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完善资料

选取头像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一年一度的日本吉祥物总选举开始了,这是一场宣传大战

江婧怡2018-05-08 06:56:56

对这场卡通皮套的大选举,日本各地政府是认真的。

今年的日本吉祥物总选举开始了,最终的表彰仪式将于 11 月 17 日到 18 日进行。

对这些卡通皮套来说,这是一年一度的大事。

Yuru-kyara,日文写作 ゆるキャラ,字面意思是“慢悠悠的胖角色”,指地方用以宣传当地产业和文化而产生的吉祥物,是近几年来日本对这一类型形象比较流行的说法,源自日本漫画家三浦纯的创造,日本出版社扶桑社将“ゆるキャラ”这个词注册为商标。日本还为此成立了专门的委员会来管理各地的吉祥物,并从 2010 年起创办吉祥物总选举大赛。

每年的总选举基本都会有上千个吉祥物参赛,大赛分为地方竞争单元和企业竞争单元,前者备受关注。在这场全国性的大赛上夺得冠军,意味着极多的曝光机会,对地方的宣传部门来说,是一次非常好的推广机会。

最成功的例子是熊本县的熊本熊。

图为熊本县的吉祥物熊本熊和爱媛县的吉祥物小黄鸡 mikan 来源:GIPHY

2011 年,也就是吉祥物总选举的第二届,熊本熊拿下了这场比赛的冠军。在这之后,熊本熊这个形象火出了熊本县和日本,在全球都有很大的影响力。当地的观光业因为这个卡通黑熊而屡创纪录,2018 年 1 月 8 日之前,熊本县还向使用熊本熊形象的海外企业收取零售价 5% 到 7% 不等的版权使用费。

诞生两年,熊本熊创收超过 1200 亿日元(约合 70 亿人民币),到 2016 年,熊本熊相关商品的销售额达到 1280 亿日元(约合 74 亿人民币),这一数字在 2017 年刷新到 1408.742 亿日元(约合 82 亿人民币)。

熊本熊成功之后,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推出了自己的吉祥物。

在 2017 年的吉祥物总选举上,共有 1157 个吉祥物参赛,其中 681 个来自地方。冠军是千叶县成田市的成田鳗君,一个结合了当地名产鳗鱼和成田机场飞机形象的吉祥物。

动物是比较流行的吉祥物形象,近 7 届吉祥物总选举的冠军得主有 6 个都是动物,比如爱媛县的小黄鸡 mikan 和须崎市以水獭为原型的新庄君。唯一一个人形吉祥物冠军是静冈县滨松市“家康君”,原型是德川家康。曾夺魁的吉祥物都将直接进入殿堂,并失去之后大赛的参赛权。

2017 年冠军吉祥物“成田鳗君”
2012 年冠军吉祥物“小黄鸡”mikan
2016 年冠军吉祥物“新庄君”
2015 年冠军吉祥物“家康君”

还有一些非官方的民间制作的热门吉祥物,比如船梨精。

它的出生地是千叶县船桥市,船桥市的匿名人士在熊本熊诞生的后一年(2011 年)推出了这款角色。船梨精曾被推荐给船桥市政府,希望能成为官方吉祥物,但遭到拒绝。随后创作者自行以船梨精的形象拍摄了船桥市的宣传短片,放到网络上并由此渐渐在全世界获得知名度。诞生 3 年,船梨精产生了超过 60 亿美元的经济效益,它甚至在 2016 年主演了一部日剧《侦探船梨精》。

发展到今日,吉祥物们甚至拥有自己的推特、脸书、Line 账号和网友互动。

图为船梨精 来源:GIPHY

美国主持人约翰·奥利弗 2015 年在他的脱口秀《上周今夜秀》中谈论了日本的吉祥物:“日本总共有 5000 多个吉祥物!如果在日本你随手丢块石头,你很有可能就砸中了一个吉祥物。”

关于吉祥物数量过多的问题,日本政府 2014 年起就意识到了。

吉祥物可以被用以推广和宣传各种各样的东西,地方政府、公益项目、当地特产、景点、建筑物,甚至监狱,政府内部的各个部门可能也有自己的吉祥物。2014 年的吉祥物总选举的“选手”比 2017 年还要多,将近 1700 名,其中 1168 名是地方选送的吉祥物。这是什么概念呢?日本 2014 年的总人口大概为 1.27 亿,平均 10 万人拥有一个吉祥物。据统计,当时在留萌市,平均每 6500 人就拥有一个吉祥物。

还有一个数据显示,经营一个吉祥物,每年需要花费 100 万日元(约合 5.8 万人民币),但吉祥物平均只会在公开场合露面 5 次。运营费用并不算高得离谱,但日本政府认为经营过多的吉祥物是在浪费公共财政,并下发了限制地区吉祥物使用的通知。

大阪在 2015 年的时候就开始行动,名册上吉祥物的数量从 92 个减少到 69 个,政府让大批吉祥物“退役”,并打算重点发展一个核心吉祥物—— Moppi 鸟。这是大阪最早的吉祥物,原型是一种本地鸟类,大阪政府计划让 Moppi 鸟成双成对出现,甚至还配上后代,认为这将有助于推动妇女和儿童问题的解决。

大阪府知事松井一郎表示:“大阪有太多吉祥物了,这让人们搞不明白吉祥物们究竟想推广些什么,以及它们想要提高人们对什么政策的认识。”

当然,大阪政府并不是要残忍地让其他吉祥物都消失,只是会通过谨慎使用、减少露面来挽救吉祥物品牌效应稀释的情况。

题图来源:GIPH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