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诺兰带着《2001:太空漫游》首次亮相戛纳,他都说了什么?

顾天鹂2018-05-14 16:36:19

“我想库布里克曾经说过一句话,学习拍电影的最好方式就是自己拍一部电影”

在《2001:太空漫游》上映 50 周年之际,克里斯托弗·诺兰带着电影的未修复 70mm 胶片版首次出席了戛纳。该版本没有任何数字痕迹、重制特效或修正后的剪辑,将会给观众带来最接近 50 年前首映时的体验,据华纳团队说,“是一次真正的光化学的胶片创作”。

重新上映的官方海报

50 周年的这次回归获得了库布里克亲朋的支持。库布里克的女儿卡特琳娜·库布里克、长期制片人琼·哈兰共同出席了首映式,库布里克的遗孀克里斯蒂安娜说,“我很高兴电影能够以 70mm 胶片的方式重新上映,如果库布里克今天还活着,我们知道他一定会欣赏诺兰的电影。所以,我代表库布里克的家人,对克里斯的支持表示真心感谢。”

诺兰在 7 岁那年被父亲带去伦敦莱斯特广场看了 70mm 胶片版的《2001》,这成为他最早的观影经历之一,也是从那时起,他学到了电影可以是任何东西。“库布里克在 1968 年做的,就是拒绝承认你在叙事方面需要遵守某些特定规则……自那以后我就对这份经历念念不忘,我希望给予新一代观众目瞪口呆的机会。”

他还在 2014 年的《星际穿越》里完成了对大师的致敬:无论是机器人 Case 和 Tarth 的黑方造型,还是 Cooper 掉入黑洞后的长时间面罩特写,以及实体感满满的实景特效,都让人想起了 50 年前库布里克的智慧。

在两个小时的媒体谈话中,诺兰回答了一系列范围甚广的提问,以下是一些要点提炼:

反派定义了蝙蝠侠三部曲的三种类别

“对我来说,每一部都是不同的类别,这是由每一部的反派定义的。”

在拍摄 2005 年的《侠影崛起》时,诺兰并没有续集打算,原意就是拍一部独立的原创故事片。连姆·尼森饰演的忍者大师 Ra’s al Ghul 就是一个合适的反派,“一位化身死敌的导师”。

然后是 2008 年《黑暗骑士》(TDK)里的小丑,“在我看来,TDK 是一部类似于迈克尔·曼作品(《盗火线》)的犯罪剧情片,小丑是一个恐怖分子、一个任意行事的混乱代言人”。

审讯戏被认为是致敬《盗火线》里的双男主对垒

而在 2012 年的最终部《黑暗骑士崛起》里,诺兰想以“史诗片”做结,所以汤姆·哈迪饰演的贝恩,用军阀作风推动了这个目标的实现。

“改变类别和反派的属性,感觉就像是带领观众完成了一次旅行,在旅途中向他们展示了布鲁斯·韦恩的不同方面。”

他说自己是在用不同以往的黑色悬疑片角度去呈现漫改世界。“是超级英雄没错,但是它基于愧疚、恐惧等等驱动角色前行的强烈冲动。布鲁斯韦恩没有超能力,他就是个做了很多引体向上的家伙。从这个角度来说,他非常具有人性、大家也能和他产生共鸣。我想这就是我被蝙蝠侠吸引的原因。因为尽管这些故事像歌剧一般,并且比生活本身更宏大,但是他们基于能让人感同身受的人类,”

诺兰对 007 系列的热爱也是个公开的事实,在媒体提起邦德和韦恩的联系时,他承认在某些方面借鉴了 007 的元素,比如蝙蝠侠的装备提供者卢修斯·福克斯,就很像 007 里的 Q。但是他认为自己已经完成了个人版本的 007,那就是《盗梦空间》。

电影是怎么拍的,就该怎么呈现

诺兰很重视接近导演愿景的原版体验,“电影当初是以怎样特殊的方式拍的,就该以怎样的方式呈现。”

这也是为什么他更愿意在胶片上拍摄电影。“胶片仍然是适合于肉眼的最佳格式,考虑到我拍片时的那些目的,我认为这是最沉浸、最能让观众将情感投入到故事里的方式”。

他对胶片电影的坚持人尽皆知。在 2015 年还拉起了一个包括马丁·斯科塞斯、昆汀·塔伦蒂诺、J·J·艾布拉姆斯、贾德·阿帕图的好莱坞导演联盟,督促好莱坞制片厂支持濒临破产的柯达继续生产胶片。从额外的景深、与众不同的颗粒感到影像的沉浸性,这些导演认为胶片不该被制片厂摈弃,任何创作者至少都能被给予一个自由的选项,而不是被迫采用数字格式。

这多少是个逆潮流的事情,毕竟数字格式更便宜也更易后期处理,而且多数观众察觉不出格式的区别。但是在导演们的支持下,又贵又费心的胶片选项好歹保留到了今天,尽管如今只有两类电影在运用胶片:相信胶片魅力的作者电影,以及导演拥有强硬话语权的超级制作,比如《星战 7》、《东方快车谋杀案》、《八恶人》、《敦刻尔克》。

拍电影需要推动边界,他倾向于亲力亲为

《2001》教会了诺兰拍电影不需要任何规则,这是他从影生涯一直提醒自己的事情。“我们有必要持续推动边界,不要被理论上的规则所束缚。”

他一直以来都希望成为导演,但却在 UCL 选了英语文学专业。“我学英语,是因为这是我做的最好的一个学术领域。我在学习过程中发现的东西,后来极大地影响了我的写作和拍片过程。我逐渐习惯了强调批判的文学概念。”

他年轻时曾经为“作者意图与读者解读不符”而感到挣扎,但是他已与这个事实达成了和解。“在学习英语文学时我发现,叙事者会抓住一些唤醒性的符号,但他们(叙事者与读者)确实存在潜意识层级的共鸣,那是我需要学习的东西。”

诺兰没有进电影学校,不过他参加了 UCL 的电影社团,“我想库布里克曾经说过一句话,学习拍电影的最好方式就是自己拍一部电影。当你和朋友一起拍电影,你就得凡事自己做。所以在制作大型电影时,对于每个岗位我都知道得足够多,因此在片场大概惹恼了每一个人。”

凡事亲力亲为的一个典型事例,就是在拍摄《敦刻尔克》时跳进海里坐在机鼻上、自己手动拉住杰克·劳登(飞行员柯林斯)的喷火机顶盖,确保他没法将之打开。劳登感慨,“他是真的在拍电影,他就是电影制作者的确切定义。”(来自《The Making of Dunkirk》)

他的电影里也不存在第二摄制组。“如果我是导演,我就要从头到尾拍所有的镜头。我就待在摄像机旁边,我也不用监视器,我想看到事情在三维空间里是怎样展开的。”

诺兰会在今天参加戛纳大师班,探讨自己的电影创作和对库布里克的热爱。

华纳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发行《2001》的修复版蓝光碟,美国部分影院也会自 5 月 18 日起放映本片的 70mm 未修复胶片版。

题图来自《2001:太空漫游》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