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漫画家朱德庸:创作者要保持单纯的生活,以及,人们应当学会掌控自己

娱乐

漫画家朱德庸:创作者要保持单纯的生活,以及,人们应当学会掌控自己

江婧怡2018-03-21 14:56:26

“我只是觉得说,一个创作人,他必须要让他生活很单纯。其实每一个人的精神跟关注力都有限,就跟人的生命一样,你只能尽可能的把精力用在你要用的地方上面。”

朱德庸,台湾漫画家。

在大陆,很多人知晓他是因为一部叫《粉红女郎》电视剧。这部被人评价为大陆偶像剧巅峰的神作改编自朱德庸 1993 年的连载四格漫画《涩女郎》,至今人们大概还能想起荧幕上那四个形象和性格迥异的女性:结婚狂、万人迷、男人婆、哈妹。

朱德庸最早在台湾成名还是 1985 年的事。那时候,他大学刚刚毕业,当时台湾最大的报纸之一《中国时报》向他约稿,朱德庸把一套《双响炮》交给报社以后就赶去一个封闭的小岛服兵役了。半年后,他的四格漫画火遍台湾,兵役归来的电影编导专业毕业的大学生朱德庸就变成了漫画家朱德庸。随后他又陆续创作了《醋溜族》《涩女郎》,成为了当时台湾受欢迎度仅次于宫崎骏的漫画家。

朱德庸的成名作《双响炮》

1999 年,朱德庸来到内地,《三联生活周刊》开始连载他的漫画。很快,《双响炮》《涩女郎》在内地销售量突破千万册。随后的三四年是大陆媒体开设朱德庸专栏的高峰时期,《三联生活周刊》《女友》《楚天都市报》《申江服务导报》《新周刊》等十余家报纸、杂志争相刊载他的作品。在 2011 年第六届中国作家富豪榜子榜单“漫画作家富豪榜”上,朱德庸凭借 6190 万元的十年版税总收入成为了“首富”。

朱德庸的四格漫画,连同他的幽默、他的朱氏哲学,以一种轻松俏皮的方式影响着人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双响炮》画婚姻,《涩女郎》谈男女关系,《关于上班这件事》说上班族,《什么事都在发生》讲人生问题,《绝对小孩》回归童年,《大家都有病》批判消费社会,他的漫画总是在描绘或者讽刺这个社会。

改编自《涩女郎》的电视剧《粉红女郎》

不过成名似乎并没有影响到朱德庸太多,他基本保持着两年一部单行本的速度进行创作。 2011 年,接受《华西都市报》采访时,朱德庸说在成人幽默漫画方面,他已经做到让自己满意的程度,今后会减少目前的漫画创作,接下来他想做的事是将漫画艺术化。“在欧洲的很多国家漫画已经变成艺术品的,我希望可以朝着这条路上去走。”

直至 2013 年,他出了目前为止最新的作品《大家都有病 2 :跟笨蛋一起谈恋爱》,此后的几年时间,朱德庸就真的没有再出新的连载漫画,也鲜少在媒体上露面。不活跃的朱德庸渐渐淡出了公众的视野。

在“消失”的这几年,朱德庸偶尔也会出来办办展,更多的时间,他还是宅在家里,和太太以及猫呆在一起,每天花几个小时画画,过着他追求的单纯的生活。随着纸媒的衰落,他的作品只是从专栏转移到了脸书和微博上,每日一更。

今年,日本的默白世界漫画大赛开到了中国来,这对国漫界来说是一件大事。大赛的评委都是业界的大人物,堀江信彦、北条司、原哲夫……同时,名单上也出现了朱德庸的名字。这次,他是为了鼓励中国的年轻漫画家参加比赛而来的。

开幕仪式上,朱德庸说:“从事漫画这么多年,其实一直被大家问到一个问题,就是中国人有没有创造力,然后就是中国人到底有没有幽默感。我想这次我们可以通过默白这个比赛来看看,中国人是不是有足够的创造力和幽默感。”

在这次与好奇心日报的专访中,朱德庸谈论了他目前正在思考的问题,谈论了纸媒衰落和网络时代对他的影响,也谈论了对过度商业化侵蚀创作者的忧虑,以及他的下一步计划。

朱德庸说,今年 5 月或许他还会来上海,那时候就将是为了《绝对小孩 3 》来了。

朱德庸的四格漫画《绝对小孩》 来源:朱德庸的微博@朱德庸

Q = Qdaily

Z = 朱德庸

不是销声匿迹,也不是江郎才尽,只是去生活了

Q:最近在困惑或者是在思考些什么?

Z:最近在思考自己的人生到底还要怎么走下去,在决定自己到底要过一个什么样的人生。

我觉得人生很容易就会被很多事情误导了,我现在花比较多的时间在想,我到底要分配多少时间在我的工作上,分配多少时间在我的生活上面,到底怎么样才是过一个有价值的人生。我说的有价值并不是钱财方面、物质方面这种,而是说我应该到底怎么样去选择。

Q:思考出一个结果了吗?

Z:目前还是在思考中,但我想不至于做很大的变化。

其实我这么多年来,我花在事业上面的时间并不算多。我本来可以出比我现在多一倍的书,甚至可以改编我自己的作品,尤其这几年不是很流行 IP 改编嘛,很多人找我,包括希望我能够自己参与,不管编剧也好还是怎么样。我自己本身是学电影编导的,其实我也可以导我自己的电影,那以财富来讲可能会很多,但是我从来都没有去做。因为我觉得我的时间只有那么多,如果除了我的漫画和我的生活之外,我还要再去做别的,我觉得很难应付。就算是都做成功了,我认为也是一个失败的人生。以漫画专栏来讲,我也一直都画得很少。我希望能够尽量保持我的一个生活的方式。

其实我很少出来,像上海我已经十年没有来了。对我来讲,我大部分时间是不动的,我都宅在家里,过我自己想要过的生活,跟我太太啊,跟我的猫啊,因为对我来说那个就是我的世界,已经够了。

台湾漫画家朱德庸

Q:那这次为什么会答应出来做漫画大赛的评委呢?

Z:我真正的想法是,希望有更多的中国人能够参加类似这种的比赛。

在我年轻的时候,其实要出头是很难的。因为那个时候就是只有平面媒体,你要让报纸或杂志刊登你的作品是非常困难的。你东西如果不够好,你不够有名气,其实报纸不会用你的。所以在我那个时候啊,我每个月就到书店去翻杂志,每天翻报纸,看有没有什么漫画比赛,如果有的话我就赶快参加。

那看起来现在因为网络,好像平台变得非常非常多,然后每一个人好像都拥有自己的媒体,每个人都可以弄微信,每个人也可以弄微博,看起来好像没有这个问题了(指没有平台可以发表作品),但是其实它所面临的状况跟以前是完全一样的,因为太多了,多到就是你一粒沙子,没有人看得到你。所以我觉得比赛这种性质,确实是一个蛮好的机会。

Q:大赛的开幕式上你还提到了创造力的问题。

Z:对。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就是,我觉得也许可以利用这种漫画比赛,让更多的中国人能够投入,刺激他们因为要参加比赛而去做他们的作品。我觉得创造力是很重要的。文化其实需要很多人愿意投入成为一个创作者,因为你只有创作者越来越多,然后你才能够创造出很多的作品,而这些很多的作品经过市场的筛选等等,也许会有一些真正很好的人才出来。当你这些人才出来之后,我认为以后就是中国的文化的实力。

其实有任何其他的漫画的比赛,我认为大家都应该尽量去参加,要自己去捕捉这些出头的机会。就有点像你要工作,你会去求职一样,如果你真的做得很好,你自然就在那个公司或者企业一直往上做。

商业的机制正在消耗创作者,漫画家应该有一个单纯的生活

Q:那你觉得现在中国漫画发展得怎么样?

Z:其实这个是蛮荒谬的一件事情。我自己从事漫画工作,但是我却很少看漫画。所以中国大陆的漫画发展我并不清楚,现在有哪些新的漫画家出来,我也不是很了解。但是我自己感受到的就是一个商业的机制。很多创作者很容易被一些平台,或者一些所谓的出资人牺牲掉了。

Q:牺牲掉指的是?

Z:所谓的牺牲掉就是,比如说今天一个出资人,他认为你很有潜力,或者你刚有点名气,他绝对不会跟你说你要沉淀,说你只要画你想画的,只要够好,两三年、三四年出一本都行。我认为不会有人这么做的。大部分人就说,你赶快出,一年最好给我出好几本,然后他会说,我这个东西让你去做什么电玩,让你去各种改编。这是在用一个商业的方式去扼杀一个创作者。

有一些创作者,你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会越做越好,他需要别人给他这个成长的时间,给他喘息的机会的。但是我觉得一个过度商业运作的社会,它不会让创作者有这种时间,它最后采取的方式一定是我从你身上获取最大的利益,然后我牺牲你都无所谓,我只要在你身上得到足够的利益就够了。其实我觉得这是过度商业化的社会一个最大的问题,它会很快速地,而且提早地就把一个人给耗损掉。

要怎么样把人开发出来,我觉得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在商业运作的整个过程中,它也许能够开发出一些人,但是它同时也摧毁了很多的人。其实我觉得是很可惜的一件事情。商业化是必然的,但是掌控这些商业运作的人,他有没有那种想法,就是有些事情是可以等一下的。

四格漫画《大家都有病》 来源:朱德庸的微博@朱德庸

Q:要创作出有意思的漫画为什么会那么难?

A:其实这个我很难回答。因为对我来说,画出有意思的漫画并不困难。我平常就花很多时间去注意这个时代,注意我所生活的这个社会,我所接触到所有的人,他们给我什么样的感觉,然后在我创作里面,我会把我平常观察到所有的东西通过幽默的方式画出来。所以对我来讲创作一点都不困难。事实上,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在抑制我的创作力,否则的话,我会从早画到晚的。对我来说,我有太多太多东西要画,就在我心中能够画的题材,到现在累积起来至少还有五六部。如果我要全部都画出来的话,我可能根本没有时间生活了。

至于别人的状况,我是没有办法回答的。我只是觉得说,一个创作人,他必须要让他生活很单纯。你没有名的时候,你也要让你的生活很单纯,尽量让你的精力投入在你的作品上。那如果你已经成名的话,你更要让你的生活单纯,千万不要花太多时间去享受名利,然后开始过一种会搅乱你创作节奏的生活。

其实每一个人的精神跟关注力都有限,就跟人的生命一样,你只能尽可能的把精力用在你要用的地方上面。

纸媒和网络都一样,重要的是不要被形式上的东西控制住了

Q:现在平面媒体衰落,你的漫画会转到脸书和微博上,这对你有怎样的影响?

Z:其实,我觉得只是一个平台的改变。它是随着一个时代产生的一个不同平台的工具,你很难说好或坏。我认为其实谁都不该取代谁,它们是都应该存在的。

虽然纸媒的目前情况是这样,但是我还是觉得以后很难说。像我自己现在在做的就是 FB 和微博。虽然有人会说微博已经不行了,被微信取代了,也有人说 FB 也不行了,被推特和 ins 那些取代了。老实讲,我觉得这是一个商业的操作,它永远不停地去刺激你,跟你说你这已经过时了,你要用这个。大概三年前就有人跟我说,你要弄微信啊什么,我都懒得弄。因为对我来讲,我不需要花那么多时间在这些上面,因为如果花很多时间在这个上面,对我的创作时间我就少了。

以前纸媒的时候,其实我的专栏也画得很少,我一直都只画一个专栏,只是会有一些纸媒去转载。现在我更新 FB 跟微博,其实对我来说也只有一个。对我来讲,我不希望被任何形式的东西控制住。对我来讲,形式我并不是那么在意。

而且我觉得我把微博给做好了,只需要喜欢我微博的这群人就够了,我并不需要再去吸引更多的人来。就跟食物一样吧,你爱吃辣的就吃辣的,你爱吃甜的你就吃甜的,我不需要把所有不同口味的人都吸引过来。其实我觉得那种做法(指太在意形式)是违背一个创作者的心态的,创作者应该是让自己尽可能单纯一点。

来源:朱德庸的微博@朱德庸

Q:你觉得现在的年轻读者有怎样的变化?

Z:也许现在年轻人不习惯看报纸或者杂志这种,但是我觉得很多的事情很难讲的,就像是电子书出来了之后,实体书店就开始一家一家关。事实上,在国外很多实体书店开始又慢慢复苏,因为它提供了一个场合,那种空间是完全不一样的。我觉得人都是这个样子,当某一个东西发展到一个极致的时候,人家会回过头来找当初最单纯的、最纯粹的东西。

其实当你看报纸或杂志的时候啊,它的那种祥和感是不同的,那你用手机或者电脑去看的时候,其实它本身就是一个视觉的刺激。当它着重视觉的刺激的时候,在其他层面上的东西,一定就会开始减弱。就像我常常跟人家说,你看一幅画或一段文字,跟你看一个电影、电视是完全不一样的。看电视或电影的时候,你是没有主控权的,你所有的节奏是跟着它给你的节奏走的。看画、看报纸、看杂志、看书的时候,我的节奏是照我的。各有好坏,我觉得不应该有一方完全被取代掉。

Q:就是要拿回主控权。

Z:我觉得现在的人其实很需要控制自己,不要被别的东西控制住。譬如说,你看现在每个人手上都会一直不停的滑手机,但其实我只有在需要用手机的时候我才用。我玩微博应该是 2010 年开始,其实那个时候,我大概一天就是十分钟内把我该发的发完了,该查的资料查完,十分钟我就关机。对我来说这给我省下大量自我的时间,所谓自我的时间就是不被别人控制的时间。

我觉得人应该要有一点对于自己个人的控制、掌握吧,就是说,我希望我的生活的品质是什么样的。

谈论过爱情、人生、童年,下一个话题有关想象力

Q:你之前的作品谈论很多社会话题,像新人类、女性、小孩、消费社会这些,那你现在会不会有想新谈的点?

Z:有啊。 2011 年时候画《大家都有病》,画现代人的生活,里面包括有讽刺时尚,大家好像从来没有想过,这个时尚到底是什么。整个时尚的产业竟然是由少数的时尚的品牌去控制,而这些时尚的品牌却由少数的设计师去控制。所以会想一想说,亚洲加起来的话,会穿时尚品牌的可能有好几亿人,就被这几个人控制,然后这几个人也不晓得他们是怎么一个开会,就决定明年大家要穿什么,那亚洲人就呆呆的,就穿了,穿时尚跟穿制服一样。其实对于时尚,你没有自主权,因为你所有的对于美的观感都是西方人的。

我 11 年的时候就在反省这些事情,我们中国人开始有钱了,除了带来好处之外,这个有钱是不是同样带来了可能双倍于好处的坏处。亚洲人被贫穷整了一次,然后又被富裕再整了一次。像对时尚啊,还有手机这些的,我都做了很多的讽刺。现在已经 2018 年了,我觉得情况并没有太好转。

朱德庸在漫画中对时尚的讽刺 来源:朱德庸的微博@朱德庸 

我自己的漫画希望做到的就是,虽然我的想法不一定是正确的,但是我会用自己的观点去看这个时代,尤其是亚洲人,范围再缩小一点的话,就是中国人、华人,到底在这个时代里面经历了些什么事情,看得见的幸福跟看不见的幸福到底哪一个是好的。其实我觉得这个是大家都需要去想的。

Q:今年即将出版的《绝对小孩 3 》会主要讲些什么?毕竟上一本是十年之前的事情了。

Z:除了大人世界跟小孩世界之间的矛盾之外,另外其实我想讲的是一个想象力。

其实全世界的经济都瓦解了,大陆的经济虽然现在还是非常好,但在国外来讲,各国的经济都很不好。所以我觉得,以后可能很多现有的观念都会开始改变,很多的职业我认为也会消失,以后的大环境、整个商业模式一定会经过很大的一个改变。所以我觉得想象力变得非常非常的重要,如果你有想象力的话,我觉得你才能够真正应付未来的时代。所以《绝对小孩 3 》我想画的是跟这方面有关。

题图:朱德庸漫画《大家都有病》的画面之一,长题图为《绝对小孩 2 》内页插图,banner 为电视剧《粉红女郎》原声原声带专辑封面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