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匈牙利总理欧尔班获得连任后,法官人人自危

Patrick Kingsley2018-05-04 07:02:20

“现在越来越糟了。”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布达佩斯电 — 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维克托(Viktor Orban)凭借承诺寻求“修复道德、政治和法律”击败对手赢得连任竞选以来,过去了不到四周时间。

就在他获得连任的四天后,匈牙利法院开始怪事频发:一连串法官接二连三地从国家司法委员会(National Judicial Council)请辞。该委员会是阻止行政干预司法的重要堡垒。

欧尔班政党坚称,这些请辞行为并无任何异常之处。不过他的反对者则担心,这些法官是在受到欧尔班政府拥护者的施压后才请辞的,皆因刚刚赢得竞选而有恃无恐的政府想要进一步逼司法部门就范。

“之前的情形并不好,”前高级法官苏珊·桑德尔(Zsuzsa Sandor)说,“但现在越来越糟了。”

而最为迫切的是,国家司法委员会原定于周三宣布一项针对汉多·通德(Tunde Hando)所受指控的调查结果。作为欧尔班的老友兼盟友之一,过去六年来,身为司法委员长的她一直忠诚且系统性地往法院安插了大量人员。

而这么多核心委员会成员的突然离职可能会阻碍调查结果的宣布,从而阻止委员会采取任何不利于她的行动,甚至让她能够更加为所欲为。

若是委员会无法再正常运行,“那么就不用奢想法官能够自主工作并进行裁决,”桑德尔法官说道,“这也意味着汉多·通德的行动将不受控制。”

匈牙利大约有 3000 名法官,这些举动已经让他们中的一些人心生警惕。自 2010 年欧尔班赢得政权并开始将匈牙利变成他所谓的非自由国家以来,他们就一直努力想保有自主性。

过去八年来,欧尔班的本土主义政策,加上他的专制本能,让他成为了全球极右领袖眼中的英雄,这其中就包括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前幕僚史蒂芬·K·班农(Stephen K. Bannon)。

欧尔班对匈牙利的民主制度进行了一系列抨击,包括它的宪法、选举制度和新闻媒介,而这给西方其他和他志趣相投的领导人提供了模板——尤其是在波兰,后者的政府自 2015 年以来就效仿了匈牙利的诸多做法。

但让欧尔班失望的是,作为变化的一部分,匈牙利法院的自主性虽被逐渐削弱,却从未被彻底摧毁。

但是在连任这一新任期的促进之下,欧尔班和他的拥护者们现在也许能够改变这一情形——不是直接掌控司法部行使司法制度,就是削弱国家司法委员会的权力。

汉多女士是匈牙利总理的老友,而她丈夫则是欧尔班欧洲议会小组的组长。由于欧尔班在 2011 年所作出的一系列变更,她随后不久就被任命为国家司法部长。

由于身居国家司法部长要职,虽然受到来自欧洲领导权监督机构的压力,汉多女士的职权因此稍微受了些限制,但她的权力依然很大,掌管着法院的财政、高级司法人员任命和行政处分的权力。

在司法机构中,只有国家司法委员会才能质疑她的决定,该委员会由 15 名法官构成,且皆由同行选出。

多年来,该委员会很少妨碍汉多女士的行动。但是自一月份选出了新的委员会成员后,该委员会就开始挑战她的权威,宣布对她的雇佣政策进行调查。

但随后欧尔班赢得了选举。四天后,新当选的委员会成员任德奇·艾格妮丝(Agnes Rendeki)自称因个人原因请辞。第二天,又有一名成员请辞。然后第三天,第三名成员请辞。

不到三周的时间,已经有 5 名成员请辞,留下的 6 名成员也可能会被他人取代。现在大家都在争论该委员会的委员人数是否足额。

2018 年 4 月 21 日,匈牙利布达佩斯,匈牙利民众点亮手机闪光灯,参加“2.0 我们才是大多数”民主示威游行,抗议 4 月 8 日举行的大选结果。图片版权:Zsolt Szigetvary / 东方IC

欧尔班的支持者、著名评论员洛瓦斯·伊斯特凡(Istvan Lovas)说,那些断言汉多女士为了支持政府而操纵司法机构的说法很是“荒谬”。

在提到欧尔班所在政党时,洛瓦斯说:“我可以给你举出许多例子,证明汉多所任命的法官是反对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Fidesz)的。匈牙利法院所做的判决中,十个里有八个是向着反对党的。”

而这一争议发生时,正值对欧尔班和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无比关键的时刻。欧尔班预定周三同欧洲人民党(European People’s Party)的高级成员会面,欧尔班所属保守政党是该党的同盟,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也是该党的盟友。

自 2010 年以来,欧洲人民党的领导就很少阻止过欧尔班的做法,但是欧洲议会越来越多的立法者已经受够了他的行为。

若欧尔班周三无法获得他们的认同,那么根据第七条指令程序的实施建议,其中一些立法者可以在九月份投票强制处分匈牙利。

就职于特尼奥情报机构的中东欧分析师、财政顾问欧蒂利亚·德汉(Otilia Dhand)认为,这反过来可能会让一些外国投资者不快——尤其是德国的投资者们,他们对匈牙利的经济发挥着重要作用。

德汉博士说:“法院将是周三的一个讨论重点。”如果欧尔班无法令人信服,“那也许会增加匈牙利面临第七条指令程序的危险,从而可能影响投资者的想法。”

不过,大多数从国家司法委员会请辞的法官都说到,他们是因为个人原因辞职的,这可能会在周三的讨论中帮到欧尔班。

但是他们辞职的时机,以及辞职发生的速度,让匈牙利的其他法官怀疑是否有更为凶险的事情正在酝酿之中。

譬如,就在法官任德奇离职前不久,有人看到她在和汉多女士面谈之后放声大哭。

一位经常批评欧尔班政府控制了司法机构的在职法官斯泽佩扎西·皮特(Peter Szepeshazi)说:“强迫离职这种说法可能太过了。不过他们可能被汉多的亲信接触过,那些人可能向他们传达过最好主动辞职的信息。”

在问到他们是否被迫辞职时,五名离职法官中,有两名拒绝作出评论,两名并未回答,而第五名,也就是任德奇法官,则坚持她最初给出的解释。

欧尔班所在政党的领袖古尔亚斯·盖尔盖伊(Gergely Gulyas)发表了一份简短的声明称,委员会的工作并未受到政治干预。

一位发言人传达他的话称,“由于匈牙利的司法机构是独立的,所以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对近日委员会中的辞职事件不持任何立场。”

虽然多方要求对辞职事件和汉多女士的总体行事做出评价,但不论是汉多还是欧尔班的办公室均未作出回应。在一次电话联络中,司法部的一位官员要求将问题用电子邮件发送过去,但是随后发送过去的邮件并未收到回复。

辞职事件已经引发了大家的怀疑,因为汉多女士有权对高级别的法官进行行政处分——这其中就包括委员会中的好几位成员——还能在司法机构中决定谁将获得晋升,谁的部门能获得资源。

桑德尔法官说,那会让一些有抱负的法官因害怕毁掉职业生涯而不敢惹怒她。

在欧尔班掌权之前,高级法官是由一个自主小组任命的。现在名义上虽然还是如此,但实际上汉多能够否决委员会所选人员,而任命她更为属意的申请人,先是让其代理该职位一年,继而让其永久担任这一职位。

汉多女士在 2017 年已经如此行事了 28 次,反对者担忧这一过程会逐渐让她在司法体系中安插效忠于她的人。

桑德尔法官说:“不是说他们会在特定案件中指示你该如何裁决,但是案件如何分配、人们如何晋升、法官受到何种处分——这些全由汉多本人说了算。”


翻译:熊猫译社 彭喻俞

题图版权:Darko Vojinovic / 东方IC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