他们大概过个两三天就能出来,因为他们非常熟悉那个洞穴。”

数百名外国记者聚集在洞口——这种规模的报道通常仅出现在大型新闻事件中,比如 4 年前的马航 370 客机失联事件。

在马航客机失联的同年,泰国军方领导人发动政变夺取政权,并承诺未来将举行民选选举。对他们来说,救援行动是展示他们关心泰北地区民众安危的机会。

泰国国王玛哈·哇集拉隆功(King Maha Vajiralongkorn Bodindradebayavarangkun)早前表示,他正在密切关注救援行动的进进展,后来又捐赠了食物和救援物资。

泰国国王不同寻常的关注是否为救援行动增添了额外的动力不得而知。不过,一位到洞穴现场视察的高级警方官员告诉搜救行动负责人,必须不遗余力地予以救援。

泰国总理、前将军巴育(Prayuth Chan-ocha)两次到洞穴现场视察,会见了搜救工作的负责人、救援人员和失踪球队成员家属。他向这些家属保证,政府不会放弃这些球员。

最后,在救援任务的最后一次下水行动中,潜水员进入洞穴后只花了不到 9 个小时就带着剩余 4 个少年球员以及艾卡波教练浮出了水面。

“我想感谢泰国国王和王室成员对我们的支持,”那荣萨说道,“我也感谢来自泰国和世界各地人们的帮助。”

一些泰国海豹突击队员驻守在美塞靠近洞穴的地方。到最后,那里潜水装置、方便面盒以及湿纸巾被扔得到处都是。

一名海豹突击队员表示,从报纸刊登的图像上看,这起救援行动可能会让人觉得非常简单,而实际上它的难度非常大。

从事纺织工作的南侬(Nangnoung Namun)志愿为海豹突击队每天烹制数百餐饭,听到救援成功的消息后她兴奋异常。

“现在我终于能睡个安稳觉了,”她说,“我的心终于能放下了。”

海豹突击队最先确认了 13 名受困者全部脱险的消息,他们在将近下午 7 点时在 Facebook 主页上发布了一则帖子。

“12 只野猪和教练已出洞,”他们宣布,“所有人都安全了。”

“Hooyah(干得好)!”他们最后写道。


翻译:熊猫译社 夏鱼

题图版权:News Licensing MEGA / 东方IC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