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默克尔的难民政策从“敞开大门”到“有限度接受”,她有压力

陈莉雅2018-06-20 07:02:44

面对逐渐分化的联盟政府,默克尔不得不低头

6 月 18 日,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公开表示,接下来将开始减少难民人数。这项宣告与她过往提倡接纳难民的“欢迎政策”(Welcome Policy)有了明显的差异。

德国执政联盟里的基督教社会联盟(基社盟,CSU)主席霍斯特·泽霍费尔(Horst Seehofer),同时也是内政部长,长期与默克尔在难民立场上分歧。

日前,霍斯特·泽霍费尔提出一个新的难民政策,要求在其他国家登记过的难民,都不准入境德国,应被驱逐回去。如果默克尔所属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CDU)不同意,基社盟就会脱离德国执政联盟。

就在消息公布的同一天,近期因为移民政策饱受争议的特朗普,也在推特上发表看法,但他没有回应美国国内的事,而是把矛头指向德国:“德国政府正逐渐失去德国人的民心,移民政策正撼动脆弱不堪的柏林联合政府。德国的犯罪率逐渐提高。欧洲简直铸下大错,让数百万人剧烈地改变他们的文化”。过了短短两分钟,特朗普再发一则推特:“我们可不想欧洲的移民状况,发生在我们身上”。

根据美国政治网站 Politico 的报导,德国内政部公布 “2017 犯罪统计” 报告中显示,德国的犯罪率来到了 25 年最低点。 2017 年的犯罪率比前一年下降近 5.1%。此外德国的难民庇护所发生的袭击事件也有减少,从 2016 年的 995 件下降至 2017 年的 312 件。

尽管特朗普的推特信息明显有误,但这样的声音与说法,对于默克尔来说,丝毫不陌生。

2015 年难民危机爆发。同年 9 月 3 日,一名三岁的叙利亚男童艾兰·库尔迪跟着家人偷渡到土耳其,却遇上翻船溺毙,当他的尸体躺在沙滩上的照片曝光之后,立刻占据欧洲主流媒体版面,大家开始讨论严峻的难民问题。

隔了一天,默克尔宣布基于人道考量与联邦基本法的精神,德国愿意收容滞留在匈牙利的难民,且人数无上限——这正是默克尔对难民的一贯态度——“欢迎政策”。

然而,在 “欢迎政策” 之前,2014 年 10 月德国各地早已经出现 “反对西方伊斯兰化的欧洲爱国主义者”(Pegida)的运动,借此抗议德国政府接纳许多伊斯兰文化的难民,伤害德国的基督教文化。与此类似的激进观点,近几年在欧洲确实常被提起,促发点大多是伴随着欧洲的移民政策的动向。

就在默克尔宣布难民政策之后,霍斯特·泽霍费尔立刻公开批评:“一个将纠缠我们很久的错误。德国很快将处于失控的困境中”

根据德国 “联邦移民与难民局” 的统计,2015 年当默克尔公布 “欢迎政策” 之后,有将近 132 万难民进入德国。到 2017 年底,德国法院系统还有超过 36 万件未决的庇护申请。这些难民当中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中东与北非。

起先,有不少欧盟国家跟着仿效默克尔的难民政策,但过一阵子,难民的问题逐渐浮现,许多国家开始重新调整边境管制并且设定难民上限。

对此,默克尔的立场始终如一。

过去接受《莱茵邮报》采访时,她曾表示:“如果我们得为在紧急状况下展现友好的行为道歉的话,那么这就不再是我的国家。”

默克尔在难民政策上的立场坚定,甚至逼近固执的态度,令不少人感到意外。但由于联盟政府对于难民政策的意见分歧,加上无上限的难民政策衍生出的财政与社会问题,也在德国社会中出现质疑声浪。

而近年来,德国右翼组织的暴力事件增多,又更使得这种矛盾冲突化。德国联邦调查局(BKA)显示 2016 年就有 3721 起攻击难民的事件,两年前,这个数字只有 673 起。一位名为 Fares Naem 的难民接受 CNN 采访时表示,自己逃离了战火的家园,但在这个收容他的国家中依然遭到不明袭击,“德国不再是一个安全的避风港”。

今年十月,巴伐利亚的地区还要举办地区选举,基社盟的难民限缩政策,最终还是希望能得到选民支持。

面对联盟政府分裂的危机,以及德国社会中逐渐上升的难民反弹声浪,默克尔从无条件接受改为有条件接受难民,可以视为默克尔对近几年的所有批评的一次回应。


题图来自 Freedom House@flickr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