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转型智能手表之后,Fossil 意外获得了不错的增长|CES Asia

徐弢2018-06-19 12:01:48

但它仍然面对着一个增速放缓的市场。

智能手表并没有如苹果、Google 最早预期的一样,成为另一个必不可少的智能电子产品。

但对于规模较小的公司来说,这依然是一个颇为可观的市场。

从 2014 年开始转型 Android Wear 智能手表后,时尚腕表集团 Fossil 目前的进展还算不错,至少在挽救股价上取得了一些成果。

Fossil 过去两年持续推出数百款智能手表、手环的同时,销售成绩还算不错。根据 2017 年财报,Fossil 可穿戴设备销售额翻倍达到 3 亿美元,在腕表业务中占比 14%。

Fossil 的智能手表分成 2 种,带有触摸屏的 Android Wear 系统腕表,有心率监测、GPS 等更偏向于健康管理的功能。另外一种被称为是混合智能腕表,在保持传统的腕表的外观的同时,添加运动监测等功能。

这部分与科技公司做的产品基本没差别。在产品外,Fossil 仍然延续着做时尚腕表时的方式,给腕表提供不同的表盘、表带设计。

Fossil 旗下的 Android Wear 智能腕表

IDC 发布的报告显示,2017 年,Fossil 以 490 万的出货量成为了第 5 大可穿戴设备公司,同比增长 133%。Fossil 出货量开始追上了苹果、小米、Fitbit、佳明这些科技公司。还有分析机构称,在更细分的时尚可穿戴设备市场上,Fossil 的位置仅次于苹果公司。

这推动 Fossil 集团的股票价格在过去 6 个月里翻倍,接近于 2016 年时的股价。

这是 Fossil 集团过去几年为数不多的好消息。Fossil 在过去几年营收、利润下滑,作为重要销售渠道的门店也在逐渐缩小。2017 年,营收继续下滑后,Fossil 还出现 4.2 亿美元的亏损,门店数量也减少到 544 家。

Fossil 过去几年业绩变差本质上是腕表业务出现了问题。腕表业务占据到 Fossil 76% 以上的收入,是这家公司最重要的收入来源,Fossil 除了自有品牌外,还帮 DKNY、MARC JACOBS、阿玛尼等十多个品牌设计、生产腕表。

推动 Fossil 集团转向到可穿戴设备,外界的压力来自于苹果公司做 Apple Watch 的传闻,以及它的正式上市。但在公司内部,Fossil 调整公司策略更早一些,主要推动者是一个名为 Fossil 创新团队(简称 FIT)。

Fossil 在 2014 年开始对智能手表感兴趣,它是 Google 在当年 3 月份推出 Android Wear 手表系统时的合作伙伴之一。但 Fossil 正式推出 Q 系列智能手表是在 2015 年 10 月,次月 Fossil 以 2.6 亿美元收购当时创立 4 年的智能手环公司 Misfit。

通过这笔收购,Fossil 获得了最初 220 人的工程师团队,有了软件开发的基础。

FIT 团队推动了 Misfit 的收购。在今年的 CES Asia 展会上,Fossil 高级副总裁 Diarmuid Bland 告诉《好奇心日报》,FIT 是一个成立于 2010 年的 6 人团队,主要负责产品创新、探索公司业务未来的增长点,以及寻找可能的潜在收购对象。

FIT 最初由 Fossil 内的几名高管组成,包括首席战略官 Greg McKelvey,以及 2012 年回归公司、担任公司高级副总裁的 Diarmuid Bland。

FIT 被 Diarmuid Bland 称为 Fossil 内部创业公司、一支类似于 SWAT 这样的精英团队。它最初的目的,是避免 Fossil 旗下十多个品牌腕表在设计上雷同。例如时尚腕表行业曾经流行陶瓷材质的使用。Fossil 集团因此从公司内部抽调人力组建 FIT 团队,不负责单个品牌的设计。

在 Apple Watch 正式上市前,Diarmuid Bland 与 Greg McKelvey 等 4 名 FIT 成员劝说公司转向可穿戴设备。

在产品创新外,Fossil 集团还让 FIT 团队承担了更多寻找新的商业机会的工作,但团队维持着 6 人的规模。在收购 Misfit 后,Misfit 的工程师放在了 Fossil 旗下的互联设备集团内。 

但现在 FIT 这个名称消失了。去年 1 月份,FIT 团队改名设计委员会(Design Council),团队规模也从 6 人增至 25 人,团队分部在美国达拉斯、瑞士以及香港,对应着科技、手表业,香港则是因为它距离中国工厂更近。Diarmuid Bland 目前主要负责材质的研发,这次在展会后也会整理报告,分享给其他 2 个办公室的成员。

在推进可穿戴设备的开发后,Fossil 从 2016 年开始提转型计划,目标是缩小公司体量、提升盈利能力。在今年 2 月份,Fossil CEO Kosta Kartsotis 称:“在未来 1 年,我们希望变成一家规模更小、但更赚钱的公司,这家公司正在走向未来坚实的道路上。”

Fossil 给出调整方案包括,通过关店等方式缩小公司较重的门店销售渠道,增加电商等提升销售效率。除了还在减少毛利推动智能手表的销量外,Fossil 还开始更多地与 Puma 这样的运动服饰品牌合作,开发智能手表,希望可以获取到另外一部分用户群体。

但 Fossil 面临的根本问题仍然没有解决。即便能够靠可穿戴设备弥补一部分时尚腕表的缺口,但 Fossil 所在可穿戴设备市场增速在放缓。加上 Fossil 持续的亏损,一度有 40% 的股票被做空,手中持有现金也逐步减少到 2.3 亿美元,市场留给经营状况并不好的 Fossil 集团时间不算多了。


题图来自:pexel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