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伟大迷人的设计师纪梵希去世,战后时尚的黄金一代凋零殆尽

时尚

伟大迷人的设计师纪梵希去世,战后时尚的黄金一代凋零殆尽

刘璐天2018-03-13 17:10:12

他对这个世界的贡献并不只有“小黑裙”这么简单,他还延续并普及了优雅——虽然他的继承者没有。

法国设计师 Hubert de Givenchy 于当地时间 3 月 10 日去世,享年 91 岁。3 月 12 日,一位公司代表发布了这则消息,但并未透露更多细节。

即便没看过《蒂凡尼的早餐》,人人都至少记得其中一幕情景:奥黛莉·赫本扮演的拜金女 Holly Golightly 站在清晨的纽约第五大道上,戴一副黑墨镜、一双长手套,珍珠项链在颈边绕了四圈,边吃法棍边往珠宝店橱窗里张望。身上那条纪梵希小黑裙让她看上去既端庄又突兀,仿佛在说:她向往光鲜,但尚未被接纳。

纪梵希创始人 Hubert de Givenchy 是这个经典好莱坞形象的创造者。2006 年,这条小黑裙在伦敦拍卖行 Christie’s 以 92 万美元拍出。除了奥黛莉·赫本,他设计的时装也和不少知名女性一同出现在各种重要历史场合:Jacqueline Kennedy 和肯尼迪第一次出访法国,温莎公爵夫人参加爱德华八世的葬礼。

但这些谈资无法简单解释 Hubert de Givenchy 对时尚行业的意义。从 1952 年成立纪梵希、发布第一个高级定制女装系列,到 1988 年将品牌卖给 LVMH 集团,再到 1995 年正式离任创意总监,Hubert de Givenchy 长达 43 年的职业生涯就像一部微缩时尚史,见证了战后巴黎时装屋的黄金时代、60 年代奢侈品在美国的民主化,以及 90 年代以来大公司资本化给一个品牌带来的机遇和风险。

他也打破了这个行业里的诸多惯例:第一个推出分体式女士着装,第一个推出成衣系列,第一个使用好莱坞明星担任品牌宣传大使。

LVMH 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Bernard Arnault 评价 Hubert de Givenchy 创作的时装“完美结合了两种难能可贵的特点:创新和优雅。”

在 3 月 12 日发布的讣告中,《纽约时报》形容他“代表了战后在巴黎白手起家建立时装屋的一代绅士设计师,他们懂得与顾客建立个人联系,懂得按照心目中某个具体的女性形象创造整个系列。”

贵族血统与战后巴黎

“如果有可能,你最好生来优雅。优雅得是你的一部分,或者就是你本人。” Hubert de Givenchy 站在讲台上说这是 2010 年牛津大学的一场演讲,也是 Givenchy 对台下想从事设计师行业的年轻人的唯一建议。

对 Hubert de Givenchy 来说,这不用费什么力气。他 1927 年 2 月 21 日出生于法国瓦兹省省会博韦,全名“Count Hubert James Marcel Taffin de Givenchy”。父亲 Lucien 是世袭侯爵,母亲 Béatrice Badin 则来自织锦手工坊世家。

3 岁时父亲因流感去世,Givenchy 和哥哥由母亲一族带大,受后者影响也更深。10 岁在巴黎一场由 Jeanne Lanvin 组织的展示会上看到 Chanel、Elsa Schiaparelli 等人的设计后,Givenchy 便决定了自己的理想职业。他 17 岁就进入巴黎美术学院(École des Beaux-Arts)学习服装设计,一年后通过家族人脉进入设计师 Jacques Fath 的工作室做学徒,6 年学徒生涯还先后师从 Robert Piguet、Lucien Lelong 和 Elsa Schiaparelli。

年轻的 Hubert de Givenchy

1945 年到 1952 年也正是巴黎时尚行业从百废待兴到重焕生机的一个时期。Dana Thomas 在《奢侈的》一书中记录,20 世纪 20 年代,法国奢侈品行业雇佣有 30 万劳动力,包括裁剪工、试衣匠、女裁缝、刺绣工、皮衣制造工、鞋匠、纺织工、纺纱工、女帽制造商。1940 年,纳粹德国入侵巴黎,洗劫了女装协会总部,查抄所有资料,封了 Madam Gres 和 Balenciaga 的店铺,并且“14 次企图摧毁法国奢侈品工业,目的是把时装店迁到当时欧洲的新文化中心——柏林和维也纳”。

这次洗劫给巴黎造成重击。原料短缺、工人失踪,时任法国女装协会主席的 Lucien Lelong 不得不劝说设计师继续营业:“你可以强迫我们做任何事,但巴黎的高级时装店绝不会搬迁,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高级时装如果不在巴黎,它就不再是高级时装。” 为了生存,Louis Vuitton 等不得不把货品卖给纳粹军官。

真正让奢侈品行业恢复元气的是几个新名字。Pierre Balmain、Chritian Dior 和 Jacques Fath 当时被并称为战后创造高定时装新潮流的三大设计师,总的来说,他们的设计回归女性魅力,但化繁为简,其中以 Dior 强调女性腰线的 New Look 最为知名。

年轻的 Givenchy 和后两位均有交集。1946 年 Givenchy 在 Lucien Lelong 手下工作时,Christian Dior 刚从这里离开,创立了自己的同名品牌。而 Jacques Fath 的影响则更为深远——他是 Givenchy 在巴黎工作的第一位老板,后来还创造了 Givenchy 的第一位缪斯 Bettina Graziani。

两个缪斯

无论从服装设计或品牌推广的角度讲,Givenchy 的成功都离不开两个缪斯。如果说赫本帮助他树立了经典形象,扩大了在美国的影响力,Bettina Graziani 则是那个替他打开美国市场的人。

Bettina Graziani 原名 Simone Micheline Bodin,比 Givenchy 大两岁,家境贫寒,与 Givenchy 同样于 1944 年来到巴黎。她给设计师 Jacques Costet 看了看自己画的设计草图,希望应聘设计,但后者认为她更适合做模特。

事实证明的确如此。Bettina Graziani 先后成为巴黎战后三大高定设计师 Balmain、Jacques Fath 和 Christian Dior 最喜爱的模特之一,是“法国被拍摄最多的女人”。其中,Jacques Fath 给了她 Bettina Graziani 这个名字,并把她的一头红发剪短,这也是她之后最为经典的形象。

“我那时不化妆、一头红发、年轻活泼,不算漂亮,但看上去和别的模特不太一样。Fath 想向媒体传递一个带有美国精神的形象,一种全新的、现代的态度……他对我说‘我们已经有一个 Simone 了,你看上去更像 Bettina’……然后我就成了 Fath 的代言人。” 1980 年接受 Interview Magazine 采访时,Bettina 回忆说。

一位记者甚至在 1947 年写到,“Dior 的确有 New Look,但 Fath 有 Bettina Graziani”。直到 1954 年 Jacques Fath 因白血病逝世前,他的时装屋在销售业绩上仅次于 Dior。

Jacques Fath 和 Bettina Graziani 在工作室里

1950 年,Graziani 与美国模特机构 Eileen Ford 签约,来到美国发展。刚到纽约一周,就获得了 Vogue 的独家模特邀约。她也是第一批成功进入美国市场的法国模特之一,不仅能做展示模特,也很会拍照,而那时“封面女孩”在法国还是个新概念。

Vogue 时尚编辑 Bettina Ballard 在 1960 年自传 In My fashion 中描述:“摄影师们喜欢找她,因为她知道倾听、从不发火、不为难人,擅长摆出独特但不奇怪的姿势。” 《生活》杂志(Life Magazine)在 1950 年 7 月 24 日的期刊中做过一个名为《法国模特在美国风生水起》(French Models Thrive in US)的专题,拍摄的两位模特中就有 Bettina Graziani,称他们已经“迅速成为纽约最受追捧的顶级模特”。

1952 年 3 月,25 岁的 Givenchy 离开 Elsa Schiaparelli,创立了自己的同名品牌。在巴黎第八区 Rue Alfred de Vigny 大街的小展厅里发布首个系列时,他直接用 Bettina 命名了这个系列,说服 Bettina Graziani 不仅做模特,也担任 PR 负责人。

可能也正是由于 Bettina,远在美国的《生活》杂志也用 4 个版面报道了这场秀,标题为:《纪梵希,巴黎新秀》(“De Givenchy, a New Name in Paris”)。在描述发布会现场的忙乱景象时,《生活》说:“她(Bettina)拉来了美国最重要的时尚编辑,给摄影师摆造型,给嘉宾摆椅子,在后台收拾衣服,上 T 台走秀,秀后又出来推销衣服。”

这场秀大获成功。所有服装在秀场已售空,其中一件被命名为 Bettina 的衬衫也成为 Givenchy 的第一件标志性作品:这是一件轻薄的衬衫,宽松的袖口缀满花边,绣有黑色花纹。Bettina 在拍摄时举起两臂,双手分放头侧,花边散开,恰到好处地展现了衬衫的浪漫气质。她解释说:“模特不是个被动的角色,她可以通过手势、动作或站立方式给设计师灵感,有时只是细节上的调整,有时可以创造一件新衣服。”

Bettina Graziani 穿着“Graziani”衬衫

1952 年 3 月,美国《生活》杂志报道纪梵希首个系列刊发的照片

比起 Bettina,人们对奥黛丽·赫本与纪梵希的故事可能更为熟悉。

上世纪 50 年代,巴黎的高级女装界与好莱坞关系冷淡。传记作家 Marie-France Pochna 在《克里斯汀迪奥:让世界焕然一新的男人》中写道,“Dior 不会让他的衣服在大银幕上粗俗地展示,这样会冒犯他那些最优雅的客户,他绝不会冒这个险……他认为从美学的角度看,活生生的贵族比舞台和银幕上拙劣的模仿高级多了。”

Givenchy 不这么看。1953 年,也就是首个系列发布的第二年,派拉蒙影业公司联系 Givenchy,让他为“赫本”的新片《龙凤配》(Sabrina)挑选几套服装。那时奥黛丽·赫本主演的《罗马假日》尚未上映,Givenchy 以为是和凯瑟琳·赫本合作,欣然答应。见面后,他显然有些失望,“我当时没有时间招呼她,正在设计第二个系列”,让赫本自己去挑。不过一顿晚饭后,Givenchy 改变了对这位新人的看法:“晚饭还没结束,我就对她说,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他对品牌推广的积极态度可能也受到了第一位老板 Jacques Fath 的影响。如果说 Dior 和 Balenciaga 如同建筑师一样强调结构美感,Jacques Fath 则以华丽与活力著称。他本人也喜爱社交,经常组织各种上流聚会,让妻子穿着自己的衣服穿梭于这些聚会中玩乐。他有句名言:“高级定制的基础是宣传。如果不意识到这一点,你就不能理解高级定制是如何运作的。”

与赫本会面后,两人合作的第一套经典造型诞生——“décolleté Sabrina”,一套方形领口、领口遮住锁骨的黑色礼服。不过直到去世,《龙凤配》的服装设计师 Edith Head 都坚称这是自己的设计。据《纽约时报》报道,赫本对此感到生气,因此要求日后所有电影作品均由纪梵希提供服装。她还免费为纪梵希后来推出的香水 L’interdit 拍摄广告,并允许纪梵希使用自己的名字——这也是奢侈品牌首次使用电影明星的面容来推广香水。

赫本在《龙凤配》中身着 Givenchy 设计的 “décolleté Sabrina”
赫本出现在 1975 年纪梵希香水广告中

借助 50 年代电视的普及,纪梵希这个名字为更多美国公众所知。20 世纪 60 年代的民权运动和社会变革也打破了奢侈品消费的壁垒,按照《奢侈的》一书中的描述,“中产阶级也努力效仿富人,包括光顾富人们去的顶级场所而无需再担心受到警告或遭到嘲笑”。

清晨身着纪梵希小黑裙在纽约第五大道吃面包、隔着橱窗欣赏 Tiffany 珠宝的拜金女 Holly,是 60 年代这种中产阶级心态的缩影。可以说, Hubert de Givenchy 和赫本一起创造了一个抓住了时代精神的形象。

而他的同辈们要到 30 年后、好莱坞的黄金时期才意识到,他们需要好莱坞。

两次变革

时装屋纪梵希之所以能在出售给 LVMH 集团前持续运营 36 年并保持经济独立,秘诀当然不会只在于营销。一切终归要落脚到设计。

这 36 年中,Givenchy 的设计给时尚行业带来了两次变化。

战后巴黎的经营环境对欧洲高级定制行业来说并不友善。一切从简的环境下,高级面料价格高涨,人们对过度奢华的设计也抱持着怀疑甚至气愤的态度。1947 年 Christian Dior 推出的 New Look 引发争议,就是个典型例子。设计师 Edward Molyneux 和 Robert Piguet 也因此关门大吉。

Givenchy 于 1952 年设计第一个系列时,已经考虑到这一点。他首次推出了上下装分离的几套着装——在此之前,高级定制只有连体式。这包括一套镶有珊瑚红纽扣的白色针织衫配黑色短裙,一套欧根纱衬衫配黑色长裙,以及一套黑色花边毛衣配黑色条纹筒裙。三件上衣加三件下装,可以创造出九个 Look。面料的选择也讲究实用性,价格只有竞争对手的三分之二。

三套分体式女装

50 年代的美国市场不同于欧洲,流行更休闲的成衣。零售商们通常会向欧洲设计师购买专利,然后在生产线上批量复制他们的设计。Givenchy 也注意到这一点,将上文提到的第一件标志性作品“Bettina”衬衫的版权卖给了纽约零售商 Russeks。复制版衬衫的售价为 10.95 美元,而原版为 2800 美元。这个商业决策进一步扩大了纪梵希在美国市场的影响力。

60 年代,青年文化运动开始在全球各地兴起,Givenchy 在这种变化面前也显得颇为敏感。

1957 年,他和自己的偶像 Cristóbal Balenciaga 共同研究出一种名为“Sack”的新塑形,并同时在各自的新系列中推出。这种衣形脱胎于 50 年代流行的一种礼服裙(Shirt Dress),像布袋一样不显腰线,但衣长变短至膝盖下方并且收口,穿起来仍然优雅,但更加轻便。

“Sack”设计,左图为 Shirt Dress 传统衣型,右为 Givenchy 1957 年推出的款式
1960 年赫本在 Vogue 上身着纪梵希

在此之后,Givenchy 的所有设计也缩短衣长,减少了对女性线条的强调。1968 年,看到成衣市场的潜力,Givenchy 设立了成衣精品店,并且又在 70 年代先后推出男装和童装,成为少有的在高定和成衣两个领域都获得好评的设计师。

“他让传统高定变得与现代生活息息相关”,《纽约时报》1971 年的一篇报道如此评价。

卖给 LVMH 集团后,纪梵希的多舛命运

1988 年,在独立经营 36 年后,Givenchy 以 4500 万美元将 Givenchy Couture Group 卖给了 LVMH 集团,随后又继续担任了 7 年创意总监,直至 1995 年离职。在此之后,纪梵希这个品牌就陷入了长达 10 年的混乱中。

10 年中,分别有三位风格迥异、个人特色突出的英国设计师执掌纪梵希。最先上任的是 John Gallliano。这个消息在 1995 年 Givenchy 本人的最后一场秀后公布时,所有人都感到震惊——他绚烂而戏剧化的风格显然与纪梵希一贯的优雅端庄不那么吻合,而他也是继 Charles-Frederick Worth 之后历史上第二位执掌法国时装屋的英国设计师。

John Galliano 时代的纪梵希

John Galliano 仅任职不到一年即离去,接替他的是另一位以鬼才著称的英国设计师 Alexander McQueen。

上任时 McQueen 仅 27 岁,以 100 万英镑年薪签下了 4 年合约。不过他的怪异风格没能革新纪梵希,且因为在 2000 年底将自己同名品牌 51% 的股份卖给了 LVMH 集团的竞争对手、开云集团旗下的 Gucci,惹恼了雇主——McQueen 在纪梵希的最后一个系列没有走秀,以两场低调的静态展取而代之,只有不到 90 位嘉宾被邀请观看。

1997 年,Alexander McQueen 的纪梵希首次亮相

第三位英国设计师 Julien MacDonald 同样只呆了两年。他上任时仅 28 岁,舆论仍然无法理解,这个被称为“威尔士 Donatella Versace”、喜欢在设计中加入亮片和短裙的设计师,为什么会被雇佣来执掌以赫本小黑裙为代表形象的纪梵希。

其它潜在人选看上去反倒更适合,包括后来执掌 Chloe 的 Stella McCartney,刚刚离开 Yves Saint Laurent 的 Alber Elbaz,以及 Balenciaga (现为 Louis Vuitton 女装总监)的 Nicolas Ghesquiere。

MacDonald 在纪梵希的最后一场秀更为惨淡——没有请任何媒体,窄小的现场只够容纳 80 位嘉宾。

直至 2005 年 Riccardo Tisci 上任,纪梵希才迎来历史上的第二次辉煌。他的秘诀是放弃华贵,加入街头元素印花。

在 2012 年秋冬系列中,可以找到以朱罗王朝为灵感的暗黑哥特风;而在 2015 年秋冬秀场,模特们的造型则类似以个性美著称的英国女歌手 FKA Twigs(本名 Tahliah Barnett)——这可能是 Riccardo Tisci 找到的新时代对于酷的新定义:比起《蒂凡尼的早餐》中那个对美国中产阶级生活做着白日梦的拜金女 Holly,FKA Twigs 可能更符合当下舆论环境对于多元价值观和选择权的关注。

Riccardo Tisci 带来的另一个亮点是男装。自从 2008 年他开始负责纪梵希男装线后,篮球、美国国旗、街头涂鸦等在奢侈品中尚不常见的元素吸引了更多关注。2012 年秋冬推出的罗特韦尔犬 T 恤,终于为纪梵希制造了一个新爆款。

在皮具制品上,他也创造了一些新的、火得不快但还挺持久的经典款手袋,包括 Nightingale、Pandora 以及 Antigona 等。

Riccardo Tisci 如今去了 Burberry 担任创意总监,他给纪梵希带来的印记难以磨灭——至少在年轻一代消费者的心目中,纪梵希是一个带有街头风格的奢侈品品牌。优雅?不是很有存在感。

纪梵希 2017 秋冬男装, Riccardo Tisci 的最后一个系列

作为品牌的纪梵希,和作为贵族的纪梵希本人

根据 WWD 的报道,2005 至 2017 年间,纪梵希的市场总值翻了 6 倍,员工人数从 290 人增至 930 人,营收达到 5.4 亿美元。这也使该品牌得以减少对供应商的依赖,独立直营店铺从最初的 7 间增至 72 间。最近,它还成功收回了迪拜和新加坡两个重要奢侈品消费市场的直营权。

如今它在大众心目中最有存在感的当属美妆——根据 BoF 报道,该品牌每年销售额维持在 4 亿美元左右,而美妆线销售额也能达到 3.5 亿美元。

在经历多年磨难后,纪梵希面临的最大问题还是风格不够持续、市场定位不明确。

研究机构 Stanford C. Bernstein 的一位高级研究员 Mario Ortelli 对 BoF 说,“如今说到奢侈品,人们很少第一个想到纪梵希。时髦的人们关注 Gucci、Balenciaga 和 Dior,而传统顾客则仍然忠实于 Louis Vuitton 和 Fendi。”

纪梵希现任 CEO Philippe Fortunato 在接受 BoF 采访时,提到他计划让设计风格回归初创时代的优雅,并且打算把重点放在皮具上——标价在 790 美元至 1790 美元的 GV3 即将上架,将与 Gucci 的酒神包和 Siant Laurent 的经典款手袋 Sac De Jour 抗衡。

替 CEO 完成这件事的是 Clare Waight Kellers,她的第一个系列反响平平,但今年巴黎时装周期间的第二个系列则因使用假皮草、重塑 Givency 时代的优雅风格引来众多关注,成为 Instagram 和 Twitter 上讨论最多的奢侈品牌。

纪梵希 2018 秋冬

至于 Hubert de Givenchy ,他在 1995 年离任后便不再对自己的品牌做过多评论,仅在 2007 年一次与 WWD 的采访中提及:“我很难受,发生的一切令人不太愉快。毕竟,人都希望为自己的名字感到骄傲。”

大部分时间,他换上了与时尚没有太大关系的身份——拍卖行 Christie’s 和卢浮宫的古董专家。

不过《纽约时报》记者 Eric Willson 觉得,人们对这位设计师的印象会一直定格在一个画面。

“2 米高,一头蓬松的浅色头发,彬彬有礼到令人感到不安,体格健壮、容貌英俊,是法国贵族的代表。”

题图:madrideas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