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默克尔和马克龙正在努力拯救欧盟,以及他们自己

Katrin Bennhold and Steven Erlanger2018-06-23 07:03:01

默克尔与马克龙的会面有时让人感觉像是一次具有挑衅意味的反峰会——欧洲两大中间派领导人试图团结起来。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柏林电 – 法国总统埃马克龙有个宏愿:让欧洲再次成为全世界倡导自由主义的一股力量。在经历了长时间的等待后,本周二,他等到了德国对此事的回应。

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得到了渴望的回答。

但他周二和德国总理默克尔的会晤却被另一桩紧急事项蒙上了一层阴影:如何扑灭欧洲大陆上(包括德国自己)越来越多针对难民的民粹主义火苗。

周一,默克尔面临了一场来自巴伐利亚保守派的反叛,几乎导致政府垮台。现在,她要在十天内达成一项可以被认为是欧盟协议的政策,对多年来一直不被欧盟各国理解的难民加以限制。

周二,她把此事向前推进了一小步。巴伐利亚保守派要求说,对于那些首次在法国登记在册的难民,如果德国拒绝他们入境,他们就应该回到法国。当被问到是否会这么做时,马克龙欣然表示:“我会的。”

根据法德两国相关规定,法国有义务接纳未能入境德国的难民,但这些规定被证明只是一纸空文。因为近几年来,欧洲面对的是数以百万计来自饱受战火的叙利亚、利比亚、北非以及阿富汗的移民和难民。

去年,共有 20 多万难民在德国寻求庇护,而根据德国联邦移民难民办公室的预计,今年德国还将收到同样多的庇护申请。2016 年,共有超过 70 万移民和难民申请在德国接受庇护。

默克尔的巴伐利亚盟友政党想要把首次在其他欧洲国家登记的难民遣返,但这就意味着要在不设国境的申根区内设立国界——而默克尔认为,这相当于是摘下了欧盟这顶皇冠上象征自由穿行的宝石。

部分原因是,默克尔需要法国的支持,才能让欧洲就如何解决移民问题达成新的共识。周二,她与马克龙达成了几项协议。

默克尔同意最快在 2021 年为欧元区成员国制定一项联合预算,该预算将独立于更大的欧盟预算之外。她还同意了一项欧洲失业再保险计划。对于德国这个财政政策保守的国家来说,这两项措施放到以前都是不可想象的。

他们赶在 6 月底欧盟峰会前,在柏林郊外的梅赛贝格宫举行了会晤,旨在就多个欧洲问题交换意见,但整场会晤也展示出了两位领导人各自在国内面临的政治挑战。

去年 9 月,马克龙在索邦会议上发表了一场长达 100 分钟的振奋人心的演讲,首次提出了他雄心勃勃的欧洲计划。他需要默克尔针对他提出的欧元区预算提案采取行动,这样他才可以在国内推销这个想法。

而默克尔也需要马克龙的支持,以修复欧洲支离破碎的庇护和移民政策。

“目前的欧洲太慢、太弱、太低效,”马克龙在宣布他雄心勃勃的提案前说。

周二,马克龙并没能得到他所期望的全部支持。他曾希望让欧洲的某位财政部长监督执行一笔数亿欧元的预算。由于德国官员长期以来一直对任何带有劫富(国)济贫(国)意味的政策持怀疑态度,所以他们最终同意了欧元区预算的想法,但金额调整到了数千万欧元,并由欧盟委员会监管。

但德国确实同意了一项与法国协调公司税率的提议,同意对欧元区纾困基金欧洲稳定机制(European Stability Mechanism)进行彻底改革,该机制将扩大其使命,并允许德国向经济衰退的国家提供紧急贷款。

总的来说,考虑到默克尔目前的政治困境,马克龙得到的承诺可能比他预期的要多一点。

科隆大学教授托马斯·耶格尔(Thomas Jäger)表示:“默克尔目前面临的国内压力,使得法国总统更容易地为新预算争取到了更多资金。”

默克尔的内政部长霍斯特·西霍费尔(Horst Seehofer)威胁说,如果默克尔在大约两周内无法与其他欧洲国家达成协议,他就要单方面采取行动,遣返所有在其他欧盟国家办了庇护手续、但想进入巴伐利亚的难民。

分析人士表示,在这种情况下,法德两国领导人联合声明的实质性内容超出了人们的预期(声明中还包括了支持加强军事合作和外交政策的内容)。

德国经济研究所(Deutsche Institute For Economic Research)所长马塞尔·弗拉茨谢尔(Marcel Fratzscher)表示,该协议“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但他补充称,这不足以让欧元区实现可持续发展,也不足以避免未来的危机。

牛津大学的蒂莫西·加顿·阿什(Timothy Garton Ash)对此表示赞同:“他们将以一贯以来的方式,试图拼凑出一些看起来像是一项重大联合举措的东西。问题是,这足以解决欧洲的问题吗?”

“并不能,”他说。

在难民问题上,目前的危机似乎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会晤结束后,默克尔站在马克龙身边,参加了一个为时不短的联合新闻发布会。她说:“目前让我们所有人担忧的话题是移民问题。”

但默克尔和马克龙都希望与接收难民最多的意大利、西班牙等国达成协议,就像与土耳其达成的协议一样。

他们还希望建立一支规模更大、效率更高的欧洲边境部队,增加 1 万名官员,并希望讨论如何在移民抵达欧洲之前处理北非(尤其是利比亚)的庇护申请。一旦移民进入欧洲大陆,就很难将不符合难民资格的人遣送回国——许多人会在海上销毁他们的证件。

过去的几天颇为动荡,特朗普加入了欧洲的争斗,发表了充满敌意的推文,并与匈牙利和斯洛文尼亚等国的本土主义者团结在了一起。默克尔与马克龙的会面有时让人感觉像是一次具有挑衅意味的反峰会——欧洲两大中间派领导人试图团结起来。

马克龙已经成为欧洲最有活力的领导人,他迫切地希望建立一个自由的欧洲。周二,他的政府发言人对特朗普的推文做出了尖锐的回应,批评了美国对移民的政策。

马克龙的发言人本杰明·格里沃(Benjamin Griveaux)说:“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将从墨西哥进入美国的移民与他们的子女分开的政策表明,美国和欧洲并不都是‘文明的典范’。”

他在接受法国 2 台采访时说:“我不希望发生在美国的事情发生在欧洲,显然我们在某些价值观上并不一致。”

他表示,我们这一代人的主要责任是“捍卫欧洲团结,反对民粹主义,反对一切形式的民粹主义,反对极左和极右。”

他还说:“如果每个人都退到自己国境后面,我们就不会成功。”

问题是,对于马克龙和默克尔提出的欧元区改革和移民政策,其他欧洲国家会给予多大的支持。奥地利和荷兰等国不赞成单独的欧元区预算,而意大利新成立的民粹主义政府已经发誓要对移民采取强硬措施。

“从这个意义上讲,”耶格尔说,“这一妥协将是一个试金石,看看法德引擎是否仍能拉动欧洲列车。”


翻译:熊猫译社 葛仲君

题图版权:CHRISTIAN BRUNA / 东方IC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