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硅谷最大孵化器 Y-Combinator 终于进中国,接下来要做些什么?

徐弢 黄俊杰2018-05-20 11:42:28

YC 不会在中国办训练营,还是会把中国创业者带去硅谷待 3 个月。

5 月 19 日下午,硅谷最大的科技创业孵化器 Y Combinator 在北京清华大学宣布了它的第一个中国项目——Startup School 北京成立。

这家把 Airbnb、Dropbox、Stripe、Twitch 从一个雏型变成数十甚至数百亿美元估值公司的孵化器现在每年开 2 期训练营,从 2005 年成立至今一共孵化了 1773 家公司,市值总额超过了 800 亿美元,当中最值钱的 Airbnb 已经价值 310 亿美元。

这是 YC 在中国落地的第一场活动。今年刚成为 YC 合伙人的埃里克·米奇克维斯基(Eric Migicovsky)担任 YC 中国区负责人,主要负责推进中国市场。米奇克维斯基此前因创立智能手表 Pebble 出名。

YC 合伙人兼中国区负责人埃里克·米奇克维斯基(Eric Migicovsky)

拓展中国市场也是米奇克维斯基推动的。米奇克维斯基在活动开始前的采访中对《好奇心日报》表示,他在今年 1 月份成为 YC 合伙人时,提出应该去中国。根据我们从多方了解到的信息,更早的筹备至少从 2015 年就开始,但真正动起来还是今年 1 月,米奇克维斯基到来后。

米奇克维斯基从今年 2 月份开始来中国拜访创业者,未来计划有花一半的时间待在中国,希望“通过一次次演讲和当面交流让更多人知道 YC 是怎么回事”。他以每月 1 次的频率来中国,一对一与创业者访谈。过去三个月里面,他以这种方式见了超过 100 个中国创业者。每次见面米奇克维斯基都自己去。YC 的合伙人不用分析师做资料搜集和访谈工作,所有这些事都要自己做。

说话期间,他打开了微信,没用多久已经有了 430 个联系人。

米奇克维斯基在此前创建 Pebble 时经常和深圳的制造业打交道。2012 年 Pebble 在 Kickstarter 上众筹千万美元,成为当时硅谷硬件热的先锋。为了确定生产,他先后来了中国 7 次。Pebble 团队中有 1 个人,有 8 个月时间基本上是 7x24 在中国到处开车找工厂。

Startup School 北京这场活动只是 YC 在中国做宣传的入口,招募中国创业者参与 YC 的面试。通过的中国创业公司将去硅谷待 3 个月进行训练,这是 YC 训练营的标准。

YC 这次拉来了最漂亮的成功故事站台:经历曲折的创业公司 Airbnb。到场演讲的创业者还有 YC 孵化的中国创业公司上线了 Strikingly、渡鸦科技。

Airbnb 中国总裁内森·布莱卡斯亚克(Nathan Blecharczyk)

与此同时所有到场 YC 高管也都曾是 YC 培训出来的创业者。

主管孵化器项目的 YC CEO 迈克尔·塞贝尔(Michael Seibel)大学毕业后第二年与贾斯廷·阚(Justin Kan)等人创立了后来的 Twitch,他现在担任 YC 训练营项目的 CEO。Twitch 另外一位联合创始人贾斯廷·阚在创立 Twitch 前多次进入 YC 训练营。Twitch 后来以 9.7 亿美元卖给了亚马逊。

而从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手中接管整个 YC 的总裁山姆·奥尔特曼(Sam Altman)则是 2005 年的第一批 YC 学员。

YC 总裁山姆·奥尔特曼(Sam Altman)

这次活动的联合主办方是上线了 Strikingly,该公司曾经在 2013 年进入 YC 训练营,是 YC 孵化的第一家中国公司。

YC 找到熟悉的公司合作活动,而不是找一个专业的活动公司,这也是 YC 过去一直宣传的校友公司之间相互帮助的文化。

这场活动只是 YC 对中国发声的入口,对中国创业者讲了一个统一的故事:完全没有经验的大学生,或者只有少量经验的创业者,仍然可以做出一家有影响力(甚至高估值)的公司。

YC 毫无疑问错过了中国前几年在政府和资本驱动下的一波创业热潮。

YC 中国区负责人米奇克维斯基认为硅谷孵化器在这里还有机会,他告诉《好奇心日报》:“有经验、做成过一家公司、有人脉的创业者在中国拿钱非常容易。难的是刚开始的时候,比如一个刚从清华毕业的工程师,没有在很多大公司的经验。培训、帮助他们对接资本是 YC 擅长的。”

YC 不会在中国办训练营,在中国市场主要是本地化的一些调整。在线培训课程内容将被翻译成中文,此外,YC 合伙人会在中国做创业者面试,也会有中国创业者作为导师。此前,创业者都需要飞去硅谷,参加 YC 通常 10 分钟的面试。

YC 还有一部分的工作是在中国市场更多地做宣传。接下来,YC Startup School 会去上海、深圳、广州、杭州等城市。YC 合伙人也会参加更多活动、做演讲,YC 会“花很多时间在中国”。

YC 进中国的事情,最近的是山姆·奥尔特曼在 2015 年时谈到的想法,当时考虑的想法是筹备 YC 中国分部。进中国市场应该也是 YC 致力于完成每年孵化 1 万家创业公司的所做的努力之一。

时隔 3 年,被问及为什么这么晚,奥尔特曼对《好奇心日报》的解释是人力有限:“我们是个小公司,比很多人想的小很多。但我们做的时候,就会做的很好。”

小公司说的是 YC 目前负责投资不同领域的合伙人总共 18 个,每个都有创业背景。不像大多数风投机构一样依靠分析师和助手筛选创业者、帮助培训,YC 合伙人要自己做所有面试。

在 YC 看来,进驻中国市场他们的优势在于,YC 投资数量、经验、以及海外市场的资源,能帮助创业公司在中国以及海外市场的发展。

奥尔特曼提供了一组数据:“全球有 12000 个孵化器,8000 个在中国。这 12000 个孵化器带来的公司一共创造了 160 亿美元。当中有 150 亿美元来自 YC 的公司。”这 150 亿美元指的应该是公司上市或者出售时所得收益。Dropbox 不久前上市,百亿市值。

至于如何评估 YC 在中国市场的成功,除了有更多中国公司进入 YC 训练营外,YC 的野心在于孵化一个很高估值的公司。奥尔特曼称:“更远一点的话,以后如果中国出现一个类似 Airbnb 规模的公司,它是不是 YC 带出来的。如果是,那我们就成功了。这里不会永远只有 BAT。”


题图来自:pixaba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