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洛杉矶请来了一位城市首席设计官,他是建筑评论撰稿人

胡莹2018-04-08 07:13:22

这位从事报纸评论工作数十年的媒体人,将与洛杉矶市长办公室合作,协助发展和改善城市公共空间。

4 月起,Christopher Hawthorne 成为了洛杉矶第一位城市首席设计官。

他毕业于耶鲁大学,在《洛杉矶时报》担任建筑评论作者已有近 15 年,之前也曾为《纽约时报》和网络杂志 Slate 撰稿。

这看上去像是个公司职位。2015 年,在担任苹果设计资深副总裁,负责管理硬件和软件设计团队数年后,Jonathan Ive 被任命为苹果“首席设计官”,让这个听上去挺新鲜的职位火了一阵子。

设计思维如今已经成了越来越受推崇的生产力。知名品牌咨询公司 Wolff Olins 2015 年发布的一份领导力研究报告称,出任 CEO 的设计师会越来越多。

Eric Garcetti 显然也是设计力的推崇者。他是洛杉矶历史上第一位犹太裔市长,也是最年轻的一位市长。此番正是他邀请 Hawthorne 加入市政厅工作,担纲首席设计官一职,与市长办公室合作,协助发展和改善城市公共空间。

在为报纸工作期间,Hawthorne 撰写了不少包括日本、哥伦比亚、葡萄牙、阿联酋等世界各地城市的故事,但他关注最多的,还是洛杉矶这座城市和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的变化。

在辞去报纸工作之前,Hawthorne 在《洛杉矶时报》上撰写了一篇题为《为什么我要离开洛杉矶时报去市政厅工作》的文章。

“虽然我将会参与到一系列项目中去,但我的工作将有一个明确的侧重点,那就是公共领域,”文中提到。“有一种很讽刺的说法是,洛杉矶从来不重视公共空间的设计,也有更严厉的观点称,洛杉矶没有公共空间。二战后的这几十年里,洛杉矶确实像许多美国城市一样,在追求一种新的、私有化的城市主义,建设了大量高速公路和独栋住房,但同时却越来越忽视了公共空间的规划。”

Hawthorne 称,尽管他在报纸上讨论了不少公共领域的议题,但大多至今都还是悬而未决的状况。这次接受 Eric Garcetti 的邀请,也是想要参与到更多改善城市公共空间的实际行动中去。

按照 Hawthorne 的说法,他的职能与其他“首席”职位类似,比如首席可持续发展官和首席数据官。但从个人角度来看,他更愿意将这份工作看作一次实验,如何为洛杉矶创造更好的建筑、城市设计以及市政工程。

比如为大型公共项目设置设计竞赛,以及举办公共论坛等,为城市规划寻找最优解决方案,或是邀请甚至说服有才华的新兴建筑师参与到公共项目的设计规划中来。

又或者,一些相关市政部门的工作也应该进行调整,包括洛杉矶规划局局长 Vince Bertoni、工程局局长 Gary Lee Moore 和 Deborah Weintraub,以及交通局总经理 Seleta Reynolds 等在过去这些年致力于推动好设计的官员,都应该赋予其更多实施创新举措的空间。

优先解决无家可归危机

近些年,洛杉矶成了全美闻名的“流浪者之都”。加州南部这个以好莱坞和文化产业文明的城市,吸引的不仅是世界各地的游客,还有来这里逐梦却流落街头的游民。

根据洛杉矶无家可归者服务局 2017 年的数据统计,全市范围内,现共有约 5.8 万名无家可归者,较 2016 年增长了 23%,无家可归者数量是纽约无家可归者数量的近 5 倍。

近 7 年洛杉矶无家可归者涨幅,图片来源:洛杉矶时报
洛杉矶无家可归者数量是纽约无家可归者数量的近 5 倍,图片来源:洛杉矶时报

贫富差距扩大和持续攀升的房价、房租,使得洛杉矶无家可归者激增。

但很长时间以来,政府都把经费主要花在管束无家可归者上,而非安置无家可归者。

《洛杉矶时报》反复对当地无家可归的窘况进行系统报道,Hawthorne 也将这一议题作为履新后的优先级任务:如何高效又美观地安置游民。

图片来源:洛杉矶时报

按照 Hawthorne 的设想,他想在洛杉矶推广一种新型住房,成本低廉却并不简陋,足以为无家可归者提供居住保障,同时也让邻近的屋主相信,这是能够接受的,而不是需要极力容忍的群体。

由无家可归者延伸出来的,还有一系列争议问题,比如“富者愈富,穷者愈穷,中产阶级慢慢消失”,种族分歧等等。

Hawthorne 提到的一个很明显的趋势是,洛杉矶很多地区,尤其是市中心周边区域,开发商进驻将其夷为平地重建高端住宅,迫使低收入居民迁出,原本贫民聚居区的中产化也把各个族裔的无家可归者打散。

1992 年洛杉矶暴动发生的背景,就是当地的非裔美国人及西班牙裔居民居住的社区,抗议社区发展缓慢,抱怨没有大的开发商参与进来。但现在的情况正好相反,少数族裔群居的社区开始对开发商们的到来感到恐惧,因为这很可能意味着他们将被赶出这片居住了很多年的社区。

评论家 Janelle Zara 为 Dezeen 撰写的一篇评论文章就曾呼吁,洛杉矶未来的城市发展,应该多多考虑的是这里人口多样性的特点。

Hawthorne 说:“我接受这个新职位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在公共部门长达几十年的忽视、种族不平等以及房价飙升的大环境下,我理解人们的这种焦虑情绪。”在他看来,这种状况下,即使只增加一条自行车道,或是建个街角公园,都会让社区看起来大不一样。

在他看来,衡量城市公共空间设计的一个越来越重要的因素,可能是某处根本不需要设计,或是用非常克制的设计手段改造它。

不久前,致力于改善城市公园和社区花园的洛杉矶非营利组织 Neighborhood Land Trust 执行董事 Tamika Butler 告诉 Hawthorne,她有时会带着一笔资金去到一个社区计划修建新公园,但到了那里与社区居民沟通聊天之后才会发现,他们最需要的并不是一个公园,这也让她开始慢慢反思其团队的工作策略。

就像旧金山湾区规划与城市研究协会编辑总监 Allison Arieff 在其新书《公共空间的未来》的导言中所提到的,打造成功公共空间的定式并不存在,将来也不会出现,“它似乎看起来很明显、容易:增加公共空间,提高生活质量。但它从来都不是想象中这般简单。”

为 2028 奥运合理规划城市设计投资

早在洛杉矶退出 2024 年奥运会竞争转而申办 2028 年奥运会时,就拿到了一笔 18 亿美元的国际奥委会支持经费,这也是该组织史上为奥运会举办城市提供的最大一笔经费。

再加上可预见的赞助商续约合同以及潜在的新市场营销协议,超过 20 亿美元的经费,对于城市规划的更新和改善来说,显然是利好消息。毕竟洛杉矶许多现有的场馆只需加以改造便可使用,并不需要大兴土木专门为奥运而新建场馆。

问题是如何使用这笔经费。

根据 Dezeen 的报道,关于奥运经费在城市设计领域的支出,Hawthorne 将承担部分责任,包括基础设施、公园和住房的规划和改善。

“如果说我想在新职位上强调什么信息的话,就像是我在报纸工作时做的那样,那就是好的设计,甚至是野心勃勃的好设计,都有可能成为一种提高效率的机制,” Hawthorne 表示。“我们的任务是为了省钱,而不是浪费资金。”

“一位城市首席设计官的工作怎样才能算得上是成功的?”

当市长 Eric Garcetti 第一次谈论起这个新职位时,Hawthorne 提出疑问:“一位城市首席设计官的工作怎样才能算得上是成功的?”

Eric Garcetti 以他的市长任期为限,描绘了一系列不同维度的标准,包括整个城市开始建造更好的建筑和公共空间;洛杉矶能够以更复杂、更细致的方式讨论设计;创新的公共空间和新的地标式建筑已经出现,可能是一座拔地而起的超级摩天大楼,可能是一家充满活力的年轻建筑公司正在建造给人深刻印象的公共建筑,或是街道的设计不再让行人、骑行者感到自己是二等公民;以及整个城市在建筑和规划方面都已经拓展了更为活跃和开放的对话空间等等。

Hawthorne 承认,要离开一份从事了数十年的工作对他来说并不容易,但在重塑城市公共空间领域,他认为自己应该尝试一些新的东西,“撰写建筑、城市评论文章的这些年,确实让我变得有些愤世嫉俗,但还没有剥夺我对于重塑当代城市公共空间的信念,在这一点上,我相信 Garcetti 市长秉持着与我一样的价值观。”

在接手新工作时,他也呼吁市民们能多多与他联系,针对城市设计可以提出任何建议和想法,也可以分享任何投诉、反对或是抱怨的声音。

“就像做记者的这些年,有时候,虽然我认为自己的判断力更好,但我还是会不时查看 Twitter 的回复,以及文章下面的评论。”

题图来源:洛杉矶时报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