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价值观不合,WhatsApp 联合创始人简·库姆离开扎克伯格

Sheera Frenkel and Cade Metz2018-05-02 07:01:30

190 亿美元的天价收购,两个创始人都走了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2014 年,即时通讯应用 WhatsApp 卖给 Facebook 时,其创始人简·库姆(Jan Koum)说过自己有多看重通信隐私。他写道:在以监视为日常的 1980 年代的苏联长大,让他认识到了言论自由的重要性。

“对用户隐私的尊重写在我们的 DNA 里,我们创立 WhatsApp 的追求之一是对用户了解得越少越好,”在把 WhatsApp 以 190 亿美元的价格卖给 Facebook 后,库姆在一篇博文中写道,“如果与 Facebook 合作意味着必须改变我们的价值观,我们就不会这样做。”

现在,库姆准备离开 Facebook,维护自己的价值观。

本周一,Facebook 董事会成员、42 岁的库姆在社交网站上发帖称,“是时候向前走了。”他没有说明离开的理由。

不过一位公司高管透露,近年来库姆对 Facebook 在用户数据方面的立场越来越担忧。他对 Facebook 收集大量用户信息感到不安,并曾希望为这些数据提供更有力的保护。由于库姆离职的细节是保密信息,这位高管要求匿名。他补充道,库姆从去年底就开始讨论离职事宜了。

库姆的出走是 Facebook 最高调的一次离职,此前几个月关于 Facebook 的争议搅乱了社交网络。这家硅谷的公司正在就 2016 年总统大选前俄罗斯特工如何利用 Facebook 影响选民的决定、以及逾 22 亿名用户的数据缺乏保护的问题接受调查。最近,英国政治咨询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以不当手段获取多达 8700 万名 Facebook 用户信息被曝光后,用户数据安全问题备受关注。

这些争议令 Facebook 高管在如何处理这些问题上产生了分歧。 《纽约时报》三月发布的报道称,Facebook 内部就如何应对俄罗斯特工造成的影响产生了一次争论,之后公司的首席信息安全官亚历克斯·斯塔莫斯(Alex Stamos)打算离职。Facebook 还对负责游说和政策事务的华盛顿办公室高层进行了大洗牌

Facebook 拒绝对库姆的帖子发表评论。早前,《华盛顿邮报》报道了库姆的决定。

Facebook 的业务依赖于人们在其网站上花费的时间,以及允许广告商根据用户的兴趣来定向投放广告。WhatsApp 的服务没有任何广告,但近年来,它向 Facebook 分享了越来越多的用户信息

三月,在“剑桥分析”被曝光之后,曾与库姆共同创立 WhatsApp 并已经离开的布莱恩·阿克顿(Brian Acton)在 Twitter 上写道,“是时候卸载 Facebook 了”

库姆和阿克顿是在为雅虎做安全审计时认识的,他们在 2009 年创立了WhatsApp。这项起初用于告知亲朋好友是否可以发信息或交谈的服务,很快演变成一种人们普遍用来免费发送信息的方式,并且无需使用 Verizon 和 AT&T 等蜂窝网络运营商提供的服务。

在短信服务费用昂贵或还未被 Facebook 等社交网络占领的国家,WhatsApp 变得非常流行。截至 2014 年 2 月,WhatsApp 拥有约 4.5 亿用户和 50 名员工。Facebook 的收购使 WhatsApp 许多员工都成了百万富翁。

2016 年春季,库姆透露 WhatsApp 正在为所有形式的通信增加“端到端加密”(End-to-end encryption,E2EE)服务。当时 WhatsApp 在全球有 10 亿多用户。这意味着,即使是公司员工也无法看到通过 WhatsApp 网络发送的消息、通话、照片或视频,公司也无法遵守任何要求访问这些通信记录的法庭命令。

尽管库姆在公司被收购后加入了 Facebook 的董事会,但 WhatsApp 在许多方面仍保持独立运营。它的员工人数仍然很少,且都在加州山景城 WhatsApp 的办公室工作,而不是位于加州门洛帕克的 Facebook 总部。山景城的大楼外墙上既没有写 Facebook、也没有写 WhatsApp 的名字。

虽然 WhatsApp 不提供广告服务,但过去两年来,该公司一直在努力为商业机构创造通过 WhatsApp 与客户沟通的方式。

2016 年,WhatsApp 表示将开始向 Facebook 分享用户的电话号码和分析所得的数据。一年后,欧盟委员会对 Facebook 处以 1.1 亿欧元的罚款,原因是 Facebook 在收购 WhatsApp 期间误导了欧盟委员会,声称将两家公司收集的用户数据合并起来是不可能的——实际上这个说法并非实情。

去年 11 月,阿克顿离开了 WhatsApp,之后出任了 Signal 基金会的执行主席。这是一家运营加密通信应用 Signal 的非盈利组织。

据与库姆交谈过的公司高管透露,那时库姆还与其他人透露过他对 Facebook 数据和隐私政策的不安。这位高管表示,尽管库姆本人与 Facebook 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相处融洽,但他觉得公司董事会对他关注的隐私和安全问题只是口头应付而已。

这位高管称,特别是整个 2017 年来,库姆一直在努力对抗来自董事会的压力——允许在WhatsApp 上做广告。这让他感到疲惫。

这位知情人士补充道,Facebook 打算本周晚些时候再宣布库姆的离职。Facebook 希望先度过周二和周三在加州圣何塞举行的年度开发者大会,但《华盛顿邮报》的报道使得这些计划落空。

“简和布莱恩的离职意味着 Facebook、WhatsApp 和 Instagram 都被马克·扎克伯格这一个人控制得更紧了,”前 Facebook 经理,现“人道科技中心”(The Center for Humane Technology)顾问桑迪·帕拉克斯(Sandy Parakilas)说,“这种集权控制对所有产品的用户来说都是不利的。”

通信服务部门的一名工程师表示,库姆的离开对 WhatsApp 的员工是一个重大打击。由于担心遭到报复,这名工程师要求匿名。WhatsApp 的团队对保护隐私的贡献有某种程度的自豪感,联合创始人的离开让很多人怀疑 Facebook 现在是否会利用 WhatsApp 追踪用户数据,并最终在上面放广告。

扎克伯格在库姆发表于 Facebook 的帖子下评论说,他将怀念与库姆共事的日子。

“我很感激你为将世界连接起来所做的一切和你教给我的一切,包括加密技术,以及它从集权系统中获得力量并还给人们的能力,”扎克伯格写道,“这些将永远是 WhatsApp 的核心价值观。”


翻译:熊猫译社 Joey

题图版权:Manu Fernandez / 东方IC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