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从零开始,沙特准备发展娱乐业

Ben Hubbard2018-03-22 06:55:00

政府断定,为娱乐活动在国外花费数十亿美元的沙特阿拉伯人未来会愿意留在本国享乐。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沙特阿拉伯利雅得电 — 灯光灭了,指挥出现了。当他走到乐队面前站定时,几乎所有人都鼓起了掌。随后,灯亮了,演员们穿着古代阿拉伯服饰出现在了舞台上。

女领唱唱着“我的挚爱,用诗歌向我倾诉”,拉开了一出关于种族主义、战争和爱的歌剧序幕。这出歌剧本身算不上多么卓越非凡,但它上演的地方却很不寻常:保守的沙特阿拉伯首都的公共舞台。沙特阿拉伯政府发起了一项全新的大规模行动,力图从零开始,为 2900 万民众建立充满活力的娱乐行业,而近来出现的歌剧《安塔尔和亚伯拉》(Antar and Abla)正是这一行动的产物之一。

长期以来,沙特阿拉伯一直被认为是全球最保守的地区之一,蓄着大胡子的宗教警察执行着严格的社会规范,女性要在公共场合遮掩住自己的躯体,常常还要遮住自己的面容。音乐会和剧院大都遭到了禁止,就连“乐趣”这个概念也常常被认为是不符合伊斯兰教义的。

现在,这个王国充满了漫画节、舞蹈表演、音乐会和怪物卡车拉力赛。去年 12 月,新世纪(New Age)音乐大师雅尼(Yanni)和美国说唱歌手 Nelly 都来沙特阿拉伯开了演唱会(所有观众都是男性)。埃及流行歌手塔莫·赫斯尼(Tamer Hosny)计划本月来开演唱会,不过他的粉丝被禁止跳舞或摇摆身体。太阳马戏团(Cirque du Soleil)将会在年内进行首演(服饰没有去其他地方演出时的那么奔放)。与此同时,跨国公司正在签署协议,准备在全国各地经营电影院。

去年 12 月,由政府赞助的美国说唱歌手 Nelly 演唱会引来了数千名男性观众。

上个月,女性在利雅得文化节上用手机。

去年,爵士乐队 Mizan 在一场私人活动上进行了表演。

本周,沙特穆罕默德·本·萨勒曼(Crown 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将会到访美国,走访多个城市,吸引美国投资人,而这些变化正是他计划向人们展示的东西。自信的穆罕默德王子今年 32 岁,是沙特王位的继承人。如今,他正努力重新调整国家经济,不再把石油作为主要收入来源。与此同时,他也在为沙特阿拉伯人创造更加有趣的生活。官员表示,娱乐业在这两方面都将发挥作用。

这套想法的逻辑是:未来,每年为娱乐活动在国外花费数十亿美元的沙特阿拉伯人可以留在本国享乐,创造亟需的工作岗位。

这项行动在政治上也很有用。自 3 年前出现在公众视线中以来,穆罕默德王子就火速登上沙特权力结构的顶峰,并凿开了社会的传统支柱。

取消宗教警察逮捕人的权力,压制反对他进行社会改革的神职人员,减少了条条框框的宗教规定。近来,他还发起了对王储和知名商人的清洗,消灭潜在的敌手和被激怒的皇室成员。

与此同时,穆罕默德王子积极争取年轻人,把他们变成了项目的新一批支持者。沙特阿拉伯大约有三分之二民众是不到 30 岁的年轻人,他们许多人都热情地支持这些变化。

利雅得一家豪华酒店的草地上,25 岁的伊布提哈尔·肖戈埃尔(Ibtihal Shogair)正和朋友一起参加政府娱乐部门资助的美食展。“我爱他,”她一边吃着迷你汉堡一边说,“他就是个想法和我们很相像的年轻人。”

阿尔及利亚音乐家切布·哈利德(Cheb Khaled)在吉达(Jeddah)表演。

肖戈埃尔和她的朋友说,几年前,她们这样年纪的女生周末几乎没什么可做的,大多数时候只能聚在家里或去餐厅。当她们出门时,就算穿得很谨慎并遮住了头发,宗教警察也会找她们麻烦。

肖戈埃尔的朋友、26 岁的莉娜·布尔布尔(Lina Bulbul)说:“他们会走到你背后说:‘遮上你的脸,遮上你的脸。’”

现在,女性很少会看到大胡子的宗教警察了。她们常常会翻看政府旗下大众娱乐局(General Entertainment Authority)的日历,规划自己的周末。鉴于政府承诺取消长期以来不允许女性开车的禁令,她们两人计划今年 6 月考取驾照。尽管国外有评论认为,穆罕默德王子的一些行为过于轻率鲁莽,比如清洗行动,但她们对此并不在意。

“之前,王子可以做任何事情——可以偷窃,可以扣押财产,” 肖戈埃尔说,“之后,每个人都会走在正路上。”

推动娱乐行业到底能够创造多少工作岗位?它是否能够拯救因为低油价而低迷的经济?是否能够补偿新税收给家庭预算带来的伤害?只有时间能够告诉我们答案。

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国,沙特阿拉伯非常依赖石油。石油为雇佣了大部分沙特阿拉伯人的政府工作提供资金支持。但是,2014 年起石油价格下跌导致国库资金减少,政府提供的工作岗位也随之减少,无法满足每年进入劳动市场几十万年轻人的需求。穆罕默德王子希望推动医疗保健、采矿、娱乐等领域私营企业的发展,进而解决这一问题。

上月,歌剧《安塔尔和亚伯拉》的演员在利雅得举行的一场演出结束后亮相。

沙特阿拉伯男性在 Nelly 演唱会外自拍。

工作室的缺乏阻碍了沙特阿拉伯音乐制作行业的发展。

“他们开放了公共空间,为年轻人提供了更多喘息放松的场所,男生女生们可以聚在一起互动交流,”华盛顿阿拉伯海湾国家研究所(Arab Gulf States Institute)高级常驻学者克里斯汀·迪万(Kristin Diwan)说,“但除此之外,他们还得提供工作。”

保守的沙特阿拉伯人认为,爵士乐、电影院、芭蕾舞这些外来文化,给沙特阿拉伯独有的、至今为止大多数时候都保持低调的伊斯兰形象带来了威胁。而政府则在继续推进鼓励娱乐产业发展的行动,断定想要找乐子的人比反对的人更多。

带头推进这一行动的是大众娱乐局。自 2016 年 5 月创立以来,这个机构就迅速地发展了起来。在最近一场活动上,大众娱乐局局长艾哈迈德·阿尔-哈提卜(Ahmed al-Khateeb)表示,去年大众娱乐局监管了超过 2000 场活动,他们希望今年的数字能够达到去年的两倍多。

在集中安排活动时间、提供许可的同时,大众娱乐局还资助了娱乐公司,希望他们能在未来自给自足。

但是,从许多方面来看,沙特阿拉伯都是从零开始建立娱乐行业的。早在 1979 年后掀起的保守主义浪潮中,这个国家仅有的几家电影院就已经关门歇业了。沙特阿拉伯公立学校不教音乐、舞蹈和喜剧,国内也没有音乐和电影相关的学术机构。

哈提卜说,如果有年轻的沙特阿拉伯女孩对跳芭蕾感兴趣,她会发现找老师很难。他还抱怨说,他们不得不去黎巴嫩录制最近一场活动上播放的音乐,因为沙特阿拉伯的工作室都很差劲。

上月,利雅得文化节上一场民间剧团表演。

他说,要想解决这一问题,沙特阿拉伯需要建立一整套艺术、旅游和娱乐的“生态系统”。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计划在未来十年投入 640 亿美元。

对于那些在旧体系下挣扎不已的企业而言,这些改变是件好事。

沙特阿拉伯时代娱乐公司(Time Entertainment)女主席艾米拉·阿尔-塔维尔(Ameera Al-Taweel)表示,此前公司要花几个月的时间才能申请下来活动许可,还要与警察、政府部门协商,因此每年实际能够办活动的时间很少。

她说,现在大众娱乐局几周内就会发放许可,公司每年举办的活动数量翻了一番。2018 年他们计划举办 28 场活动,包括太阳马戏团演出、沙特阿拉伯时装周、爵士音乐节和歌剧《安塔尔和亚伯拉》演出。

一些活动引起了人们的强烈抵制。2016 年一段男生女生在动漫大会上一起跳舞的视频引发了病毒式传播。但是人们已经调整好了面对这些情况时该有的心态。

塔维尔说:“现在,当你去某个地方听见音乐声已经不再是件奇怪的事了。”

利雅得一场节庆。沙特阿拉伯人希望推动娱乐业发展能够刺激疲软的经济。

有人在文化节出售玩偶。一位分析人员表示:“他们为年轻人提供了更多喘息放松的场所,男生女生们可以聚在一起互动交流。”

一个民间乐队在利雅得演奏音乐,演唱传统歌曲。

现在内容仍需经过预先审查,有时候还需要进行修改以规避当地某些敏感问题。塔维尔说,男女同台舞蹈表演“Shadowland”获得了批准让她感到惊讶。不过,一位穿短裙的表演者还是需要穿上绑腿,一段让人想起达尔文进化论的画面(一只猴子进化成一个男人)则被删掉了。

塔维尔说:“因为伊斯兰教里我们是不信进化论的。”

对娱乐行业新的兴趣也解放了那些原本只能私下追求自己爱好或在 YouTube 上找教程的创意人士。

沙特阿拉伯爵士融合乐队 Mizan 吉他手拉伊夫·布哈里(Raif Bukhari)说:“过去情况完全不一样,那时候我们都不能在公开场合演奏。”以前,他只能在私人建筑物、国际学校或哈雷戴维森(Harley-Davidson)经销店的地下室里演奏。现在,他的乐队大多数周末都有演出,因为餐厅、活动公司和度假村都可能有临时音乐需求。穆罕默德王子本月访问英国时,他们还在伦敦举行了表演。

他说:“现在,我们有无数的机会。”

政府断定,为娱乐活动在国外花费数十亿美元的沙特阿拉伯人未来会愿意留在本国享乐。


翻译:熊猫译社 钱功毅

题图及文内图片版权:Tasneem Alsult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