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因为公众非常不满,芬兰叫停全民基本收入试验

Peter S. Goodman2018-04-25 15:18:07

这一项目在芬兰的终止并不意味着大家对这一理念失去了兴趣。在旧金山湾区、加拿大安大略省、荷兰和肯尼亚,其他类似的实验正在进行或处在探讨之中。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伦敦电 – 有这样一种观点,要想提振经济,最简单同时也是最好的方法可能就是:发钱给民众,且不规定钱该如何使用,也不对其用途进行设限。芬兰已经对这一观点进行了一年多的验证。

这个所谓的无条件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的实验吸引了全球的目光,因为在这样一个对不平等和自动化深感忧虑的时代,这可能是一种重塑经济保障的方式。

如今,这个实验接近了尾声。芬兰政府决定今年过后不再继续为该实验提供资金,这是因为芬兰公众对政府慷慨发钱、而其受助人却无需找工作这一做法大为不满。

其实,芬兰今年已经对实验规则做了些变动,失业人士除非积极寻找工作或参加工作培训,否则会有失去补助的危险。

“很遗憾这个实验会以这种方式结束,”实验负责人奥利‧康加斯(Olli Kangas)说,“政府之前选择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基本收入是无条件的。现在他们奉行条件制。”他来自于芬兰政府机关基莱社保署(Kela),该机关管理着很多社会福利项目,在基本收入实验中发挥着主导作用。

这一项目在芬兰的终止并不意味着大家对这一理念失去了兴趣。在旧金山湾区、加拿大安大略省、荷兰和肯尼亚,其他类似的实验正在进行或处在探讨之中。

在世界的大部分地区,作为一种能更为公平地传播全球资本主义恩赐,同时缓和工人担忧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将夺走他们工作的潜在方式,基本收入这一理念仍然具有吸引力。

但是芬兰政府做出的在 2018 年年末停止这一实验的决定,凸显了基本收入这一概念所具有的挑战。芬兰和其他大陆的许多民众,对政府白白送钱却不要求受助人工作这一理念恼怒不已。

“没有接受中等教育的年轻人存在着一个问题,有报道说那些人并没有去找工作,”赫尔辛基大学社会政策学教授海基‧希拉默(Heikki Hiilamo)说道,“有一个担忧是,有了基本收入后,他们会待在家里面玩电脑游戏。”

几个世纪以来,思想家们一直支持基本收入这一理念。社会哲学家托马斯·莫尔(Thomas More)、放任主义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和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均对这一理念表示过支持,而来自于不同领域的支持让这个理念的吸引力更甚,以至于世界上大部分地区都将其视为现代解决经济焦虑的方法。

硅谷的科技人员曾表示,基本收入会让人类积极探索用机器人节省人力的做法,而无需恐惧这样做所导致的大规模失业。

芬兰的基本收入实验随机挑选了 2000 名失业人员,这些人每月能获得 560 欧元的补助,他们可以随意使用这笔钱。

劳工权益倡导者曾把基本收入视为在工人之中增加谈判的筹码,从而让那些在没有前途可言的职位上工作的人不用太过担心薪水过于低廉。

其他人的基本收入也提高了,以便让父母能有更多的时间和孩子相处。

芬兰的目标则审慎而务实。政府希望基本收入会让更多人去寻找工作,从而提振国内疲软的经济。

在芬兰传统的失业保障项目下,失业者们实际上对接受临时性工作或者自己创业并不积极,因为额外的收入会让他们丧失补助资格。

2017 年开始的基本收入实验将会持续到今年年底,该实验从 25 岁至 58 岁的失业群体中随机挑选了 2000 人每月发放 560 欧元的补助。受助人可随意支配这笔津贴——做生意、找工作、上学——无论如何使用都不会影响补助。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芬兰政府非常想知道人们会怎么做。实验数据将会在明年公布,以供学术界分析这一实验的成果。

与此同时,芬兰已经开始考虑对其社会服务项目进行大幅度的修改。它正在研究一项目前正在英国实施的社会福利政策:所谓的统一福利金(universal credit),这一政策实施后,现有的政府救助金都将一月一次性付清。

“社会保障体系很是支离破碎,而且官僚主义严重,”探究整顿该体系的项目的负责人丽莎‧海纳马基(Liisa Heinamaki)说,“关于基本收入的探讨还没有结束,不过它现在被纳入更广阔的讨论之中。”

在英国,统一福利金的这一转变把贫困人士弄得晕头转向,而在从旧体系转向这一新体系的过程中,他们中许多人失去了政府的补助。对一些受助人来说,这一转变会带来更多的好处,但最终很多受助人会得到比之前更少的补助。

芬兰素以慷慨的社会保障体系著称,而英国的保障体系则可能无法提供基本收入本应保障的东西:确保社会中的每个人都能有食物和住所。

这也可能是基本收入在芬兰后劲不足的原因:它实际上是多余的。

国家提供医疗保健。大学费用全免。失业人员能拿到高额的失业补助,还能接受全球最有效的培训项目。

“在某种意义上,”社会政策学教授希拉默说,“芬兰早已经有基本收入保障了。”


翻译:熊猫译社 彭喻俞

题图及文内图片版权:Janne Körkkö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