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古书交易也通过互联网在缓慢转型,平稳但是令人乐观

Scott Reyburn2018-06-05 07:04:55

“互联网的出现是我职业生涯的关键点,它让我们能找到过去从未曾知晓的客户。”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伦敦电 — 约翰内斯·古腾堡(Johannes Gutenberg)还是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活字印刷还是万维网?

我们无法预测,最终哪个会被证明影响力更大一些。但如今,毫无疑问,人们花在线上浏览的时间比阅读印刷文本多得多。这带来了一系列连锁反应,而且有利有弊。珍本书交易这个古老的生意便是一例。

第一部古腾堡印刷的《圣经》中珍贵的一页,由伯纳德·夸里奇(Bernard Quaritch)提供,标价 13.3 万美元。它未能在纽约和伦敦的书展上找到买家,但在 Instagram 上获得了 98 个赞。图片版权:Bernard Quaritch Ltd.

“伦敦珍本书市”(Rare Books London)是一个囊括拍卖、展销、讲座和巡演的大型综合性促销活动,每年五月至六月在伦敦举办。据官网介绍,此次活动中最受瞩目的是第 61 届 A.B.A. 珍本书展(A.B.A Rare Book Fair)。书展于上周六闭幕,参展商包括 175 家英国和国际经销商,三分之一以上来自英国以外的地区。

西伦敦的奥林匹亚会展中心(Olympia exhibition center)建于维多利亚时代。为期三天的书展在这里举办了 19 年,如今转移到了更时髦的临时场地——泰晤士河南岸的巴特西公园(Battersea Evolution)。最新的 A.B.A. 书展由大卫·阿滕伯勒(David Attenborough)揭幕,他曾在 BBC 好评如潮的自然史系列纪录片《生命的进化》(Life on Earth)、《生命之源》(The Living Planet)和《蓝色星球》(Blue Planet)中担任旁白。

“奥林匹亚让人想到陈旧的东西,我们要让人们摆脱旧书既脏又无聊的印象,”安德烈亚·马佐基(Andrea Mazzocchi)说道。他是参展商伯纳德·夸里奇(Bernard Quaritch)的资深经销商,这家伦敦的古书店创立于 1847 年。

然而,位于伦敦公园里的珍本书展与弗里兹(Frieze)、杰作(Masterpiece)等高端艺术博览会的奢华景象相去甚远。附近一年一度人山人海的切尔西花卉展(Chelsea Flower Show)造成了交通拥堵,让人们很难抵达书展地点。那些到了的人如果想吃点心,可以花 8 英镑买到一小塑料杯的起泡酒。

鸽子出版社的《圣经》由书法大师爱德华·约翰斯顿(Edward Johnston)绘制的红色首字母作装饰,被誉为艺术与工艺排印的最高成就之一。在伦敦举行的 A.B.A. 珍本书展上,它的标价在 2 万美元左右。图片版权:Sophie Schneideman Rare Books

索菲·施奈德曼(Sophie Schneideman)是一位伦敦的经销商,专营 20 世纪私人印制的精美书籍。1903 年至 1905 年,T. J. 科布登-桑德森(T. J. Cobden-Sanderson)和埃梅里·沃克(Emery Walker)在伦敦西部汉默史密斯(Hammersmith)的鸽子出版社(Doves Press)工作时出版的《圣经》,由爱德华·约翰斯顿绘制的红色首字母作装饰。它被誉为艺术与工艺排印的最高成就,标价 15000 英镑。这次施奈德曼带来的是五百册鸽子版《圣经》中的一本。她售出了半打标价 50 到 10000 英镑的书,但没能卖出鸽子版的《圣经》。

“气氛一点儿也不热烈,许多上年纪的客户不想来,”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

但其他参展商对新场地的态度比较乐观。他们认为,只要能避免与切尔西花展撞期,等 2020 年附近的新地铁站开张,这个活动就自然能办起来。“这儿肯定比旧场地好,”参展商伯纳德·夏皮罗(Bernard Shapero)表示。他来自伦敦,专营精美的插画书。

珍本书交易面临诸多挑战。与约翰·皮尔庞特·摩根(John Pierpont Morgan)、安德鲁·卡内基(Andrew Carnegie)这样的强盗富豪式藏书者不同,如今的超级富豪更喜欢收藏艺术品而不是图书。根据房地产咨询公司奈特·弗兰克(Knight Frank)公布的最新财富报告,艺术品已经成为全球化的非传统投资项目,2017 年最高收益率达到 21%。报告中,珍本书没有出现在“奢侈品投资”的分类里。

经销商和拍卖人倾向于选择藏书作为“价值储藏”(stores of value),这说明藏书的价格结构和客户基础总体稳定,但这无法激发非传统项目投资者的兴趣。因此,珍本书销量的推动依赖于知识渊博的收藏者、机构以及同业人员。

A.B.A. 书展与弗里兹(Frieze London)或杰作(Masterpiece London)等高端艺术博览会的奢华景象相去甚远。图片版权:Iona Wolff/Antiquarian Booksellers Association

在 A.B.A. 书展上也有做成的买卖。比如加拿大卡尔加里(Calgary)的阿奎拉图书(Aquila Books)售出了 1871 年出版的首印版《人类的起源》(The Descent of Man),作者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在书中首次使用了“进化(evolution)”一词。阿滕伯勒花 4000 英镑买下了它。

阿奎拉专营生命的探索和进化类图书,据创始人卡梅隆·特里莱文(Cameron Treleaven)介绍,阿奎拉在 A.B.A. 书展上的销售额约为 3 万英镑。“我很满意。”他解释道,书展占他年销售量的 40% 左右,另外 35% 来自网上交易。

“互联网的出现是我职业生涯的关键点,”特里莱文补充道,“它让我们能找到过去从未曾知晓的客户。”

与艺术品市场一样,现场拍卖是销售珍本书的另一个主要渠道。但与当代艺术不同的是,图书的拍卖价格往往与售前估计的一致。

上周三,荷兰瓦塞纳动物园(Wassenaar Zoo)的自然历史藏书系列在邦瀚斯(Bonhams)拍卖行进行拍卖。瓦塞纳动物园于 1937 年由彼得 W. 洛曼(Pieter W. Louwman)成立,后于 1985 年关闭。洛曼是邦瀚斯拍卖行创始人之一埃弗特·劳曼(Evert Louwman)的父亲。这次迟来的藏书出售共有 234 件拍卖品,精选了 19 世纪最图文并茂的鸟类学书籍。

约翰·古尔德(John Gould)的《澳大利亚鸟类》(The Birds of Australia)中数百张手工上色平版插图中的一张——米切氏凤头鹦鹉(英文名:Major Mitchell’s cockatoo ,拉丁名:Cacatua leadbeateri)。上周三,该书的首印版在伦敦邦瀚斯拍卖行以 24.9 万美元售出。图片版权:Bonhams

其中,最有价值的是 1840 年出版的约翰·古尔德的《澳大利亚的鸟》首印版七卷,它包括五卷附录中的三卷,并配有六百多张手工上色的平版印刷画。插画主要根据这位鸟类学家的妻子,伊丽莎白·古尔德(Elizabeth Gould)的图纸绘制而成。目前,它仍被认为是这一领域最全面的著作。在 1838 至 1840 年间,古尔德夫妇在澳大利亚的研究中发现了三百多个新物种。

瓦塞纳尔动物园的《澳大利亚的鸟》以 187500 英镑售出(包括手续费),和预计的差不多。总部位于旧金山的珍本图书中心(Rare Book Hub)的数据库显示,去年在佳士得拍卖的首印版以 29.5 万美元售出,只有一卷附录,但保存状况更好。

“书籍市场永远不会像当代艺术那样漫天要价,”邦瀚斯图书部负责人马修·哈利(Matthew Haley)说,“它是平缓而稳定的。”

就像鸽子出版社的《圣经》和第一部古腾堡印刷的《圣经》一样,古尔德的《澳大利亚鸟类》也是一部杰出的艺术作品。但不幸的是,作为一本装订书籍,它缺乏知名现、当代绘画那种可以挂在墙上的展现力。以书籍作为身份象征的微妙之处,同时也阻碍了它们吸引追随艺术的新兴富有阶层。

那么,珍本书交易如何在 21 世纪蓬勃发展呢?

也许蒂姆·伯纳斯-李的发明(万维网)能派上用场了。经销商抱怨许多买家只在线上浏览不再亲临商店,导致无数二手书店关门。但是,网络确实让经销商可以将他们的书籍展示给一个新的、注重视觉的读者群体。

例如,伯纳德·夸里奇从 1450 年的划时代之作《古腾堡圣经》里取了珍贵的一页,带到纽约 A.B.A.A. 书展和伦敦 A.B.A. 书展上以 10 万英镑的定价出售。虽然它没能在书展上售出,但也同步发布在了公司的Instagram 上。截至上周四,这个帖子已经有了 98 个赞。

尘封的旧书业正在发展,以一种渐进的方式。


翻译:熊猫译社 Joey

题图版权:Cristina Gottardi on Unsplash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