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完善资料

选取头像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城市

美国警察去年打死987人,这个数字和警察工作危险程度直接挂钩 | 好奇心小数据

宣海伦2018-03-13 20:21:05

芬兰警察一年才用了 6 颗子弹,而有些地区则鼓励以暴制暴。

《经济学人》最近从官方统计数字和新闻里拉出一些关于警方开枪的数据,当中发达国家里打死人最多的不出意外还是美国。

芬兰警察在整个 2013 年共在执勤中用了六颗子弹,不及 2014 年一名芝加哥警察在 15 秒内对黑人青年 Ronald Johnson 射击数的一半。

澳大利亚警察从 1992 年到 2011 年期间总共有 94 次出勤时开枪。美国警察在 2015 年 3 月就有 97 次出勤时开枪。与此同时两国人口中的警察比例几乎相同。

根据《华盛顿邮报》统计的数据,美国警方 2017 年打死了 987 个人。

当然,美国是人口最多的发达国家。作为参考,美国和澳大利亚的人口数分别是 3.1 亿和 2300 万。

不过即便考虑人口规模,这个差距依然非常庞大。平均下来死于警方枪击的平民数量,美国是其它发达国家的 20 - 70 倍。

但和部分欠发达地区相比,美国的数据又可以说是不值一提。

工作越危险的地区,警察越容易开枪

这个话题不新鲜,随着数月来美国反枪支暴力的话题持续发酵,警察滥用枪支的问题也被带了出来。

根据《经济学人》整理的 2017 年及其他最新数据,警察的暴力程度和国家的犯罪率成正比。

首先相比其他发达国家,在美国当警察确实更危险,更容易遭枪击。根据历年的数据,美国警方出勤死亡率比丹麦警察高出 18 倍,是德国警察的 35 倍,比芬兰警察高出 100 倍。

美国的谋杀犯罪率也远高于加拿大、意大利、英国、瑞典、法国等发达国家。美国的枪支泛滥和枪文化是最容易被提及的原因。根据联合国 2013 年全球研究报告,美国谋杀案中有 60% 是枪杀,而在欧洲只有 13%。

美国的枪支文化可以追溯到北美十三州独立之前,许多州的政府都无法给民众提供工作和生活的安全保障,所以只有要求老百姓携带枪支以求自保。

根据卫报的调查数据,2007 年美国每百人拥有 88.8 支枪,而排名第二的国家也门则为 54.8 支。 从下面这张图你能看出美国与其他国家相比的持枪率有多高。

监督是另一个问题

在警务准则方面,大多数欧洲国家的国家标准符合“ 欧洲人权公约”,47 个签字国仅允许在合法目的下,“绝对必要”时才允许致命武力,而美国的“合理信念”常常违反欧洲的“绝对必要”标准。

直接开枪的规则也导致了大量的杀戮。在美国,只有八个州要求口头警告(如果可能的话),通常不存在鸣枪警告和电视剧里瞄准非致命部位。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芬兰和挪威要求警方在任何可能的情况下都必须获得上级人员的许可才能开枪。

荷兰、挪威和芬兰要求警察完成三年的警察学院课程,而 2006 年的数据显示,美国警察学院平均为警察提供了 19 周的课堂教学

美国法律对警察暴力的监督力度有限。《华盛顿邮报》报道,近 10 年来美国只有 54 名警察因执勤时开枪致死受到起诉,其中 35 起已结案,大部分(21 名)被判无罪或被撤案;而判刑的 12 起案件,警察平均服刑 2.5-3.5 年。

大量的数据将警察暴力和种族问题联系在一起,但在法律裁决时,这一观点经常难以被辨别、确认,以及很可能被模糊处理。

危险和监管因素也适用于其它地区

美国的警察暴力臭名远扬,但在地球上的某些地区,情况比你能够想象得还要坏得多。

在菲律宾,官方鼓励警察法外处决的做法。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公开敦促警方杀死有嫌疑的毒品贩子甚至吸毒者,按照总统竞选时所承诺的,将这些人的尸体丢弃到马尼拉湾,并“将所有的鱼都养在那里”。

据人权组织称,自 2016 年 5 月罗德里戈·杜特尔特当选以来,已有超过 12000 人死于法外处决。警方给出了一个更小但仍然惊人的数字:2016 年 7 月至 2017 年 9 月间,3850 人在禁毒行动中被打死,另有 2290 宗与毒品有关的谋杀案正在“调查中”。

泰国的情况也相类似,一份公开报告显示,在 2003 年开始的大规模缉毒行动初期,约 2819 宗法外杀人事件中有一半涉及与毒品无关的受害者。

在中美洲人口最密集的萨尔瓦多,警察杀人通常是围剿黑帮;而在巴基斯坦,杀戮的理由则是恐怖主义。

政府坚称杀害罪犯会减少犯罪,而拥有了合法开火权的警察也更容易威胁平民。但令人吃惊(或者说难过)的是,在大多数欠发达地区,这些做法得到了大多数民众的支持。

超过 3/4 的菲律宾人赞同政府法外处决的做法,一名儿子死于警察枪击意外的菲律宾妇女也表示了对政策的支持。

“如果你杀了一只狗,你必须向他的家人道歉吗?”一位泰国村民表示支持暴力执法,“毒贩也是一样。”

政治决心和技术手段都在更新,但现在还看不到太多效果

在过去至少十年里,美国警察始终处于巨大的舆论压力下,不断刷新警察射杀平民的数据。

警察随身佩戴摄像头是近年来被广泛讨论的技术手段。纽约市长白思豪在今年 1 月底宣布,要求纽约市警察在 2018 年年底前,全面实施在巡逻时配戴随身摄像头。

一项来自华盛顿的研究显示,分别将配戴和未携带照相机的警察进行对比研究,两组警察没有在使用武力方面显示出明显区别。但随身摄像机的出现无疑可以帮助司法程序更准确地定罪和量刑,但也存在侵犯隐私方面的争议。

哥伦比亚通过技术手段清除了 12000 名腐败官员。在危地马拉,由联合国支持的独立检察官小组于 2013 年对四名杀害囚犯的警察作出定罪。

当然,伴随着一项新技术的大量运用,也有可能催生新的暴力滥用。比如不致命的电击枪和喷雾配发给警察后常出现过度使用的问题,往往会引发更多敌对情绪。

题图来源:Flickriver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