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为了纪念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连载漫画,伦敦举办了一个展览

王倩蔚2018-06-26 07:10:16

You are a good man,Charlie Brown!

1950 年 10 月 2 日,花生漫画首次在 7 家报纸上刊载。直到 2000 年 1 月 3 日,它一直以每日连载的形式和美国公众见面。最后的谢幕是在 2 月 13 日。这一次的周日版由三格漫画组成。漫画的开头是这样的:“查理·布朗接听了一个电话——电话另一端的人可能在要求史努比来接听。查理·布朗回答说‘不好意思,我想他正在写作’;在第二格漫画中,史努比坐在他的打字机前,一封“致我的朋友”的信件展开着 ;最后一格呈现的是几张过去连载的漫画图纸,它们被放置在广阔的蓝天的背景下。在这些图纸下方,是一幅舒尔茨于 1 月 3 日发布的漫画的彩色版本,以及他借打字的史努比写给读者的最后一封信:

亲爱的朋友们:
我很荣幸近 50 年来能够从事创作查理·布朗和他的朋友们的故事。这是我从孩提时代起就有的梦想。但很遗憾的是,我将再也无法继续推出每日的漫画连载了。我的家人不希望任何其他人继续花生漫画。因此,我想在此表明我的隐退之意。对这些年来诸位编辑的青睐以及漫画迷们给我的支持和厚爱,我始终怀有无比的感激。查理·布朗、史努比、莱纳斯、露西⋯⋯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
—— 查尔斯·舒尔茨

谁也无法否认花生漫画在 60 至 70 年代的风行。 60 年代后期,它曾出现在 2600 份不同的报刊上,每天都有分布在 75 个国家的超过 3 亿的读者在阅读它。说花生漫画曾形塑了一代人的记忆,一点都不为过。

更为重要的是,作为美国漫画发展史上首部多角色系列漫画,舒尔茨笔下的儿童世界也在反映着成人的社会生活和思维方式。透过幽默甚至略显荒诞的笔吻,你可以感受到作者对哲学、社会学和心理学等问题的思考。

10 月 25 日起,英国萨默塞特府工作室( Somerset House Studio )将举办一个新展“ Good Grief, Charlie Brown! ”,以重温史努比和他的朋友们的故事,以及它们留下的文化遗产。

该展览将由萨默塞特府工作室的策展人 Claire Catterall 担任策展。在展览中,你可以看到查尔斯·舒尔茨所画的原图,以及当下的设计师和艺术家们受到史努比、查理·布朗等花生漫画的角色启发而进行的创作——它们跨越雕塑、音乐、电影、设计和时尚等不同领域。这些展品部分来自查尔斯·舒尔茨博物馆和研究中心的收藏,部分从安迪·霍尔登( Andy Holden )、菲奥娜·班纳( Fiona Banner )等当代艺术家中收集而来。

刊载于 1968 年 7 月 6 日的花生漫画(pic/Peanuts)

舒尔茨的通俗漫画曾传递出很多关于社会和政治的复杂面向,它们仍在和当代的文化景观产生呼应——这也成为了展览中许多作品的灵感来源。比如说,露西·潘贝鲁特接受了女权主义的理想,薄荷·派蒂证明了女运动员和男运动员能力相当。

刊载于 1979 年 9 月 29 日的花生漫画(pic/Peanuts)

1968 年,花生漫画中的第一位黑人角色富兰克林诞生了。这一角色的出现很有戏剧性,也接着引发了广泛的争议。黑人民权人士马丁·路德·金遭暗杀后,一位名为哈里特·葛立克曼( Harriet Glickman )的女士就写信给了舒尔茨,希望他在花生漫画的白人阵容中引入一位黑人角色。在几轮书信往来后,富兰克林的角色才最终成型。 7 月 31 日,富兰克林和查理·布朗在海滩边第一次会面了。 1969 年 11 月 12 日,花生漫画刊载了一幅富兰克林和薄荷派蒂在教室里对谈的漫画。当日,舒尔茨就受到一封读者的来信,表示“我并不介意你创作一个黑人的角色,但不要把他们放在同一所学校中。”——对当时的美国校园而言,种族融合还是相当敏感的话题。

在舒尔茨漫画中,也随处可见和灵魂发起的对话,它们关涉对人生意义这类终极问题的思考。如果是花生漫画的忠实读者,想必都不会忘记露西说过的“幸福就是一只温暖的小狗”,还有查理布朗的那句“我一天只害怕一下”。

Mark Drew,Positive Over Negative.

正是因为花生漫画承载着丰富的意涵,由它出发的艺术创作也可以帮助我们窥得,动画片是如何渗透到更广泛的文化中,同时更加广泛地影响公众意识的。

你还可以在花生漫画中,找到和艺术更显性的联系。Catterall 认为:“舒尔茨对艺术有着深刻的热爱和鉴赏力,他将这些都注入了花生漫画的创作中。看看史努比,它不知疲倦地阅读着《战争与和平》,而且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位世界知名作家,尽管屡遭拒绝。”

Ken Kagami, CHARPEE Sculpture No.1
David Musgrave,Animal(pic/Marcus Leith)
Des Hughes,Snoopy Banner
KAWS,NO ONE HOME
Fiona Banner,Beagle Punctuation

在 1978 年的连环漫画中,舒尔茨还将史努比的狗屋画成了被视觉艺术家克里斯多( Christo )的织物包裹住的形态。这个故事还有一个出人意外的结局——作为回应,克里斯多在十五年后制作了一个被篷布、聚乙烯和绳子包裹起来的真人大小的狗屋,并将其捐赠给了舒尔茨博物馆。

pic/查尔斯·舒尔茨博物馆
pic/查尔斯·舒尔茨博物馆

“舒尔茨在施罗德身上看到了自己——这位音乐天才把一切都倾注到他的作品中。尽管舒尔茨披着幽默的外衣,但他理解艺术的必要性——什么是成为一个伟大的艺术家所需要的——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在他的漫画中看到这些。”

Catterall 还被舒尔茨的家人告知说,“来自艺术和文化世界的各位通过他们的作品来回应他曾对他们产生过的深刻而持久的影响,舒尔茨一定会为这个主题展览而心生高兴和谦卑之情。”

展览将持续到 2019 年 3 月 3 日。


题图及文内图片来自:creativeboomsomersethouse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