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在右翼抬头的意大利,移民都已经体会到了哪些变化?

Elisabetta Povoledo2018-05-03 07:34:19

“每一堵墙都会减缓社会或者社区的进程。”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意大利塞斯托-圣乔瓦尼电 — 70 年以来,位于米兰市郊的塞斯托-圣乔瓦尼(Sesto San Giovanni)都是左翼的堡垒,吸引了意大利南部较穷地区的大量移民前来此处的工厂工作。

但最近变化很大。这里的工厂纷纷关闭;最近到来的移民并非来自意大利的南部,而是其它国家;右倾势力打破了左翼长期不受挑战的控制,于去年 6 月赢得了市政选举。

如今,如果意大利有一个地方能看到国家的经济和移民问题碰撞,那就是塞斯托。如果有一个地方能衡量右翼是如何把反移民的影响渗透进了政治和社会,那也是塞斯托。

全国范围内,自从意大利上月的无结果选举(指没有单一政党获得了组阁需要的选票,需要组成联合政府)后,政治领导人们一直在努力组建政府,但隐晦表达了意大利优先的五星运动反移民右翼联盟(League)都可能跻身其中。

但九个月来,塞斯托的移民(当地拥有 8.1 万居民,移民占总人口的 19%)已经尝到了生活在右翼统治下的滋味。

几十年来,塞斯托都是左翼的堡垒,来自意大利南部的移民涌进这里的工厂寻找工作。现在,很多工厂都关闭了。

新任市长,40 岁的罗伯托·迪斯特凡诺(Roberto Di Stefano)表示,自己既认同前总理贝卢斯科尼的意大利力量党(Forza Italia),也认同右翼联盟。

他在一次采访中吹嘘道,他上任以来已经驱逐了 230 名非法移民,还要求中央政府派遣军队来巡逻街道。

他还控制了城市的公共住房,驱逐了住在拥挤宿舍、按床位付费的移民,把优先权给了意大利公民。与此同时,他还阻止了前任政府批准的一座清真寺修建工程。

当涉及到应对全意大利市长都面临的经济问题时,迪斯特凡诺将意大利公民的需求放在了首位,“我们发出了不一样的信号,”他说道。这就是为什么他领导的政府一直在联系那些给塞斯托公共服务造成压力的移民所属国家的使馆。

“我们告诉他们,先生们,意大利或者市政府没有义务来照顾你们有需要的公民,所以请处理这些事儿,”他说道。

当被问到有没有使馆回复他后,他的答案很简短:“没有。”

迪斯特凡诺的批评者们说,最新的移民是受到其削减公共服务(比如关闭了两家公共日托中心)影响最大的人。但除此之外,早先来到塞斯托的移民表示,在其政府下的生活越来越隐晦或是明显地显示出:他们不受欢迎。

塞斯托的新右翼市长罗伯托·迪斯特凡诺在纪念二战结束、意大利从法西斯主义中解放出来的解放日庆典中身系一条肩带。

生于喀麦隆的 31 岁医生安迪·恩甘索(Andi Nganso)对此深有体会。他 12 年前来到意大利学习经济和医学,他在职的诊所位于市区以北 30 公里的坎图(Cantù)。此前,一名病人拒绝接受他的治疗。

“她告诉我,‘我永远不要一个黑人医生摸我,’然后她就走了,”他说,“谢谢啊,现在我有 15 分钟时间可以喝喝咖啡了。”他在自己的 Facebook 页面上调侃到。

“如果某种说话方式,某种表达方式被合法化了,这种小事就会不可避免地发生,”恩甘索表示,“种族歧视是被煽动起来的。”

迪斯特凡诺说,几周以前,他会见了恩甘索医生并表达了自己的支持。

尽管恩甘索医生感谢这一表态,他也指出,阻止清真寺修建和削减公共服务不是让人舒服的信号。他说:“要说我不担心是不可能的。”

但迪斯特凡诺对于阻止修建清真寺这件事特别坚决,后者在他口中会成为“一个贫民窟”,吸引成千上万的穆斯林,面临着脱离意大利法律和传统的控制的风险。

“如果同意了这个(清真寺),明天他们就要组建一支穆斯林足球队,建一所穆斯林学校,一个穆斯林游泳池,”——也就是种族融合的反面,他说道。

对于早就抵达的移民来说,这个区域也变得越来越不欢迎他们了。生于喀麦隆的 31 岁医生安迪·恩甘索对此深有体会,他最近遇到的一名病人称自己拒绝被一名黑人医生触摸。

这一挫折并没有让塞斯托约 5000 人的穆斯林社区退步,他们继续在一系列的诉讼中为自己争取祷告的场所。

负责清真寺修建的米兰塞斯托伊斯兰中心主任阿卜杜拉·特齐纳(Abdullah Tchina)指出,很多塞斯托的穆斯林已经在此生活几十年了。

“穆斯林社区扎根于此,”而且需要一个庄重的地方去祈祷,他说道。

31 岁的阿斯玛·奎多达(Asmaa Gueddouda)生于意大利,父母是阿尔及利亚人。她说:“我们是城市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她满 18 岁的时候,获得了意大利国籍。

“我们是第二代移民,不断听到把伊斯兰教和移民联系在一起的说法对我们是冒犯。这暗示着我们是外来团体,尽管我们自己并没有这样的感觉,”她说道。

煽动对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恐惧是右翼反复使用的手段。在竞选期间,联盟党的领导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表示,自己会关闭任何非法的清真寺。

实际上,意大利境内的清真寺两只手就数得过来。这意味着,大部分穆斯林是在临时的祈祷大厅里做祷告的。

男性穆斯林在塞斯托-圣乔瓦尼的伊斯兰文化中心祈祷。市长阻止了一座上届政府批准的清真寺修建项目。

如果能建起来的话,塞斯托清真寺会复兴城市一处已经被废弃的区域,特齐纳说道。

他说:“每一堵墙都会减缓社会或者社区的进程。”意思是指迪斯特凡诺当选后不久,新市长拒绝允许下辖的穆斯林们在一处当地场所庆祝自己最隆重的宗教节日古尔邦节,而之前他们已经这样庆祝了几十年了。

“当这类阻拦变多,(穆斯林)社区会认为自己被剥夺了应有的权利,”特齐纳说道,“这也是消极思想出现的时候。”

塞斯托当地最资深的神父,莱昂·斯特凡诺·努佐莱塞(Leone Stefano Nuzzolese)说,城市最棘手的问题,也就是经济和社会的问题,实际上来自散落城市各处的废弃工厂。

“除非这个问题得到解决,城市的发展会一直停滞,”他说道。他还表示,通过诋毁移民来激发民粹情绪不过是一种“零成本”转移视线的方式——因为大部分的移民没有投票资格。

资深义工,如今和移民母亲共事的帕特里齐亚·米内拉(Patrizia Minella)称,塞斯托一直以来都是“重要的(民族)熔炉”,最开始是意大利人来此处的工厂工作。

“三代都住在这里的家族一只手就能数过来,”她说,“(移民)是没法阻止的、历史性的现象。”

很多新近抵达的人表示,自己在这里看到了未来。

“我喜欢生活在这里,和意大利人生活在一起,”伊卜提塞姆·马布鲁克(Ibtissem Mabrouk)说道。她九年前从突尼斯搬到了意大利,现在是一名翻译,多数时候为阿拉伯妇女服务。

她表示,她感觉自己已经融入了塞斯托,想要在这里养育自己的两个儿子。“我是阿拉伯人,”她说,“我为此感到骄傲,但我喜欢意大利人教育自己小孩的方式。”


翻译:熊猫译社 Harry

题图及文内图片版权:Nadia Shira Coh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