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气候变化否认者说北极熊一切安好,科学家正在予以反击

Erica Goode2018-04-14 07:10:58

“每当这些否认论者在媒体上发表一些荒诞不经的言论,而我们没有作出回应时,就像是我们在足球比赛上给了他们一个空门。”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北极熊浑身毛茸茸的,有着像是钮扣一般的鼻子,依靠海冰生存。长久以来,它们一直都是气候变化宣传海报上的看板。

然而,正当气候科学受到政府最高层质疑的时候,气候变化否认者正在将魅力超凡的北极熊为己所用,利用其极具象征意义的影响来散播对全球变暖威胁的怀疑。

压倒性的科学证据显示,北极熊的家园正在以世界其它地区两倍的速度变暖,由 13 个美国联邦机构编写的《国家气候评估》(National Climate Assessment)等报告也证实了这一结论。在部分北极地区,科学家们详实记录了北极熊数量下降、身体状况恶化的迹象。这些现象颇为令人不安,而且都和海冰消失有关。去年,奥巴马政府称,受人为因素影响的气候变化是北极熊继续生存的最大威胁

然而气候变化否认者表示,北极熊现在一切安好。在 Watts Up With That、Climate Depot 等讨论气候科学的网站上,博客作者们坚持认为,不断后退的北极冰川是自然变暖周期的一部分,与人类活动无关。他们说,有关北极熊数量大幅减少的预测并未成为现实。

许多科学家认为,北极熊实际上已被气候变化否认者所利用。在同行评议期刊《生物科学》(BioScience)本周二发表的一篇文章中,14 位知名研究人员认为,拥有众多粉丝的博客作者们正在利用北极熊散播有关气候变化因果的错误信息。

研究人员还挑出了加拿大动物学家苏珊·J·克罗克福德(Susan J. Crockford)的博客“北极熊科学”(Polar Bear Science),认为关于北极熊状况的可疑信息主要来自她的博客。研究人员表示,他们研究的否认派网站中有约 80% 都将克罗克福德的博客作为主要引文来源。

四个月前,这篇文章的“早期版本”出现在《生物科学》期刊的网站上,在否认派人士中引起轩然大波。如今,该文章的正式发表可能会加剧这一反应。

反应来得迅速而猛烈。颇受气候怀疑论者欢迎的“气候审计”(Climate Audit)博客称这篇文章为“伪客观报道”,将其视为“推动气候变化议程的又一项宣传造势”而加以否定。全球变暖政策基金会(Global Warming Policy Foundation)是一个支持使用矿物燃料的英国智囊团,它发布了由克罗克福德撰写的简报,其标题就表明了一切:“14 个气候恶霸攻击苏珊·克罗克福德,只是因为她说出了北极熊的真相”。

克罗克福德发推特称《生物科学》上这篇文章等于“学术强奸”,并要求将其撤回。

论文作者们也遭到了抨击。否认论者诉诸知情权向大学提出请求,要求公开三位作者的通信,其中至少有一项请求是由克罗克福德提出(两项请求已遭拒绝,另一项向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发起的请求目前仍在审核中)。ClimateGate.nl 博客的编辑汉斯·拉博姆(Hans LaBohm)写信给荷兰皇家艺术与科学学院(Royal Netherlands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要求该论文的主要作者、生态学家杰弗里·哈维(Jeffrey A. Harvey)应当因“与严肃科学家不相称的”表现而受到谴责。

哈维说,公众讨论气候变化问题时会散播虚假信息、无视确凿的证据,有时还会骚扰研究人员,对此他和其他科学家感受到了越来越强烈的挫败感,于是撰写了这篇论文。

哈维表示,否认论者希望通过质疑有关北极熊的科学发现,进而向公众灌输对整个气候科学的怀疑。他补充说:“每当这些否认论者在媒体上发表一些荒诞不经的言论,而我们没有作出回应时,就像是我们在足球比赛上给了他们一个空门。”

普林斯顿大学伍德罗·威尔逊学院(Woodrow Wilson School)地球科学及国际事务教授迈克尔·奥本海默(Michael Oppenheimer)没有参与撰写这篇文章。他表示,看到科学家们联合起来反对否认气候变化他并不吃惊。

奥本海默说:“一些气候科学家差不多已经受够了被当作出气筒。”

他补充说,科学家有权利公开质疑某人的专业知识,正如论文作者们对克罗克福德所做的那样。“如果人们打算提出违背科学理解的主张,那么向他们发起质疑是完全恰当的,”他说,“因为在这个有着如此多信息来源的时代,通常很难确定谁是真正的专家。”

虽然许多否认派网站会基于克罗克福德的博客进一步加以讨论,但该论文指出,克罗克福德在气候科学或其对北极熊的影响方面都没有体现出任何专业知识。而对《生物科学》上这篇论文的多位作者来说,他们的资质可以列出长长的清单,包括已发表的、经同行评议的相关文章和研究。

克罗克福德是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维多利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ctoria)人类学兼职教授,她的研究领域包括进化学和古生态学。她发表过一些涉及北极熊的同行评议文章,也发表了没有经过同行评议的报告和文章,如通过全球变暖政策基金会发布的简报。

《生物科学》主编斯科特·柯林斯(Scott Collins)表示,该杂志认真考虑了克罗克福德撤回文章的要求,但“确定没有理由这样做”。柯林斯说,该论文的最终版本包括了“对两句话的轻微修正”,比如减少了对克罗克福德资质的陈述,指出她在”海冰对北极熊数量的动态影响”方面缺乏专业知识。

克罗克福德拒绝接受电话采访或以书面形式回答问题。但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曾指出,当本世纪中叶才会出现的海冰融化现象在 2007 年就出乎意料地到来时,北极熊的数量并没有如预期的那样直线下降。这篇论文对我的这一表述进行了无礼的攻击。该论文不仅缺乏科学依据,也缺乏其它科学期刊要求的专业礼节。”

环境保护组织北极熊国际(Polar Bears International)首席科学家史蒂文·阿姆斯特朗(Steven C. Amstrup)也是该论文的作者之一。他表示,克罗克福德经常提到他在阿拉斯加担任联邦政府北极熊项目总监时编写的 2007 年报告。该报告预测,如果全球气温上升持续不减,到本世纪中叶全球的北极熊可能会减少三分之二。

气候模型显示,到那时,9 月份的北极海冰可能缩小到 100 万平方公里或更小。而科学家估算,在 19 世纪和 20 世纪,9 月份的平均海冰面积为 800 万平方公里。

但克罗克福德经常在她的博客上声称,目前海冰已经缩小到预计的本世纪中叶水平,而北极熊的数量却还没有减少三分之二。

不过阿姆斯特朗表示,根据国家冰雪数据中心(National Snow and Ice Data Center)的统计,2007 年至 2017 年的平均 9 月份海冰面积为 450 万平方公里,“离预计的本世纪中叶的低位水平还很远”。

“我们还远远没有接近本世纪中叶水平,就说我们现在应该可以看到海冰缩小到这程度,这很荒谬,”他说。

主流科学家们一致认为,北极海冰消失的同时北极熊数量将急剧下降,因为北极熊将海冰用作捕食海豹的平台。研究发现,北极熊的身体状况体型繁殖存活率都发生了令人不安的变化,其中一些与海冰面积缩小无冰天数增多有关

在北极圈的 19 个北极熊分区中,有 3 个分区的北极熊数量显著减少,其中包括位于阿拉斯加海岸外的南博福特海(South Beaufort Sea)和加拿大西哈德逊湾(West Hudson Bay)的北极熊。有 1 个分区的北极熊数量增加了。而科学家对其它 9 个分区的了解甚少,甚至一无所知,这些分区或是在俄罗斯境内,或是在无法进行调查的偏远地区。

该论文的作者写道,否认派博客倾向于关注单一数据点或强调科学知识的漏洞,“暗示这些不确定性会让人怀疑北极熊当前和未来的数量趋势。”

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University of Alberta)生物学教授安德鲁·德罗赫(Andrew Derocher)研究北极熊超过 30 年,他没有参与这篇论文。他认为,否认论者完全忽略了全局。他表示,这个问题简单来说就是:北极熊需要海冰。

“这就是一个丧失栖息地的问题,” 德罗赫说,“没有比这更简单的了。”


翻译:熊猫译社 刘溜

题图版权:视觉中国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