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增速最快的垃圾”废旧电子产品,是环境杀手,但也能成为经济助推手

Brook Larmer2018-07-12 07:22:09

不过,要实现循环经济的乌托邦式愿景,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今年 5 月下旬,警方搜查了曼谷郊区的一座垃圾场,从各方面而言,此次突击都与缉毒行动别无二致。泰国皇家警察(Royal Thai Police)的警员涌入这座露天垃圾场后发现,不少来自老挝和缅甸的无证移民正在从事危险的工作,暴露在有害气体和粉尘之中。工人们处在这条蓬勃发展的非法国际贸易链底端,因此类似情况并不鲜见。然而他们加工的不是海洛因,也不是冰毒,而是成堆的旧电脑、电线和电路板。而且,大部分垃圾很有可能来自世界最大的电子产品生产国:美国。

废弃的电子产品已成为世界上增速最快的垃圾。背后的原因不难理解,毕竟许多人都丢弃过旧手机、旧电脑,置换成更新、更时尚的机型。尽管如此,电子垃圾的增速依旧十分惊人:过去 9 年中,全球范围内的电子垃圾增加了 1倍还多。联合国大学(United Nations University)——一个致力于追踪全球电子垃圾处理状况的智囊团——披露的数据表明,2016 年产生的电子垃圾总量达到了 4930 万吨,足以装满 100 多万辆 18 轮大卡车。如果让这些卡车首尾相接,它们可以从纽约一直到曼谷来回排成两排。到了 2021 年,电子垃圾的全年总量预计将超过 5700 万吨。

电子垃圾激增突显了它既是环境杀手、也是潜在经济资源的两大对立属性。笔记本电脑和手机里常常含有铅、汞等有毒物质,但也含有金、银、铜等贵金属成分。然而,全球仅有 20% 的电子垃圾被送往了正规回收机构,其余垃圾的去向我们几乎一无所知。全世界只有 41 个国家统计了本国电子垃圾的数据,但随着电子设备种类越来越丰富,市场上涌现了一大批智能玩具、马桶盖、手表、冰箱,让本就不甚完备的统计数据愈发滞后。据估算,美国 2016 年产生的电子垃圾达 690 万吨(约合人均 19 公斤),其中绝大部分很可能被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里。另据研究表明,美国填埋的垃圾中仅有 2% 是电子垃圾,但它们含有的重金属占到了总量的三分之二以上。

尽管美国是世界第二大电子垃圾生产国(中国最近跃居榜单头名),但它是唯一一个尚未加入巴塞尔公约(Basel Convention)的发达国家。该公约旨在管制危险废弃物,并限制各国出口电子垃圾,目前已吸纳了 186 个成员国加入。此外,美国也没有针对电子废品的全国性法律,而是将这一问题交由各州处理(迄今仍有 15 个州未实行有效的电子垃圾管理法)。相比之下,欧盟的法律最为严格,不仅禁止成员国向发展中国家出口电子垃圾,还要求制造商出资回收废品。欧洲电子产品的总体回收利用率在 35% 左右,远远高于美国。联合国大学驻孟买的研究员迪帕里·辛哈·凯德里瓦尔(Deepali Sinha Khetriwal)表示:“美国一直是人们避而不谈的大问题。在美国决定参与之前,我们无法真正解决电子垃圾出口的问题。”

美国大部分电子垃圾都悄悄运到了亚洲,出口总量相当可观,但具体数目难以统计。直到去年为止,中国处理的电子垃圾估计占全世界 70%。但在今年 1 月,中国海关开展了“国门利剑”专项行动,旨在打击整治所谓的“洋垃圾”,并出台了一项全面电子垃圾进口禁令。尽管受到环境因素的影响——许多河流都被有毒化学物质污染,当地儿童血液中的铅含量超标——中国政府此举似乎也表明了要实现自给自足、排斥西方的决心。这项禁令让全球电子垃圾贸易行业发生了巨变,大量垃圾转而流入了无力处理这些废品的小国家。

甚至在禁令完全生效前,中国的废品商就已在泰国设立了工厂。今年 5 月泰国警方在曼谷郊外展开突击搜查的几天后,他们又在当地一个港口向公众展示了 7 个集装箱,每个集装箱里都含有 24 吨电子垃圾,其中大部分都是破损的电子产品。目前为止,泰国警方已查处了 5 个非法电子垃圾加工窝点,还发现了数十个可能会污染农村环境的小作坊。非盈利组织巴塞尔行动网络(Basel Action Network)执行董事吉姆·帕克特(Jim Puckett)表示:“电子废品泛滥,让泰国受到了巨大冲击。其余的亚洲国家最好早作准备,因为接下来就轮到它们了。”巴塞尔行动网络的总部位于西雅图,该组织会利用 GPS 定位设备追踪非法出口到亚洲的电子垃圾。

将废旧电子产品运往发展中国家,本意是为了二次、甚至三次利用电子设备,从而弥合各国间的数字鸿沟。可是“回收再利用”的口号往往成了非法出口的幌子。电子垃圾表面上是废品,但巴基斯坦、加纳各地的废品商疯狂收集加工有害电子垃圾,证明了废弃电子产品堆里其实暗藏宝贵财富。据联合国大学研究表明,2016 年,电子垃圾中原材料的价值约为 610 亿美元,比克罗地亚、哥斯达黎加等中等收入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还高。

电子垃圾里的贵金属,特别是电路板里的贵金属比产量最高的矿山还集中。2016 年,全球电子垃圾中的黄金含量超过了同年金矿开采量的十分之一。然而,多数财富都被简单地埋在了垃圾填埋场里。根据电子垃圾处理率推算,仅美国一个国家每年废弃手机中含有的金和银就价值 6000 万美元。

近几十年来,“开采”电子垃圾一直是垃圾回收和电子行业的热门话题。直到最近,大多数提取贵金属的方法都成本高昂、效率低下,而且充满了危险。为了得到黄金,印度、印尼等地的废品回收作坊通常会将电路板浸入硝酸和盐酸,导致河道和周边地区都受到了污染。而像泰国的无证移民等外来务工者则不佩戴任何防护面罩,仅利用炊具和碎纸机拆解废旧电子用品。

不过近年来,科学家已在实验室里研发出了更安全的技术,可以让人们从电子垃圾堆中提取贵重金属。一种方法能通过碳纳米管技术将稀土元素分离出来,另一种则可以使用水下声波分拣出有用的金属。加拿大地理学家、《重组垃圾》(Reassembling Rubbish)一书的作者乔希·莱帕夫斯基(Josh Lepawsky)从一个奇怪的现象中看到了希望。他发现,越来越多的电子垃圾从发展中国家再出口到了回收能力更强的发达国家。莱帕夫斯基表示,“电子垃圾进出口两相抵消”,也即各国在进口高质量二手电子设备的同时,把相同数量的电子垃圾送回出口国,这种做法“很有发展前景”。

随着提炼贵金属的手段越来越高效环保,电子设备制造商可能不得不从自家的废旧产品中提取原材料,而不是通过开采矿藏获得。例如,苹果公司就已承诺将使用可再生资源或可回收材料制造所有笔记本电脑和 iPhone 手机。这个想法并不局限于商业范畴,而且事关国家安全。凯德里瓦尔认为:“各国政府对电子垃圾的态度也更有战略性了。他们会问:‘怎么才能获得未来所需的原材料呢?’”有些金属和稀土元素很少见,而像钴之类的元素大多来自冲突地区。因此通过分拣日益增长的电子垃圾,各国就能及早应对全球市场价格和供应波动带来的冲击。

不少对电子垃圾持乐观态度的人士设想了一种“循环经济”。他们认为,翻新废旧设备、回收再利用原材料能让我们走向可持续的未来。日本很早就开始倡导这项运动,通过严格立法来推动电子垃圾回收,最近还想出了一些有趣的招数。比如在 2020 年东京奥运会上,运动员领取的金、银、铜牌将由电子垃圾中提炼的金属锻造而成,象征着在这个世界上,电子垃圾也可以散发出不朽的光彩。

不过,要实现循环经济的乌托邦式愿景,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世界多数地区的电子垃圾回收率仍然很低,甚至连贵金属提取技术也较难被公司充分利用。剩下成堆的电子垃圾里混有大批塑料和少量金属元素、化学制品及阻燃剂,怎样对付这些成分复杂的塑料是个更为棘手的问题。政府很可能需要提供财政补贴,或者立法强制执行,但除了欧洲和日本外,很少有国家有意采取以上措施。

要实现循环经济,制造商还应该采用“绿色设计”,将电子垃圾产量降至最低。不过,苹果、戴尔等公司仍未采取有效措施延长其电子产品的使用寿命。“计划报废”(planned obsolescence)是科技行业的一贯做法,科技公司会故意设计很快就会过时的产品,迫使消费者不断购买新的型号。但制造商辩称,这种办法不仅能提高利润,也能激发创新活力、推动全球经济发展。此举也使消费者形成了条件反射,让他们觉得每隔几年就应该添置一部更酷的手机、把原本可有可无的物质需求当做了刚需。不久前,一家电子设备制造商推出了一款便宜耐用的手机,可以说是应对“计划报废”的良方。手机并没能大卖,但它提醒着我们:世界各地废品场里电子垃圾急剧增加,我们每个人都负有一定责任。


翻译:熊猫译社 智竑

题图版权:Tina Rataj-Berard on Unsplash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