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王储继续推动社会改革,沙特阿拉伯刚刚举办了史上首个时装周

Elizabeth Paton2018-04-19 07:20:08

这里的女性一直在等待一个闪耀的时刻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沙特阿拉伯利雅得电 — 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膨胀的自我以及又尖又细的恨天高——在纽约、巴黎和米兰举办的国际时装周总是给观众一种超现实的观感体验。然而上周,就在沙特首都利雅得举办阿拉伯时装周的前夜,这里的发布会背景却大有不同:沙尘暴和雷暴山雨欲来,也门胡塞叛军发射的导弹呼啸着掠过头顶。

后勤工作也是乱成一团。种种迹象都表明,作为社会和经济变革席卷沙特阿拉伯这个全球最保守国家之一的又一例证,时装周并未如计划的那般顺利。

吉达(Jeddah)市的奢侈品顾问梅里亚姆·莫萨利(Marriam Mossalli)表示,这是沙特阿拉伯第一次举办正式的时装周,“外界认为沙特女性在设计与衣着打扮上与时代脱节,此次时装周是改变外界这一观点的一大契机。沙特女性为这一闪耀时刻已等待多年。”

然而,此次时装周差点就没能办成,尽管这或许并非你所以为的原因所导致。

作为阿拉伯时装周的主办方,阿拉伯时装协会(Arab Fashion Council,迪拜的一家非营利组织,去年 12 月在利雅得设立了办事处)为此已筹划了五个月,并将时装周初步定于 3 月 25 日,结果却因上个月数十位外国记者、买手以及模特未能及时获得入境签证而遭推迟

三周之后,时装周重返议程,计划举办的时装发布会共计 16 场。受邀担任嘉宾设计师的法国著名时装设计师 Jean Paul Gaultier、意大利设计师 Roberto Cavalli 和其他出席人士纷纷从世界各地飞来沙特。

社会与经济变革席卷沙特阿拉伯,首次在利雅得举办的阿拉伯时装周正是此番浪潮的最新例证之一。

到了周三晚间,也就是时装周的开幕之夜,富丽堂皇的丽思卡尔顿酒店大堂内,数十位身着传统长袍的时髦女性纷纷举起手机拍照,此时距离首位模特计划登台时间还有 45 分钟。

令她们失望的是,时装周主办方在 WhatsApp 上发布的一份声明显示,如今时装周又将再度延期 24 小时。原因?天气恶劣。搭建在豪华酒店开阔空地上的秀场帐篷显然尚未完工,使用方面也存在安全隐患。

一股绝望的情绪在设计师中弥漫开来。无论是本土设计师,还是来自黎巴嫩、埃及和意大利等国的国外设计师,无一例外都是瞄准了沙特富裕的消费群体。很多仅参加开幕之夜的嘉宾飞来沙特后才接获时装周延期的临时通知,大感诧异。

用 Uber 叫车去机场的莫萨利呷了一口热可可,说道:“我很沮丧,因为这表明我们能力不足、组织混乱,但实际上我们绝不是这样。”她表示,由于时装周组织混乱,以及阿拉伯时装协会所提及的恶劣天气,沙特政府的公共娱乐部(General Entertainment Authority)接管了时装周的筹划工作,秀场帐篷建造也在公共娱乐部的管辖范畴。

或许是因为当地几乎没有进行时装周的营销,面向利雅得女性的门票销售一直都很惨淡。部分品牌因缺乏沟通而退出了时装周,这可能也影响了门票的销售。

莫萨利表示:“主办方需要统一口径,讲出事实情况就可以了。对于我们来说,这(临时通知延期)简直就是在重要时刻传递出错误讯息;本周所有的设计人才齐聚此地,结果实在是太令人失望了。”

努拉·宾特·费萨尔公主(Noura Bint Faisal)出席阿拉伯时装周开幕式。

就在两年前,在沙特阿拉伯举办首个时装周这一高调、高风险的计划恐怕还会被人斥为是痴人说梦。而举办时装周正值沙特阿拉伯王国实际统治者——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主导一系列经济和社会改革宏大计划的时代背景。

受迪拜等较小的海湾邻国成功经验的鼓舞(或失败经历的影响),沙特阿拉伯正试图摆脱对石油和天然气收入的依赖,并将自己重新定位为一个充满活力的商业休闲之国,吸纳外资、吸引游客。

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一直致力于尽快解除由来已久的各种严苛的社会限制,其中包括限制宗教警察权力、举办公开音乐会、解禁电影院允许女性驾车

然而,沙特女性仍然必须遵守所谓的“监护制度”。依据这种监护制度,女性的很多日常生活必须由男性亲属做主。

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出访美国,来了一次外联之旅,走访了哈佛大学还参观了好莱坞。3 月,王储在接受美国电视节目《60 分钟》(60 Minutes)采访时甚至还表示,沙特女性应该有权利选择自己在公众场合的穿着,只要这些服饰“体面”且“庄重”。

在利雅得举办的阿拉伯时装周上展示的由 Mashael Alrajhi 设计的时装。

沙特刚刚起步的时装业也以其独有的方式成为了公众瞩目的焦点。尽管多年来沙特阿拉伯一直都有自己的设计师(以及私下在富丽堂皇的私人宅邸举办的时装秀),但大多数品牌都很难找到拓展业务规模所需的材料、工作室员工以及生产设施;最终,这些品牌选择在国外市场展示自己的产品。

支持中小型企业,特别是女性创建的企业,这是王储为沙特阿拉伯未来发展所勾勒的蓝图——“沙特 2030 愿景”的支柱之一。其中一项重要举措便是在 2015 年设立了中小企业总署(Monsha’at),旨在扩大包括时尚产业在内的中小企业对经济的贡献:由 2014 年的 5000 亿里亚尔,到 2030 年实现 2 万亿里亚尔的贡献额。

这种社会变迁也体现在了越来越多的沙特女性身上:沙特城市里的女性放弃了传统的黑色长袍,转而支持颜色更加丰富或带图案花纹装饰的披风设计(在更加自由的港口城市吉达尤为明显)。

精致华丽的绣花衣袖,或飘逸披风背后瀑布般倾泻而下的装饰珠片——时装周的嘉宾们正悄然模仿着一闪而过、渐进式的服饰变化。她们穿着 Gucci 运动鞋或 Christian Louboutin 高跟鞋、手挽 Chanel 绗缝手袋,还佩戴着和 Gobstopper 糖差不多大小的钻石耳钉。

Arwa Al Banawi 2018 大秀步入尾声,设计师 Arwa Al Banawi 出场。图片来自阿拉伯时装协会

Arwa Al-Banawi 是一名驻迪拜的沙特设计师,她在周四的开幕之夜上展示了一套优雅的时尚系列:剪裁考究的必备单品融入了阿拉伯贝都因人的游牧元素。她相信沙特时装周将会成为沙特女性权利道路上的新台阶。

“沙特举办时装周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过去我总是在迪拜或巴黎举办时装秀,但作为一名沙特女性,我真的很想参与这一盛大时刻,”她表示,“而这的确是我参与过的最具挑战性的时装周,但唯一的方法就是向前看,而不是往后看。下一次会更好。”

Mashael Alrajhi 展示了具有强烈阿拉伯风格的街头服饰。她还与 Nike 合作设计了首款跑步头巾。

Mashael AlRajhi 是一位常驻利雅得的男女时装设计师,她对此深表赞同。周五晚间,她展示了具有强烈阿拉伯风格的街头服饰,其中包括与 Nike 合作设计的首款跑步头巾。

她表示:“现在这里有如此多的创意人才。下一个首要任务必须是构建更好的当地基础设施,以便沙特时装产业能够发展壮大,而且大多数设计师也不用再离开沙特去扩展规模。“她还补充道,虽然她为在自己在利雅得经营一家工作室和生产服装感到自豪,但这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她说:“时装周这个平台既能帮助我们赢得业界关注,还能找到那些能够帮助我们为后续做好准备的对象。”

当真正举办时装秀的时候,尽管面临诸多挑战,但上周前来利雅得的众多年轻品牌的决心、慎重与抱负却十分明确。

阿拉伯时装协会首席执行官雅各布·阿布赖恩(Jacob Abrian)。

现场已经搭建起一座可容纳 1500 人的巨型帐篷,播放着音乐会和 BMW 汽车广告(驾驶汽车的是身着长袍的靓丽沙特模特)的落地影视屏将 T 型台照得光彩夺目。阿拉伯传统乐器乌德琴(oud)现场演奏的正是 John Legend 和 Ed Sheeran 的曲目。

男设计师在演出前不允许在后台逗留。沙特有着非常严格的社交媒体禁令,这就意味着尽管少数官方女性摄影师可获准入场,但此次时装周将不会有前排看秀的网红大咖、男性编辑和模特,以及热情过度的摄影师。(正如阿拉伯时装协会首席执行官雅各布·阿布赖恩在时装周前夜的媒体鸡尾酒会上若有所思之语,这将会是首个由他组织却不能亲自观秀的时装周。)

所有到场的女性看秀人士可以借此机会脱去长袍,尽管很少有人会这样做。相反,经常可以瞥见她们身着隐约点缀装饰的连衣裙,以及造型优美的定制长裤套装。而 T 型台上,Tony Ward 和 Naja Saade 等黎巴嫩女装设计师设计的冰糕色礼服轻薄而精致;哈萨克斯坦设计师 Bibisara 设计的纯黑系列前卫十足;来自巴西设计师 Maison Alexandrine 的亮片长袍胶囊系列,以及 Jean Paul Gaultier 那最富魅力的优雅时装。

莫萨利解释道,此次时装周几乎没有所谓的“适度”时尚(“modest” fashion),即那些造型时髦却又传统的设计,此类设计通常都是长袖,裙摆长至脚踝。

从左上方顺时针方向分别是来自 Maison Alexandrine、Bibisara、Jean Paul Gaultier 和 Naja Saade 的设计作品。图片来自阿拉伯时装协会

“我们要么穿自己的长袍,要么挑选其中的西式设计风格。沙特不像其他伊斯兰国家,仍然没有介于两者之间的选择,”她表示,“然而,随着沙特的不断变革,适度时尚将成为一个巨大的增长市场。”

不出所料,阿拉伯时装协会的阿布赖恩对此也表示赞同,他表示:“过去几周的压力都烟消云散了。”当时举办时装周已经毋庸置疑,“我只是感觉很放松,并开始为十月做准备。我可能会去看电视。”他表示,他为前来沙特阿拉伯举办时装发布会的国际品牌感到骄傲,而这些品牌也可以看到沙特正不断涌现的商机。

“安拉保佑现在一切都会顺顺利利,毕竟这是我的心血,”他心神不定地喝着咖啡,一边说道,“这其中也有一些重大的小问题,但我们的合作伙伴、政府以及设计师都非常认真尽职。他们能够很好地应付这些问题。时装周是展望沙特阿拉伯未来的一扇窗口。”


翻译:熊猫译社 唐尘

题图及文内图片(未标注)版权:Maya Anwa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