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一位作曲家为世界杯比赛即兴伴奏,大家还挺买账的

Giulia Pines2018-07-09 13:27:01

“我也不知道是谁先提起的,但我们想,电影和足球比赛其实很像,所以都应该有音乐伴奏。”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足球是一项简单的运动,”苏格兰传奇教头比尔·香克利(Bill Shankly)曾经这样说过。他还指出,这项运动“被一群笨蛋搞复杂了”。

香克利的话或许颇有道理:两支队伍、两个球门、一只皮球,就是这么简单。但如此简明的框架却催生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跨国产业链,顶尖球员迅速成名致富,就连整个国家也会因为重大比赛停止运转。

不过 10 年前,德国音乐家卡斯滕-斯特凡·格拉夫·冯·博特默(Carsten-Stephan Graf von Bothmer)发现,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看待足球比赛:一部需要配音的无声电影。

近日,他在柏林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足球比赛里有胜利、有悬念,也有充满激情的场面。凡是电影带给观众的情绪也能在球赛里找到。”

本届世界杯期间,冯·博特默在柏林十二使徒教堂(Church of the Twelve Apostles)边看比赛边演奏管风琴,又一次将别具一格的默片即兴音乐会献给了现场观众。自 2008 年以来,他就一直在为大型国际足球赛事做类似即兴伴奏。

无论在德国还是全世界,冯·博特默都以他的默片音乐会赢得了赞誉。他会为经典电影即兴配乐,在教堂里演奏管风琴——或者说,演奏柏林仅存的两架剧院管风琴之一。

据冯·博特默本人统计,他已经为近千部影片即兴配乐,包括德国经典电影《大都会》(Metropolis)和《诺斯费拉图》(Nosferatu)、以及哈罗德·劳埃德(Harold Lloyd)、巴斯特·基顿(Buster Keaton)、双人组合劳莱与哈台(Laurel and Hardy)出演的喜剧片。2007 年的一个周末,他还举办了一场马拉松音乐会,为德国导演恩斯特·卢比奇(Ernst Lubitsch)的所有作品即兴伴奏了近 30 小时。

2008 年欧洲杯前夕,冯·博特默萌生了为足球比赛举办默片音乐会的想法。正当酒吧、餐馆和露天啤酒园为喧闹的足球之夜做准备之际,冯·博特默正在与柏林一所教堂商讨举办管风琴音乐会。

他回忆说:“我也不知道是谁先提起的,但我们想,电影和足球比赛其实很像,所以都应该有音乐伴奏。”

于是他们开始讨论冯·博特默是否可能把足球比赛当作电影,在与现场观众一起观看比赛的同时即兴弹奏乐曲。他说他当时确信这个点子很特别,但并不知道铁杆球迷是否会接受那么古怪的想法。

不过他的担心是多余的。他回忆说,自己抵达教堂时,“离演出开始还有一个半小时,门口已经有 8 个人在排队了。等到正式演出时,一共来了大约 500 名观众。”

上周一,观众们正在十二使徒教堂里观看世界杯比赛转播。冯·博特默回忆说:“我也不知道是谁先提起的,但我们想,电影和足球比赛其实很像,所以都应该有音乐伴奏。”

从那时起,他的欧洲杯和世界杯音乐会就吸引了大批观众,其中有许多既不是默片迷,甚至也不是忠实球迷。

音乐会上,裁判吹罚犯规、出示红黄牌时,观众们会听到冯·博特默演奏《星球大战》里的达斯·维达(Darth Vader)主题曲;球员假摔时,背景则切换成了意式小成本美国西部片里的配乐;而当某支国家队迎来关键进球时,观众们还能欣赏到冯·博特默演绎的该国国歌。

他的音乐实况解说让整场比赛高潮迭起,好似一场粗俗的闹剧,但又有各种微妙变化。

尽管冯·博特默通常会在公演前反复观看某部电影、记下关键的情节转折和煽情桥段,但他表示自己仍会在现场即兴演奏。当然了,遇到足球比赛他就只能临场发挥了。

他表示:“一名普通电影配乐师只是对电影做出反应。但现在,观众不仅与比赛互动,也与我的音乐互动;而我不仅与比赛互动,也与观众互动。”

冯·博特默说他通常会在公演前反复观看某部电影,但遇到足球比赛就只能临场发挥了,通过即兴演奏来配合比赛进程。

这种互动在冰岛对克罗地亚的比赛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冯·博特默一共要在十二使徒教堂里举办 8 场演出,这是其中第四场。球员在场上飞奔之际,他一度演奏了几段施特劳斯华尔兹圆舞曲;还有一次,管风琴也配合着教堂听众,伴随电视转播屏上观众的手势和呐喊一起表演冰岛人标志性的“维京战吼”

但当冰岛队败局已定,冯·博特默拿出口琴吹奏了一曲哀怨的蓝调音乐,引得全场观众哈哈大笑。大家起立鼓掌,然后鱼贯离开教堂,走进了依旧明亮的柏林夜色。

第二天下午,冯·博特默发现自己还有把落败球队球迷紧紧团结在一起的能耐。当天德国队将与韩国队展开殊死对决,他被安排在柏林一座监狱为囚犯举行一场非公开演出。冯·博特默给监狱礼拜堂的电子琴安上了两台自己的 Korg 合成器,据他回忆,“摄像机扫过球场,对准了看台上的美女时”,囚犯们的欢呼声最大。

这是一场艰苦的演出。令人震惊的是,德国队居然输给了韩国队,在小组赛阶段就被淘汰出局。不出所料,监狱里的囚犯一点儿也不开心,但冯·博特默认为他的音乐可以让人客观评价整场比赛。

“有了音乐,我就能把他们的注意力放在比赛上,引导他们密切关注比赛进展,”他表示,“不知怎的,这让输球更容易接受,因为关键在于这项运动,而不在于赢球。”

比赛下半场,德国队正在努力寻找破门良机,冯·博特默说他演奏了几段“有点儿像电子舞曲、有点儿像迷幻乐的旋律”,来反映球员渴望打破僵局的焦急情绪。

冯·博特默说,这场比赛让所有德国人心碎,提供音乐伴奏不是一项令人愉快的任务,不过他也从往届世界杯的一场比赛里找到了灵感。

“德国在 2010 年时表现非常糟糕,让我有点抓狂,”他表示,“场上根本没有进球的时候你有什么办法呢?有人居然冲我大喊:‘再快点!’就好像我弹得再快些的话,德国队球员也会跑得更快!”

这说明人们把幻想当成了现实。在听众眼中,足球比赛和管风琴演奏融为了一体。

“没有比这更好的赞美了,”他说。


翻译:熊猫译社 智竑

题图及文内图片版权:Gordon Welter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