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堀江信彦说,漫画最厉害的是即便没有对白,画面也有表现力

顾天鹂2018-03-20 07:11:52

他是漫画家原哲夫和北条司的编辑。

漫画实业家、Coamix 公司的创始人兼 CEO 堀江信彦创立了默白漫画大赛(SMA)。但他更有名的身份始终和《周刊少年 JUMP》绑定——在他出任《JUMP》第五代主编期间(1993-1996),这本漫画周刊的销量达到了史上最高的 653 万份,他也被冠名为“六百万之男”。

他是漫画家原哲夫和北条司的编辑。如果没有他,《北斗神拳》不会诞生,《城市猎人》将永久停留在一个仓促的结尾,读者也永远没机会看到续作《天使心》。

和他一手培养提拔的知名漫画家们相比,“编辑”一职的堀江信彦在读者中的名气要小得多,堪称在经典作品背后默默付出的人。不过在 SMA 的开幕式、会谈、采访等环节中,当他谈起漫画表现力、作者和编辑的关系、日漫市场面临的问题,并辅以相当认真的手部动作时,人们能意识到这是一个负责、敬业、热爱这行并完全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人,也能理解他为什么在日本编辑出版界享有盛誉。

堀江信彦出生于 1955 年,1979 年开始出任《JUMP》的编辑,“进入这行仿佛和漫画结婚”。在这之后,他身为编辑的工作方式逐渐成型。他也正好在 80 年代赶上了日漫的黄金时期——或者说,他自己正是推动那个黄金期的关键人物之一。

在堀江的准则中,编辑职责重大,任务多多,需和作者通力合作,而不仅仅是催稿和收稿。他自己也兢兢业业地为此努力——他涉猎甚广,除了漫画外还关注很多其他的娱乐产品,以捕捉市场流行趋势,随时给作者们提供灵感;他善于猜到读者喜欢什么,市场嗅觉极其敏锐,力挺第一代主编长野规立下的调查问卷制度,因为“这拉近了我们和读者的关系”,也因为《JUMP》进入市场太晚,在蛋糕被瓜分完毕的时候,就必须走调查问卷路线才能最有效率地发现好作品。

另一方面,他又能清楚地意识到周刊靠读者投票决定作品去留具有相当的局限性,“漫画积攒人气需要一个过程。我们一般是在连载 10 周之后决定是否要腰斩。但是总会有作品在第 7、8 周的时候才聚集起人气。我有几次就挑选了这样的作品。问卷制度决定了这一切,因而慢热类型的总会处于劣势。”

在编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堀江信彦一直都尽可能地让新人才华得到发挥,即便他们只是具有“部分”才华,他也认为对方应该被给予机会,因为“取长补短”正是编辑的职责之一。比如原哲夫并不擅长写故事,所以堀江为他找来了武论尊当编剧,这才造就了今天的《北斗神拳》。而本作中一个极其关键的设定也来自于堀江——他在一次采访中透露,某天他在二手书店里看了一本中医书,上面写道“如果你按到了一个错误的穴位,整个内脏器官都会损坏,人就会死”,所以他立刻打电话给还是新人的原哲夫,让他赶紧添加这个新设定。

“编辑就应该向漫画家提出各种各样的提案,多读其他作品得到启发。” 堀江说,尽管自己并非文艺青年,但是也爱读各种电影剧本,尤其是黑泽明和山田洋次的。这些积累成为了编辑的力量源泉之一。

在处理和作者的关系时,他公私分明,在漫画领域始终秉承一种职业的态度。原哲夫画《花之庆次》时已经被众人当做漫画大师看待,但是堀江仍然对他严格要求,屡次让他修改重画。只是在堀江升为主编后,另一位编辑接手了本作,原哲夫回忆道,“与堀江先生不同,其他编辑虽然经常请我去喝酒,也很有人情味,不过也仅限于此了。没有那种一起商量着创作作品的感觉,只是拿到原稿就回去了。” 人们一般认为,《花之庆次》在后期的低劣表现,正是堀江离开的结果。

653 万是这位主编永远无法回避的数字,尽管他透露,他对 1995 年的那期周刊并没有什么特殊印象。而且他也很明智地没有在下一期加印很多。“那期的退回率是 2%,也就是售出了 98%,现在的杂志界公认,售出 70% 就是了不起的成就了,当时的 98% 相当于售罄。不过,2% 的退回也就是 13 万册,若是加印的话,这个数字很容易超过 20 万。假设印到 700 万,卖出 90%,就有 70 万册被退回。这额外的几十万份,无论是在分发还是退回时都需要上千辆卡车。在那个时期,我们也需要关注退回杂志的流通。”

《JUMP》很快迎来了一次危机。1996 年,随着《龙珠》、《幽游白书》、《灌篮高手》先后完结,600 万的销量骤降至 500 万。尽管这不是堀江的责任,但他还是辞去了主编的职位。顶替他的鸟岛和彦也未能力挽狂澜,到了 2001 年,周刊销量已降至 340 万。

除了没有大热作品撑门面外,这本杂志终究因高压政策(对漫画家全方位的压榨)和诸多有才华的作者闹翻,漫画家与编辑部隔阂丛生。但是堀江却始终与北条司、原哲夫等人保持着友情。在他 2000 年出走《JUMP》后,立刻带着这两位朋友创建了漫画公司 Coamix,开始发行自己的《周刊 Comic Bunch》,北条司的《城市猎人》续作《天使心》正是在这里连载。

自己开启事业的堀江信彦也拥有了近乎绝对的自由。自 2012 年开始 SMA 几乎算是他的理想合集——推广无对白漫画让漫画回归“动态表现力”的本质,从中挖掘具有才华的新人将之培养成大师,以及打造一个世界漫画家交流的平台,让漫画家的点子互相碰撞以造就新的原创作品。而身为评委的他似乎又回归了那个编辑的职位:为作者服务,将作者推向更成功的路径,为读者带来更纯粹的漫画。

以下是 SMA 活动中与堀江信彦的 Q&A

Q:为什么选择无对白挑选方式?

A:之前在 Jump 和很多同事一起合作,挖掘了不少新人,让他们展现了自己的才能。所以这次也是同样的目的想让年轻人参加 SMA。日漫的手法包括“动作”在里面,漫画需要具有连贯性以及很多动作部分,画面需要“动感”。所以当我们看 SMA 作品时,我们不是那么注重整体,其实是看部分的故事情节表现出的效果是否接近动态,会以这个标准去挑选作品。其实很多作者会嫌弃自己的故事不够好,所以就放弃了,我们是鼓励他们发挥部分的才能。Jump 以前就找到了这些人。这次国内的比赛,目的也不是收集大家的作品,而是挖掘、培养人才让他们成为大师。

Q:JUMP 曾经有一段时间连载了默白漫画,当时社里是怎么同意的?

A:当时跟井上(井上雄彦)也谈到这个事情,井上非常想借助无对白来表达感情。我同意朱德庸老师说的,因为有时候对话限制了表达,有些东西是对话也说不清楚的。

Q:作家和编辑之间是什么关系?两者的分工如何?

A:以我们的经验。首先,如果发现了有才华的作者,先从他的环境中消除金钱障碍,让他们能专心投入创作而没有经济压力,保证这样一个创作环境。因为在对方年轻时期用一定时间对其进行集中性的培养,去把这些人才提拔上来,是非常关键的一件事,因此我们很注重前期投资。

在这些漫画家出道了、发作品了、有人气的作品有了一两个后,又进入了一个很关键的时期,就是作者本人会很困惑接下来需要画什么,这时编辑的能力就很重要,我们会在此时为他们提供强力的支持。而在作者遇到瓶颈期后,编辑就非常需要一个市场嗅觉能力,之前 Jump 会做很多调查,每次周刊调查会得到 6 万多份粉丝答复,当中会取得很多数据。我们会把调研结果和作者分享。由此判断什么作品可以在市场上受欢迎。

除此之外,个人方面,编辑必须多看一些小说、电影,接触尽可能多的作品,从中获得一些启发。看到一些当红的或者有潜力的作品,也要及时和漫画家分享。比如说《北斗神拳》这部作品连载之前,李小龙是很火的,《疯狂麦克斯》也特别火,那么如果让李小龙出现在麦克斯的世界观里会怎么样呢?于是《北斗神拳》就诞生于这样的脑洞。再说说《七龙珠》这个作品,其实它的主题起源就是“成龙出现在《北斗神拳》里会怎么样”。

编辑就会以这样的形式,向漫画家提出各种各样的提案,让他们大开脑洞。接下来作者就要发挥他们的想象力,这样就会产生很多经典的原创作品。编辑在漫画家创作的过程中,就起到一个启发的作用。

作品诞生后,编辑还要去想怎么把这个作品卖到市场上,要考虑到那些商业化的方面,比如如何全面开发这个作品。如果是当下的话,那么它不光要以纸质出售,还要发电子版,还包括游戏啊电影啊真人改编等,从各方面孵化这个 IP,让它成为一个大型人气作品。

其实编辑的工作非常多样化,可以一直不停地说下去,但这不代表编辑有多么的厉害或者有能力。只是因为他们必须要把漫画家的创作环境做好,让他们一心琢磨创作而不用做别的事情,漫画家也不用想着怎么卖作品。这就是两者的分工。

Q:一个理想的漫画家需要具备什么素质?更注重新人的哪方面?

A:标准就和 SMA 一样。没有对白,最重要的就是画面的表现力。这种表现力会让读者自己去猜想,那么接下来追加台词就很简单了。我们日本的话叫“演出力”。

Q:如今的日漫市场有怎么样的特点?为什么而开心和忧虑?

A:比起乐观的东西,我还是比较担心的。现在日本市场非常跟风,一个好的作品出来后,会有很多相同的作品也冒出来,但是没有人来否定它,这个局面我很担心。日本也有很多电子漫画,电子漫画领域,有很多我们可以自己发布作品的平台,这么多作品质量参差不齐,这么多差的作品被阅读之后,消费者会产生混乱。

Q:那么针对作品同质化这种现象,有没有什么解决方案?

A:现在的日本市场你也知道,它固定就那么小一个市场,市场这么小的话,大家肯定会去找一些已经成功的作品来模仿。那么我们把市场再做大一点,目光放远一点,不要仅仅是在日本市场,还要做到中国市场和其他市场,市场扩大就不会产生这种问题了。所以希望有更多的机会让日本漫画家和其他国家的漫画家进行交流,有可能一个点子在日本行不通,但是在中国或者美国行得通,这样一个交流平台尤为重要,关于打破这个同质化的局面。所以,只有把 idea 分享到世界各地,才会有更多好作品产生。而中国市场非常大,都不会出现日本这种饱和的状态。

Q:漫画在平媒和网媒上最大的差异是什么?

A:脑的快乐度不一样。

Q:可以具体说说吗?

A:我们和日本的顶尖学府东京大学、京都大学合作研究了脑内愉悦度这么一个议题。我们发现在读书和看屏幕的时候,其实是反射光在影响大脑的活跃度和兴奋度方面超过投射光。投射光就是人在单方面地看,它没有反射光,但看书本的时候会有反射光。所以在研究了反射光和投射光的区别之后发现,脑子是在看了书本后更愉悦一些。不过要是一些比较浅显的东西,那么看屏幕也没有问题。

Q:你希望在现在的漫画行业里扮演什么角色?

A:我本来是漫画编辑,对这一块已经非常熟悉了。我知道漫画到游戏、到动画都是非常近的关系。我希望把漫画里好的东西和坏的东西,结合周边娱乐媒介,让好的东西更能得到发挥。我希望在这当中起到调剂的作用。

题图来自《北斗神拳》,《天使心》,照片由记者拍摄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