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欧盟打算通过减少援助的方式惩罚背弃欧盟价值的国家

Steven Erlanger2018-05-03 14:34:16

“如果最终会走向分裂,其他成员国还愿意斥巨资来促进团结到什么时候?”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布鲁塞尔电 — 资金的运用是欧盟运作的重点,事关于谁给钱,谁拿钱,以及为什么能拿到钱。面对波兰和匈牙利对欧洲民主价值观的挑战,欧盟自然转向用钱来施压,至少对盛行民粹主义的两国政府施加一些影响。

本周三,欧盟公布了长期预算的提案,这通常是它官僚日常中单调乏味的时刻,但欧盟的核心斗争为此注入了新的重要性。

欧盟将在几个月内商讨出分配资金的方案,并经过成员国领导人和欧洲议会的讨论、修正和批准。

长期以来,富国向穷国转移资金一直被视为使葡萄牙、西班牙或希腊等前独裁国家民主化的一种手段。但素来枯燥乏味的操作突然有了风险——它是否会使“新欧洲”国家波兰和匈牙利成为欧盟中受到资助最多的国家。

这可不是一笔小钱。在波兰,欧盟资助占基础设施建设支出的 61% 左右;在匈牙利,这个数字是 55%。

然而,两国都因为加强了国家对新闻媒体、特别是司法系统的控制而受到谴责。这些正是欧洲对新闻自由、法治和民主透明的核心承诺。

不过,欧盟对违反欧洲价值准则的成员国施加影响或惩罚的手段却十分薄弱。切实的谴责措施可能被行使否决权,这使得欧盟难以挑战民选领导人,即使他们的执政方式令人怀疑。

但中欧问题专家亚当·莱博尔(Adam LeBor)认为,这是一项意义十分重大的挑战。“英国退欧和移民问题之外,”他在《金融时报》的文章中写道,“围绕国家认同感的新文化斗争(Kulturkampf)可能是欧盟未来统一和稳定的最大威胁。”

因此,欧盟的官僚机构欧盟委员会正在考虑将新的援助与成员国司法系统的公信力结合起来,总的原则是对欧盟开支的监督必须遵守法治和独立的司法。

这种改变试图回避关于“价值观”判断的争议,而是将讨论转向稳妥的财务管理。重要的是,财务问题的决策形式是少数服从多数,无法行使否决权。

除非由政府首脑组成的欧洲理事会投票免除罚款,否则罚款就会获批。

而且,即使罚款和削减援助生效,受到惩罚的政府仍有责任履行预算义务,用自己的税收支付农业和投资补贴。

这种过分精明的方案可能无法通过漫长的审批,即使成功,至少也要到 2021 年才能生效。但这是对蔑视欧洲价值规范的国家的一种精准打击——用钱袋子。

这一切如火如荼的原因,是欧盟正开始讨论其 2021 至 2027 年间的预算框架——鉴于英国打算脱离欧盟,并在 2020 年 12 月结束过渡期后停止支付它那一部分预算,欧盟将不得不面对资金大幅削减的问题。目前欧盟大约 10% 的预算来自英国。

与 28 个成员国的国家预算相比,欧盟的预算很少。2013 年通过的上一个七年的预算仅相当于欧盟国民总收入的 1% 左右,约 1550 亿欧元/年。

欧盟资助了波兰希尼亚多沃小学(Sniadowo)的体育馆。图片版权:Maciek Nabrdali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但欧盟大约 9% 的预算仅用于波兰,还有 2.5% 流向规模小得多的国家匈牙利

这些资金不仅反映了欧盟对援助新欧洲成员国和(以人均 GDP 为标准)较穷的成员国发展作出的非凡承诺,对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和政府的受欢迎程度也十分重要。

例如,如果没有这些地区支持基金(又称“凝聚力”基金),匈牙利的年度经济增长率将从稳健的 3% 降至 1%

当然,受援国家国会辩解,这些钱大部分都花在从德国和法国等净援助国购买设备和服务上,而且以市场消费和利润的形式回报给了这些国家。

匈牙利的政府发言人科瓦奇·佐尔坦(Zoltan Kovacs)称,将政治条件与欧盟资金挂钩的提议是一种“政治绑架”。他指出,匈牙利在 2004 年经济毫无竞争力的情况下对欧盟国家开放了市场。

他在去年说道:“不要认为欧盟的凝聚力基金是对中欧和东欧成员国的赠予。”

预计将来还会有其他有争议的提案。地区资助的分配不仅将以人均国民收入为基础,还将依据青年失业率和移民负担等其他指标。

这显然是为了帮助意大利、希腊等受难民和移民潮冲击的老成员国,以及年轻人失业率较高的西班牙、葡萄牙等南部国家。

为新成员国设立的所谓的凝聚力基金可能会被削减 6% 之多,以便为其他类型的援助腾出空间。

当然,有关削减开支的讨论也是在英国退出欧盟、以及英国对欧盟贡献巨大的前提下进行的。

法国、德国、波兰和匈牙利等国家已经表示,它们将增加未来对欧盟的资金缴纳,以帮助弥补英国脱欧带来的损失。

荷兰等国家则表示,它们不想再缴纳更多资金,欧盟应该通过缩减预算和提高效率来消化英国造成的损失。

但欧盟委员会预计将提出比现行预算更高的预算,并将目标定在欧盟国家国民总收入的 1.13% 至 1.18% 之间,而目前的预算框架通过时该比例为 1.03%。

然而,欧盟委员会副主席弗兰斯·蒂莫曼斯(Frans Timmermans)领导下的普遍情绪是,波兰和匈牙利的挑战不可以得逞,斯洛伐克和捷克共和国等显示出“非自由民主”迹象的国家,也应该明白可能出现的后果。

去年秋天捷克大选结束后,欧盟委员会另一位副主席于尔基·卡泰宁(Jyrki Katainen)的前内阁领导人尤霍·罗马卡涅米(Juho Romakkaniemi)出乎意料地在 Twitter 发文,他问道:“如果最终会走向分裂,其他成员国还愿意斥巨资来促进团结到什么时候?”

罗马卡涅米指出,波兰、匈牙利和捷克共和国是欧盟资金的最大净接受国,而这些国家的政府却沉迷于欧洲怀疑论的勾心斗角。他说:“我担心,民粹主义道路将导致欧盟自由和法治的核心价值观产生分歧,直到濒临崩溃。”

“这会让人非常伤心,也非常危险,”他补充道,“我能看出其中巨大的风险。现在三思而后行还不算太晚。”


翻译:熊猫译社 Joey

题图版权:Akos Still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