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香港大学哲学教授辞职,不满规定退休年龄只是原因之一

孙今泾2018-07-10 15:21:30

“像一只牛虻。”

Timothy O'Leary 是一位研究 20 世纪欧洲哲学的学者。从 2001 年起,他开始在香港大学工作,出版了几本关于福柯的学术著作,开设关于福柯、尼采、柏拉图哲学的课程,也讨论现代性的哲学问题、幸福、和社会的性别多元化。除此之外, Timothy O'Leary 担任香港大学文学院人文学系的系主任。在任期间,他还发起了监督保护学术自由和自主权的组织 HKU Vigilance (港大警觉)。

现在,这位现年 51 岁的爱尔兰籍哲学教授打算从香港大学辞职。

Timothy O'Leary 向《南华早报》透露了这一消息,并在接受采访时说,辞职的重要原因是香港大学规定 60 岁的退休年龄。他称之为“香港大学最糟糕的政策”。香港科技大学、香港城市大学和岭南大学规定的退休年龄都比香港大学要晚,为 65 岁。

在全球范围内,高校学术人员的规定退休年龄多年来一直存在争议争议的焦点包括:年长的教授是更容易做出学术成果,还是只会吃老本;延后退休是一视同仁地延长了学术生命,还是剥夺了年轻学者获得大学教职的机会;以及年长教授通常薪资较高,让大学财政背负更大压力。2015 年,香港大学职员协会曾经要求延长退休年龄,与政府的新入职公务员退休年龄 65 岁持平,这项诉求并没有获得校方回应。

尽管香港大学有政策额外规定,如有意留校,可以申请延迟退休,但这种做法并没有让延迟退休的支持者满意。香港大学职员协会称,60 岁的退休制度让部分教授在年届 50 岁时选择跳槽,以确保能继续完成科研和教学工作。

打算从香港大学跳槽至新南威尔士大学的 Timothy O'Leary 提供了反对“申请延迟退休”制度的另一个思考面向。他在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说:“我认为这对每个人都很糟糕,而对那些有争议的校园人物来说,尤其充满了不确定性……退休政策甚至还会影响到他们决定是否发声。”

Timothy O'Leary 本人是一个样板。他热衷介入社会公共议题,也因此在校内拥有较高的知名度和争议。

Timothy O'Leary 连续三年开设了通识课程 “Sexuality and Gender: Diversity and Society”(性和性别:多元和社会),并在大学主要教学楼尝试暂时推行“性别中立”厕所。Timothy O'Leary 为大学撰写了学生面对不同性别、障碍和种族时,使用非歧视性语言的指导。他认为,大学应该对此发声,而不是羞于开口。意识到香港的政治气氛发生变化后,他在 2014 年、2015 年于香港大学人文学系内部组织并主持了两场论坛,关于如何理解香港的“雨伞运动”和女性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在对陈文敏的香港大学副校长任命被否决后, Timothy O'Leary 于 2015 年 10 月 6 日参与组织了在香港大学的中山阶的“无声抗议”,表达人们不信任目前透露的否决理由,希望能公开校委会决定的根本原因,也希望重新检讨政治对大学影响。陈文敏曾在 1990 年协助草拟《香港人权法案条例》,曾批评“政府排除了政治立场上持异见的人,同时也排除了有能人士在外 ”,并认为全国人大的行政决定不应该破坏香港的司法权。透露的校委会否决理由主要关于陈文敏没有博士学位,学术成就不足。

作为代表,Timothy O'Leary 发表了简短的 5 分钟演讲,并以“有人说这是政府在警告我们,那我们今天也想警告校委会主席,警告行政长官,我们不接受”作结。

这次集会后,Timothy O'Leary 发起成立了“港大警觉”,监督保护学术自主,这个组织目前已不存在。 11 月, Timothy O'Leary 入选香港大学校委会。

在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已决定离职的 Timothy 呼吁香港大学的老教职工为学校的自由和自主权发声,他理解新人可能害怕承担风险。2015 年,Timothy O'Leary 在一篇评论中写道,香港大学应该像苏格拉底口中的“牛虻”那样,滋养年轻的头脑,在社会里扮演重要的角色。苏格拉底曾经把雅典比作一匹骏马,自比牛虻。牛虻附着其身,不停叮咬,“叫醒、说服,以及谴责你们中间每一个人”。


题图来自 电影《将来的事》(来自豆瓣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