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完善资料

选取头像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危机解除,快手全资收购 A 站

顾天鹂2018-06-05 11:51:40

下一步应该解决内部管理和战略问题了吧

6 月 5 日,快手确认完成对 Acfun 的整体收购。未来,A 站将保持独立品牌、维持独立运营、保持原有团队、独立发展。而快手也会在资金、资源、技术等给予 A 站支持。

A 站的股权变动史又添加了一笔。

A 站股权变动历史

2007年

A 站正式成立。

2010年

创始人 Xilin 将 A 站卖给了棋牌游戏平台边锋网络总经理潘恩林,以及边锋武汉分公司总经理陈少杰。

2014年4月

奥飞娱乐创始人蔡东青收购了 A 站 92% 的股权。

2015年4月

杨鑫淼通过刘宽从蔡东青处获得 A 站 41% 的股权。

2015年8月

优酷土豆投资 A 站,获得 18% 的股权。

2016年1月

软银投资 A 站,获得 15% 的股权。

2016年7月

杨鑫淼系的莫然将持有的 29% 股权交还给蔡东青。

2016年11月

中文在线投资 A 站,获得 13.51% 股权。

2017年2月

马云参与创立的云锋基金计划于 10 亿元左右掌控 A 站 20% 的股权,但最终并未出手。

2018年2月

A 站闭站 11 天,后获得一笔过渡资金为服务器续费。

2018年3月

马云及阿里巴巴放弃控股 A 站,今日头条有意接手。

2018年6月

快手全资收购 A 站。

每个人都或多或少了解 A 站的问题。我们在《A 站还未正式宣布死亡,但它为何有今天这个结局并不令人费解》一文中有过详细阐述。

A 站作为孵化出斗鱼和 B 站的国内弹幕网站始祖,长期以来股权结构复杂、高管更换频繁(3 年换了 3 个 CEO),让它始终处于不稳定状态,战略混乱不明,经营每况愈下,服务器也时常无法访问,几乎全靠老用户的情怀支撑。

自 2016 年 11 月接受了中文在线的最后一笔投资后,它陷入了用户数量持续减少的局面,大量 Up 主流失,日活用户从 2017 年初的 800 万下降至年末的 160 万(今年上市 B 站 DAU 是 2000 万)。估值降低,融资愈发困难,资金也消耗殆尽,最终导致了 2017 年 10 月多位员工因被欠薪而离职,以及今年 2 月长达 11 天的闭站,伴随着一条“还想再活 500 年”的微博。

A 站在春节之前获得了一笔来源未知的过渡资金,股权重组谈判开启。随后的传闻是阿里和奥飞始终无法解决估值方面的分歧,原本最可能出资的阿里(优酷土豆先前也持有股权)放手。今日头条一度被传接手,他们曾投资二次元社区“半次元”和快看漫画,再投资 A 站看似是要布局动漫产业链。

但是最终结束了这场混乱的是快手。在不少人看来,这是一个双方彼此需要的合理决策:A 站需要一个靠山保证资金链不断裂,重新梳理股权、稳定内部、明确战略;快手需要 A 站一线城市的年轻用户补足自己的用户群,不至于在和抖音的竞争中继续落于下风。

极光大数据提供的数据分析显示,在用户性别分布结果上,A 站和快手均表现出男性用户略高于女性的特征,而且两个用户群体的男女比例相仿。用户城市等级分布结果显示,A 站有更大比例的用户分布在一线城市,占比达到 20.04%,新一线和二线城市在 A 站用户中也有着较高的占比。而快手的用户分布在三线及以下城市的用户占比超过 60%。

5 月数据统计显示,快手用户中,只有 0.3% 的人同时安装了两个 app。快手收购 A 站后应该会做一定的引流,刺激后者 DAU 的提升。

除了覆盖用户更广更多元、文化氛围将趋于主流之外,更多盈利方式也向快手打开了大门。B 站上市向市场直白地展现了二次元生意的潜力。原本靠直播和广告盈利的快手,也许看到了游戏收入带来的优势和诸多二次元商业化的成功可能。

被一次次拯救的 A 站是幸运的,是时候开始做生意了。

题图:Acfun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