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违背“开放获取”原则,《自然》杂志机器学习新刊遭到抵制

蒋亦凡2018-05-02 07:01:26

回顾历史,这场抵制并不让人意外。

国际著名科学期刊《自然》(Nature)在去年 11 月宣布,旗下一份新刊《自然·机器智能》(Nature Machine Intelligence)将于 2019 年 1 月创刊。4 月 18 日,后者宣布正式接受投稿,却不曾想,招致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界的一场大规模抵制。

发布在俄勒冈州立大学网站上的一封公开信指出,机器学习界长期积极探索学术资料的“免费和开放获取”(free and open access),而《自然》的这份新刊却依然延续了学术出版界惯行的、向作者和使用者收费的封闭获取(closed-access)原则,因此公开信的签署人决定:不会向这份刊物投稿,或参与它的评审、编辑工作。截至发稿时,这份公开信上已有 1898 人签名,其中至少 51 人来自中国的大学或科研机构。公开信落款的联系人,俄勒冈州立大学计算机科学荣誉教授 Thomas Dietterich 4 月 29 日在推特上发布的此公开信的推文,已有近 1100 次的转发和超过 1700 次的点赞。

《自然·机器智能》网站截图


俄勒冈州立大学计算机科学荣誉教授 Thomas Dietterich 介绍公开信的推特截图

公开信同时提到:事实上早在 2001 年,《机器学习期刊》(Machine Learning Journal)的编委会就全体辞职,并成立了一份零成本开放获取期刊《机器学习研究》(Journal of Machine Learning Research, JMLR),用它服务于知识社群,让它能够即时(immediate)而广泛地获取期刊文章,而且不让任何人因为成本问题而被排除在外。

信中指出:在 JMLR 之后,“几乎所有的重要机器学习发表平台”都不向发表和获取文章收费。它最后总结道:在机器学习研究领域,封闭获取和向作者收费将不再拥有任何位置,《自然》发布这么沿袭旧制的新刊是倒退行为。

如果回顾历史,这场抵制并不让人意外。

2001 年《机器学习期刊》编委集体辞职时,也发表过一封公开信,信中写道:在互联网兴起之前,机器学习界的确受益于学术期刊的商业出版模式,但时代已经变了,互联网已经使得论文可以轻松流传,而商业期刊依旧向科研机构或研究者个人收取高额的访问费用。但是,论文作者却不会从中分得任何经济回报,而出版商也没有让论文得到尽可能广泛的流传。因此这种模式一无是处。而他们创办的新的开放获取期刊,不仅免费,而且编委会有权确保对文章进行严格的同行评审,而作者则持有文章的版权,可以自由传播文章的电子版,或供其他出版机构发表,唯一的条件,是注明出处。

与开放获取相关的另一起著名事件是 2013年开放获取倡导者 Aaron Swartz 与 Jstor 的诉讼和他的自杀。年轻的 Swartz 是Reddit 网站创始人,RSS 协议和 Creative Commons 共享版权框架的发起人之一。2010 到 2011 年,他用非常规手段从学术资源库 Jstor 下载大量论文试图用于公开分享,因而招致后者起诉。

2013 年,面临重刑和巨额罚款的前景,Swartz 自杀。纪录片《互联网之子》(The Internet's Own Boy)就是对这一故事的记录。此事让 Swartz 和开放获取运动阵营的观点在全球范围被放大,人们意识到:商业学术出版的封闭性是违背公共利益的。因为大多数的科研都受到了公共资金资助,因此其成果应该被免费用于实现公共利益,而商业学术出版集团却利用这些科研成果,一边向读者收阅读费,另一边向作者收发表费,同时却不向同行评审者支付酬劳。在互联网极大降低发行成本的时代,它们的收费标准已经无法被合理化。这种封闭性阻碍了学术成果的交流与知识的进步。

开放获取倡导者 Aaron Swartz 图片来自豆瓣电影

正是因此,在各个学术领域涌现出大量开放获取期刊(open access journal)的同时,一些具有黑客色彩的论文共享网站也悄然兴起,其中 Sci-Hub 和 LibGen 在2015年遭到国际学术出版寡头爱思唯尔(Elsevier)的起诉时,得到了包括电子前线基金会(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在内的全球公众的广泛声援。

一项研究显示:2013年,世界上最大的五家学术出版公司 Elsevier、Taylor & Francis、Wiley-Blackwell、Springer和Sage 占去了当年全部论文发表量的 50%,在社科领域甚至达到 70%。产业的集中化让这些寡头的利润率都超过 30%,有的甚至超过 35%,因此有人说,它们比 Google 和苹果还赚钱。

它们的收入主要来自高校和科研机构图书馆的订阅费,但是高昂且快速上涨的价格让图书馆不堪重负,因而在 2012 年就出现过一轮抵制购买的运动,被称作“学术之春”(戏仿“阿拉伯之春”)。但是,追求在知名期刊发表文章寻求学术认可的大学体制,让在这些封闭期刊上发表文章长期是“刚需”,使这些出版寡头的地位难以被撼动。

据路透社消息,在本次抵制事件发酵的同时,《自然》杂志的出版商 Springer Nature 正在准备于 5 月初在法兰克福上市,首次公开发行规模达到 16 亿欧元。

题图来自Flickr用户h_pampel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