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伊朗摄影师阿巴斯·阿塔尔去世,他记录了伊朗革命

Neil Genzlinger2018-05-01 20:07:25

“我感兴趣的是宗教在政治、社会、经济,甚至心理方面的影响。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用宗教定义自己的身份。”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生于伊朗,纪录了世界范围内包括伊朗革命在内的剧变事件,并对事件中宗教的角色尤其感兴趣的摄影师阿巴斯·阿塔尔(Abbas Attar)上周三于巴黎去世。享年 74 岁。

他所属的玛格南图片社(Magnum Photos)宣布了他去世的消息,并没有透露死因。

阿巴斯以其带有观点的戏剧化黑白照片而知名,这一风格在他汇集了照片和文字、类似日记的摄影集《伊朗日记 1971-2002》(Iran Diary 1971-2002,2002 年出版)中尤其明显。1979 年,当推翻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国王(Shah Mohammed Reza Pahlavi )的革命开始时,阿巴斯支持这一改变,但很快他就对夺取政权的阿亚图拉·鲁霍拉·霍梅尼(Ayatollah Ruhollah Khomeini)失去了信心。

“革命开始的时候还是民主革命,”《多伦多星报》(Toronto Star)2013 年引用他的话说,“那曾是我的国家、我的同胞和我的革命。然后,慢慢地,革命被劫持了。”

他说,革命的转折点是一场秘密审判后对四位将军的处决。他拍摄了他们被放置在停尸房的尸体。

“极端主义者总会获得胜利,这就是我从革命中学到的主要教训,”他说,“极端主义者们随时准备杀戮、监禁、拷打——你能想到的一切。所以他们能赢。”

阿巴斯 1944 年生于伊朗靠近巴基斯坦的边境地区(关于他生平的信息很少)。当他还是小孩的时候,他家搬到了阿尔及利亚。他说,在那个国家的独立战争中长大,激发了自己记录政治事件的兴趣。

他自学了摄影,早期工作之一是在 1968 年墨西哥夏季奥运会期间为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工作。1980 年代中期他回到了墨西哥,用三年的时间游走墨西哥各地进行拍摄,并在 1992 年结集出版了《重返墨西哥:面具之外的旅程》一书(Return to Mexico: Journeys Beyond the Mask)。

1970 年代他为法国图片社西帕(Sipa)和伽玛(Gamma)工作。1970 年代早期他身处非洲,报道尼日利亚比夫拉战争后的故事和其他事件。然后他回到了伊朗。

“我来自伊朗,”2015 年他告诉 Vice,“但当时我并没有特别觉得自己是伊朗人。但我确实也感到必须要改变了——你不能让一个国王为整个国家的重要决定负责。”

随着情况变得越来越不稳定,他意识到革命者们并不比自己推翻的政权好,他也面临着来自朋友的压力。

“他们敦促我不要把革命的消极一面展示给世界,”阿巴斯说,“暴力应该来自国王一方,而不是来自抗议者们。我告诉他们,那也是我拥戴过的革命,但我仍然需要尊重自己作为记者的荣誉,如果你愿意,也可以说我是个历史学家。“

1980 年代他离开了伊朗,17 年后才回来。然而革命已经激发了他对全世界人民顶着神的名义所作所为的兴趣。

2009 年,他在《英国摄影杂志》周刊(British Journal of Photography)的视频采访中说:“(革命爆发)两年后,可以很明显地看到,伊斯兰教并不会止步于伊朗的边境,它大大地超越了边境。”

他从此开始审视这一现象,最终在 1994 年出版了名为《真主伟大:穿越激进伊斯兰之旅》的摄影集(Allah O Akbar: A Journey Through Militant Islam),记录了自己在 29 个伊斯兰国家的旅程。

解释为什么自己会审视基督教、异教、佛教和其他宗教时,他说:“当你开始信神的时候,最好一直信下去。”他表示,这不是对个人信仰的审视,它会让人看清楚信仰在其他领域里是如何被利用和扭曲的。

“我感兴趣的是宗教在政治、社会、经济,甚至心理方面的影响,”他补充道,“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用宗教定义自己的身份。”

目前我们还不清楚他去世后还留下了哪些亲人。

虽然他的工作常让他置身于争端地区,但阿巴斯并不太喜欢拍摄鲜血和武器的图片。

“大部分自称是战争摄影师的摄影师并不是真正的战地摄影师,而是战斗摄影师(battle photographer),”他在视频采访中称,“战争不仅仅是战斗中的砰砰爆炸声,它是个非常非常复杂的现象。因为它们拥有源头,需要一定时间酝酿,然后才会爆发,之后还有相应的后果。我更感兴趣的是为什么会爆发战争,以及战争之后的事儿。”

他对于工作会让自己陷身危险中不太在意。

“他们说这是‘勇气’——好吧,你必须得勇敢(才能拍摄战争),”他表示,“但对我来说,勇气不过是想象力不够。你不能去想象坏事儿会降临到你身上,这样你才会走向战场。”


翻译:熊猫译社 Harry

题图来自:Abba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