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温妮·马迪齐泽拉·曼德拉逝世,这是个坚强又激进的女人

蒋亦凡2018-04-03 11:13:56

一个给人信心和勇气,也让人畏惧和唏嘘的人物

对大多数人来说,她以“曼德拉前妻”为人所知,她最著名的形象,是 1990 年纳尔逊·曼德拉出狱时,与丈夫手挽手,挥拳庆祝,面容依旧甜美靓丽。但很少有人知道,她曾是一名医院社工,在 21 岁认识曼德拉之前就已参与非洲人国民大会的反种族隔离斗争,并在曼德拉出狱前的 1986 年,成为非国大最激进和暴力的领袖人物之一,在晚年激烈抨击曼德拉的和解路线,支持激进左翼政党。

她原名Nomzama Winifred Zaniye Madikizela,与曼德拉结婚后改名为Winnie Mandela,与曼德拉离婚后再次更名为 Winnie Madikizela-Mandela,但人们更多叫她 Winnie,温妮。非国大内的支持者,也尊称她为“民族之母”(Mother of the Nation)。

温妮于 1936 年 9 月 26 日出生于南非东开普省一个黑人教师家庭。 1953 年,她进入约翰内斯堡一所社会工作学校就读,在两年后毕业时,她放弃了去美国留学的奖学金,进入约翰内斯堡附近黑人镇区索维托的巴拉瓜纳医院(Baragwanath Hospital)担任社工,在调研另一个黑人镇区亚历山大的婴儿死亡率时,开始参与政治活动,并加入非国大。

1957 年, 时年39 岁、刚刚离婚的曼德拉遇到温妮,一见倾心。次年,他们结了婚。不久,怀孕中的她因为抗议种族隔离政府的《通行证法》而遭到拘捕,险些在狱中丢掉性命,出狱后,她也确实丢了工作。 1960 年 3 月,纳尔逊·曼德拉在白人警察屠杀黑人抗议学生的沙佩维尔事件(Sharpeville Massacre)中被捕入狱五个月。第二年,他进入地下状态,组织非国大武装组织“民族之矛”。又过了一年,曼德拉被捕,随后被囚禁了整整 27 年直到 1990 年他轰动世界的出狱。

在丈夫入狱之后,温妮不断受到种族隔离当局的迫害,禁止她就业、社交、出版,以及同时面对超过一个人说话。她还曾遭到软禁、拘留、单独关押,并被流放至内陆自由州(Free State)的穷乡僻壤。她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抚养两个孩子。在这流放的八年中,她彰显出作为社工的才能,在当地开办学校、建立公益服务设施,鼓励当地居民开展自力更生的农业和手工业生产。与此同时,她坚持违抗一切禁令,我行我素。 1985 年,她的住处遭到燃烧弹袭击,她从此拒绝返回自由州的流放地。

1986 年,当局解除了对她的封锁,她也开始成为一个极具争议、让人畏惧的人物。她不仅鼓动支持者采用暗杀手段实现民族解放,并且组织了自己的治安团,取名“曼德拉足球俱乐部”,对斗争运动中的疑似告密者采用暴力手段。其中最著名的,是 1988 年指使手下对 14 岁少年 James Seipei 的绑架和谋杀。

1990 年 2 月,当她迎接被监禁 27 年的丈夫出狱,成为世人眼中信心、坚守和勇气的化身的时候,她正处在 Seipei 案的阴影中。次年,她被判犯有绑架罪和伤害从罪。不过,六年的刑期在上诉后改为缓期两年和一笔罚金。

1992 年,她再次被指控指使了一起发生于 1989 年 1 月的谋杀案,死者是 Seipei 案的知情人。

还是在 1992 年,关于她婚外恋的传闻见诸报端,她与曼德拉开始分居。此时,非国大正处在与白人国民党政权和其他政治力量之间的民主化谈判期间。

1994 年,南非成功废除种族隔离,非国大赢得大选,曼德拉成为首任黑人民选总统,温妮成为首任第一夫人和首任艺术、文化和科学技术部长。但是仅 11 个月后,就因为腐败等传言而被曼德拉免职。

南非在 1995 年成立了“真相与和解委员会”(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缩写为 TRC),让种族隔离时期暴行的加害者坦白罪行并承认过错,在此基础让社会走向和解,而避免追究加害者的刑责,造成社会的持续撕裂。这个由图图大主教担任主席的委员会在调查了温妮所涉嫌的案件后,认为她对 Seipei 之死负有“疏忽”责任。在委员会的最终报告中,认为她对“曼德拉足球俱乐部”的大量暴行富有“政治和道德责任”。

1996 年,她和曼德拉在分居四年之后终于离婚。

在曼德拉于 2013 年去世后,温妮在次年发动了一场与曼德拉家族争夺土地的诉讼战,声称是为了讨回自己合法的继承权。

她在晚年依旧坚持激进立场,宣称如今的南非已经耗尽了种族隔离斗争的政治遗产,黑人在 1994 年获得政治自由之后却没有获得经济自由,经济资源依旧集中在少数人手中,让国家面临无限挑战。

2010 年, 74 岁的她在接受采访时尖锐抨击曼德拉的政治遗产。认为他与白人的“政治和解”抛弃了黑人,因为没有改变殖民化和种族隔离所造成的严重的经济不平等,尤其是土地权利的不平等。

她在非国大内支持激进的青年团(Youth League),后者后来成为独立政党“经济自由斗士”(Economic Freedom Fighters),要求对南非白人土地进行无补偿征收。

她与前夫纳尔逊·曼德拉之间的政治路线差异,正代表了非国大及其政治盟友内部的路线分歧——在 90 年代初通过政治妥协换得了白人和平移交政权,那么是应该长期遵守这种安排,默认历史造就的经济不平等,还是通过激进经济变革来打破这种不平等?

非国大执政以来长期搁置激进经济变革,直到前总统雅各布·祖马在信任危机中权宜性地宣称要启动变革。不过他很快因为腐败在今年初被赶下台。而现任非国大党魁西里尔·拉马福萨在去年底就任之初面对尖锐的社会矛盾,宣布要开始无补偿征收土地。南非的未来,处在高度不确定性中。


题图来自 Flickr GovernmentZA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