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酝酿中的隐私法规,其实会让 Facebook 和 Google 更强大

Daisuke Wakabayashi and Adam Satariano2018-04-27 07:06:55

“我担心很多人已经对通用数据保护法案寄以厚望,我不确定它是否能达到人们的期待,这取决于它将如何实施。”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旧金山电 — 欧洲和美国的传统观念认为,我们需要监管硅谷的数字巨头以迫使它们尊重人们的线上隐私。

但新规则可能反而会加强 Facebook 和 Google 的霸权,并扩大其在互联网方面的优势。

而下个月,这就可能变成现实。届时,欧洲将颁布全面的新法规,将人们的数据隐私放在首位。新法规要求技术公司征求用户对其数据的许可,而这可能会有利于 Google 和 Facebook。这是因为谨慎的消费者更倾向于信任熟悉的名字和它们的信息,而不是陌生的新手。新法规可能会阻止那些没有足够的资源去遵守规则的初创公司与大公司竞争。

近年来,另有一些监管措施尝试加强线上隐私监管,但也无助于削弱最大科技公司的权力,最终并没有给互联网巨头造成损害,反倒帮了它们。

多伦多大学市场营销学教授阿维·戈德法布(Avi Goldfarb)研究了隐私条例对竞争的影响。戈德法布 2013 年与人合著了一份报告,该报告认为隐私条例可能是反竞争的,因为年轻的公司征得用户对其数据的同意的成本,通常要远远高于老牌公司。他说,“隐私条例对老牌公司有利。”

所有这一切可能会使 Facebook 和 Google 变得更加强大,不过这似乎还是一个遥远的前景。硅谷的公司几个月来一直在接受仔细的审查,以弄清楚它们如何收集和使用人们的数据。而当政治研究公司剑桥分析收集了多达 8700 万 Facebook 用户的个人信息这一事件被曝光后,Facebook 便麻烦缠身。这导致美国国会要求 Facebook 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本月到华盛顿接受盘问

Google 也在努力解决其在线视频服务 YouTube 的相关问题,因为立法者担心该搜索巨头的数据收集机制和 Facebook 一样强大(如果不是更加强大的话),而它试图回避立法者

与此同时,诸如巴西和阿根廷这样的国家正在探索欧洲式的隐私法规,进一步审查科技公司的广告业务模式。在本月的扎克伯格听证会期间,美国立法者也对如何监管硅谷表现得更为开放。

然而,过去在隐私监管方面的尝试基本无益于削减科技公司的权力。不妨想想早前欧洲试图遏制 Facebook、Google 及其它公司的权力之后,都发生了些什么吧。

2014 年,欧洲最高法院裁定人们在网上有“被遗忘权”,这意味着他们可以要求 Google 和其它数据公司删除跟他们有关的搜索结果。自那时起,Google 便成为了首席仲裁者,因为这家公司负责确定每个删除请求的命运。

另一条 2011 年的欧洲法律要求,网站必须提醒访问者注意收集浏览历史数据的“cookie”跟踪器。这很大程度上变成了令人分心的烦恼,而且并没有改变科技公司的运营方式。人们通常会接受跟踪以摆脱弹出式警告,却不会阅读有关跟踪的详细信息。

眼下,数据隐私引发的轩然大波也没有减少 Facebook 和 Google 的业务,和人们对它们的使用。扎克伯格本月表示,剑桥分析丑闻对 Facebook 业务没有实质性影响。预计本周 Facebook 公布的季度盈利报告将显示销售增长。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周一称,由于广告业务持续增长,该公司最近一个季度的营收增长了 26%

Facebook 和 Google 的发言人都拒绝发表评论。

在欧洲,未来的数据隐私法被称为“通用数据保护法案”(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这些规定将限制科技公司收集、存储和使用该地区人员的个人数据的方式。数据隐私法将于 5 月 25 日生效,要求科技公司以简单而明确的语言解释它们打算如何使用人们的个人信息,并详细说明其它实体可以访问该数据的内容。科技公司再也不能隐藏在复杂的、经常被忽略的用户协议之后,而且必须在用户充分了解其数据可能的去向后征得他们的同意。

准备隐私法制定的律师、顾问和企业表示,约束大型科技公司不是本次欧洲立法的主要目标。

新的限制会帮助业已强大的互联网公司,这一观点也令一些隐私权倡导者感到愤怒,他们指出,这是一个被科技巨头用来阻止未来监管的老套论点。

但 Family 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董事尼古拉斯·科林(Nicolas Colin)认为,“人们倾向于将许可授予他们信任的公司。更严格的规则增强了这些公司的实力,因为它们拥有关键资产,那就是信任。”Family 是一个位于巴黎的创业加速器。

欧洲隐私法可能通过限制个人数据流动来压制定向广告,但像 Google 和 Facebook 这样的公司仍然拥有优势,因为广告商很可能会转向具有覆盖面和庞大受众的服务,就像在超级碗期间购买广告一样。Facebook 月活用户数量超过了 22 亿,Google 的 YouTube 月活用户数量则达 15 亿。

欧洲数据保护监管者乔瓦尼·波提切利(Giovanni Buttarelli)参与了隐私法的制定,他表示,隐私法的影响大部分取决于监管机构,监管机构不仅制定法律,而且要对抗资金雄厚的说客和律师团队。Google 和 Facebook 将由爱尔兰数据管理机构进行监督,因为它们的欧洲总部位于爱尔兰。波提切利说,欧洲各国约有 2500 名人员致力于这一工作。

“与布鲁塞尔和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的说客相比,这简直不值一提,”他说。布鲁塞尔和斯特拉斯堡是欧盟委员会和议会所在地。

他表示,大型科技公司确有优势,但也将接受严格审查。法律的执行偏向于那些处理最为私人的数据的公司。

“成为科技巨头有利有弊,”他说,“我们想要以不同方式对待中小企业。”

前 Google 隐私工程师约纳坦·逊格尔(Yonatan Zunger)现在为人力资源初创公司 Humu 工作,他说,欧洲正在以“高得多的标准”要求 Google 和 Facebook 征得用户的同意。他表示,这些公司现在不能将数据共享作为使用他们产品的条件,因为它们需要用户自愿授权同意,而小公司并没有要求遵循相同的标准。

不过,有迹象表明大公司正在适应新的隐私准则。

Facebook 上周推出了一份新的知情同意书,请求全球的用户(而不仅仅是欧洲用户)接受其定向广告并允许脸部识别等功能。它还限制了对 Acxiom 等数据中间商的访问,向隐私权倡导者作出让步。

Google 花费数年时间准备新规则,并已停止扫描 Gmail 邮件中用于定向广告的关键字。最近,Google 为发布商引入了一种新的营销产品,这种产品不是依靠个人信息,而是根据网站上其它文章或内容的上下文展示广告。

作为回应,隐私权批评者质疑了 Facebook 新的知情同意书,称他们打算继续鼓励用户广泛分享信息。Google 则因为其最新的欧洲用户知情同意政策受到了抨击。该政策采用开放式语言,批评者称这违反了欧洲隐私法的原则,因为隐私法要求公司以具体、明确的方式征求用户的同意。

新美国开放技术研究所(Open Technology Institute at New America)是一家总部设在华盛顿的智囊团,其高级顾问本·斯科特说:“我担心很多人已经对 GDPR(通用数据保护法案)寄以厚望,我不确定它是否能达到人们的期待,这取决于它将如何实施。”


翻译:熊猫译社 刘溜

题图版权:视觉中国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