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中国单身女性开始要求冻卵权益,我们对于冻卵了解多少,以及该了解什么?

文化

中国单身女性开始要求冻卵权益,我们对于冻卵了解多少,以及该了解什么?

陈莉雅2018-03-13 07:13:59

我们分别采访了有冻卵经验的女性、赴境外人工生殖中介机构,以及几名冻卵经验丰富的医师,总结出一些思考与问题。

2 月 6 日,展滢滢手里拿着厚厚一叠的信件,来到广州市的邮局,她打算把这些信寄往全体吉林省人大代表的手中。

“当我了解到国内不允许非婚女性使用人工辅助生殖技术的时候,我感到非常失望和伤心,我觉得自己因为没有结婚而被歧视,被剥夺冻卵的可能性,这真的非常不公平”,展滢滢在信里写道

现年 29 岁的展滢滢,本科学医,研究所学习心理学,目前正跨考法律。今年 1 月,她独自前往广州市的医院,询问冻卵的可能性,其实她知道自己会被拒绝,但还是决定前往:“我要他当面告诉我不行,告诉我原因 ”。

在此之前,冻卵并不在展滢滢的人生规划当中,她对冻卵的了解不算多,一方面是因为还年轻,另一方面是她不曾考虑过结婚或是生育。

随着年纪渐长,身边的朋友陆续结婚生子,某天有个念头从展滢滢脑海里冒了出来——我现在不想要孩子,但等到我 40 岁,是不是就没有可能了?——这念头,几乎是所有寻求冻卵的女性们,思考冻卵的起点。

“世界上唯一的后悔药”

不少中国女性就跟展滢滢一样,起先根本不知道自己可以有这个选项,对于现有的法律禁令也不了解。

2015 年知名演员徐静蕾公开自己两年前到美国冷冻 9 颗卵子的经历,当时 41 岁的她说:“这是世界上唯一的后悔药”。

徐静蕾接受杂志专访谈冷冻卵子

这个后悔药引发社会舆论,许多女性纷纷前往医院询问冻卵的技术、过程与费用。根据 2015 年第 8 期《Health》的报导,北院三医生殖中心副主任李蓉表示,咨询冻卵的女性确实越来越多,大多是 35 岁以上的女性。同时间,她表示虽然冻卵技术已经逐渐成熟,但在中国发展还不到 10 年,也没有大规模推广。

这波冻卵热潮,引发中央电视台制作了一段六分钟长的节目解说,再次重申相关规定:“卫生部规定,单身女性不能实施辅助生殖技术的相关手术;有的医院允许单身女性冷冻卵子,但在使用冷冻卵子时必须提供三证,即身份证、结婚证、准生证”。

光是一则冻卵的声明,就引起热议,正好突显出中国社会里不少女性对冻卵的需求与疑问。

2016 年,一位名为满满的中国女性也到美国进行冻卵。她冻卵的过程被英国媒体 BBC 全程记录。满满不是单身,她已婚,但她说自己现阶段的工作状态让她无法全心投入在教育小孩身上,于是决定先去冻卵,如果未来想生孩子的话,就有了有选择权。

“当下很多女性迫于生育压力面临的两难选择。当丁克太需要勇气,生完一胎还被指望二胎。”满满说。

冻卵女性满满接受英国媒体 BBC 并拍摄纪录片

那些寻求海外冻卵的单身女性

2017 年 4 月携程的 APP 与网站出现了一个名为”美国冻卵游”的旅游项目,同样引发高度关注,携程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中国有 7 亿女性,随着大城市里的大龄女性群体越来越大,冻卵有很大的市场潜力。

由于中国现行法律的限制,越来越多人像徐静蕾与满满一样,寻求海外冻卵,当中最多人到的就是美国。

2012 年美国向大众开放冻卵的临床应用。《纽约时报》去年引用美国辅助生殖技术学会(Society for 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y)的数据,当中表示加州的 51 个相关诊所里,有 33 个为中国客户提供客制化服务,比如中文文件和中文网站,以及说汉语的员工。时任会长凯文·杜迪博士(Kevin Doody)也说 2009 年至 2014 年间,美国的冻卵周期数从 568 个上升到了 6165 个。

喜马拉雅医疗服务中心(图片来自官网)

不少人注意到这个需求,喜马拉雅医疗服务中心就是其中一例。他们成立至今不到一年,办公室设立在上海与华盛顿。官网上的简介写:“提供患者到美国就诊,并且为国内有生育相关需求的客户提供赴美生产一系列服务”。

“你看像是不孕的,中国市场上可能就有 1000 万人,虽然国内也可以做试管婴儿,但远远满足不了需求量。据我所知,有不少单身女性知道美国冻卵技术是很发达的”,喜马拉雅医疗服务中心创始人徐静文博士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说。

事实上,不孕的人数比徐静文想的还要多。根据 2015 年中卫生殖健康网发布的人口协会调查报告显示,目前中国不孕不育患者占 12.5%,即 4 千万人。这也就是为什么近几年一二线城市里,类似喜马拉雅医疗服务中心的中介机构越来越多。

除了先进的技术,美国在人类辅助生殖的法令限制相对宽松,这是各国女性趋之若鹜的原因。美国不同的州对冻卵有不同规定,当中,不少是开放单身女子冻卵与生子。

社会上对冻卵也不陌生,更不会难以启齿,甚至有不少公司把冻卵作为对女性员工的福利展现。

2014 年 10 月,Apple 和 Facebook 公布了一项新的福利政策,其中一项就是给予女性员工冻卵与生育权上的保障与优惠。根据 Facebook 内部资料显示,他们与美国知名的生殖中心 Progyny 合作,提出系列优惠措施,像是如果员工在此公司进行冻卵,可以得到 2 万美金的补助。

Facebook 提供为女性员工冻卵福利

“冻卵最一早开始的念头,其实比较多是服务癌症的患者,替他们做生育保存,但这几年比较多是因为社会化的趋势,而产生的冻卵需求”,台北爱群妇产科的沈孟勋医师补充,现在社会里,晚婚与不婚的比例越来越高。

台北马偕医院「人工生殖医学中心」的主治医师李日升也向《好奇心日报》强调,进行冻卵手术的女性确实逐年增加,以去年来说,就有 400 位左右的女性在马偕医院冻卵,其中 38 岁以上的女性占最多数。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台湾现行法律规定,单身的女性是可以合法进行冻卵手术。不过,如果未来需要解冻卵子,以及进行接续的人工生殖,还是需要提供结婚证明。

但光是一条单身女性可以合法冻卵的规定,就吸引一些中国大陆女性前来询问。

沈孟勋医师说,单就爱群妇产科的数据,去年有近十位来自中国大陆的单身女性进行冻卵。

卵子

为什么单身女性还不能合法冻卵?

冻卵(Oocyte cryopreservation),全名是冷冻卵子。在医疗范畴里属于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下的一个项目。

2001 年中国国务院卫生部颁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规定:“只有患恶性肿瘤的妇女在放疗和化疗前、患不孕症的妇女在无法及时体外受精前,可以将卵子取出并冷冻起来。” 以及 “禁止给不符合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法规和条例规定的夫妇和单身妇女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

卫生部明确规定单身女性禁止冻卵。

然而,2002 年 9 月 27 日吉林省举行第九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二次会议,当时通过一条《吉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规定写道: “达到法定婚龄决定不再结婚并无子女的妇女,可以采取合法的医学辅助生育技术手段生育一个子女”。也就是说,吉林省是目前中国唯一拥有让单身女性合法冻卵的法条。

“这是他们省人大的一条法规,跟国务院卫生部下发的不允许,其实层级是一样的,也就是说,无论吉林省的地方医院是给做(冻卵)还是不给做,都是不违法的,这其实给了医院一个灰色地带”,展滢滢说明自己为什么要寄信给吉林省的人大代表,她强调因为这条法规,让她看到中央与地方在法规上的矛盾,同时也看见修法的希望。

据了解,当时吉林省订出条例之后,有几名单身女教师完成了冻卵。尽管条例到现在还存在,此后却没有人进行冻卵,医院通常也不会给予单身女性进行冻卵。

有关单身女性冻卵权益,去年也有部分人大代表在两会期间提出建议。今年二月,卫计委则给予回应,他们强调无论是《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妇女权益保障法》、婚姻法确实没有否认单身女性的生育权,但由于 “目前通过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对单身女性生育权做出具体规定,还需要进行深入研究论证。”

2015 年徐静蕾的冻卵声明,引发不少专家、学者表达对冻卵的看法。

当时,北医三院生殖医学中心副主任刘平接受《健康报》访问时提到,“单身女性冷冻卵子,这对延长生命是一种保障,增加生育机会,考虑到一些特殊群体的需求,在符合公共道德的前提下,并且能做到不伤害他人、影响社会,我个人认为,社会应该尊重这些个体的选择。” 他也补充,如果要符合计划生育的原则,可以在进入生育阶段之后再进行控制。

但北京协和医院人文和社会科学学院院长则翟晓梅曾提出相反意见,“相关规定禁止为单身妇女使用辅助生殖技术,从伦理学的视角看,主要是出于保护后代的考虑”。

2016 年 3 月 IMF 总裁朱民曾公开表示,未来中国将会逐渐发展成老龄化的社会,老龄人口占全国总人口 12%–13%。若在这个大背景之下,开放单身女性冻卵,势必会造成女性生育年龄的后延,加剧人口老化。

此外,也有学者认为冻卵会推迟生育年龄,紧接而来的生育,同样会面临高龄产妇的问题,与此同时,「代孕」的相关措施却还没完善。尽管人类有生育权,但生育行为本身还是会涉及一系列的伦理与法律问题。

冲击传统伦理,确实是单身女性争取冻卵权益时,最常受到的质疑之一。

“我觉得国家的制度本身是在维护一夫一妻的核心家庭,还有个重要的问题在于不信任。不信任单身女性有责任、有力量去抚养孩子并与孩子一起成长。” 展滢滢说:“婚姻可能是承载孩子的一种形式,但并不一定非得这样”。

如果先把法律放一边,对于冻卵需要知道哪些事?

2016 年底,34 岁的台湾女性程心(化名)即将外派到欧洲。在这之前,她决定先冻卵。她一共取出 16 颗卵子,这些卵子目前存放在台北的三军总医院,目前已经冷冻超过一年。

程心告诉《好奇心日报》:“我觉得如果可以有自己的小孩,不用跟别人有情感或是法律上的牵绊,又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教育这个小孩,我觉得蛮好的。”

2014 年程心与男友分手,之后她并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过了两年,她开始思考自己可能不会走入婚姻。但她也不希望因为未婚,就失去拥有孩子的可能性。同时间,程心注意到生理的限制,意即卵巢功能会随着年龄提升而老化。

程心透露自己的母亲有过卵巢相关疾病,这让她特别注意这方面的问题。某天,程心前往医院进行检查,她也跟医生聊起冻卵这事。

当她想起自己即将前往欧洲以后,程心很快地决定进行冻卵。她说:“我这人的个性,就是不会让自己事后后悔”。

这个决定相当仓促。如今回忆起来,程心坦言自己不算想得非常清楚,但她又补充说,当排卵针第一针打进肚子时,就像做矫正牙齿,假如说牙齿都拔了,那也没什么好后不后悔了。

“我觉得整个冻卵手术的过程,比我原先预期的还要大一点,也更为慎重。” 程心说。

对于不少像程心一样的女性,决定冻卵之后,一般都会需要面临几个阶段:排卵、取卵、冻卵,以及(可能的)解冻。

1.年纪越大卵子的品质随之下滑

女性的生育能力之所以会跟年龄有关,主要在于卵子的机能。尽管目前医界对于女人一生中所拥有的卵子是否为固定数量还是有些歧见,但关于卵子的机能会随着年龄提升而老化,数量也会随之减少,则获得广泛共识。

“女生每一次的生理周期,虽然只排一颗卵子,但过程中,会有 100 颗到 1000 颗左右的卵子同时竞争。这可以想成受精过程,就是有许多精子竞争,最后只有一只精虫让卵子受精。女生排卵的时候,虽然只有一颗成熟的卵子排出来,但其他竞争输了的卵子,就会同时间死掉”,台北马偕医院李日升医师解释。

爱群妇产科的沈孟勋医师补充:“就统计而言, 38 岁会是一个关卡,站在生育的角度来讲,为什么我们说高龄产妇会有生畸形儿的风险?因为 35 岁怀孕跟 38 岁怀孕所生下染色体异常比例是不一样的”。

不过,沈孟勋医师强调,这还是会因人而异,其中关键在于每个人的 AMH 指数不同。

AMH 全名为 Anti-Müllerian Hormone(抗穆勒氏管激素),是由卵巢的颗粒细胞分泌,可以作为预测卵巢储备功能的一种指标。一般来说,每个进行冻卵手术的女性,都得先进行 AMH 评估。这不只关乎到卵子的数量与质量,还与需要花费多少时间与金钱有关。

“ AMH 指数如果在 2-8 之间,这个冻卵效果会蛮好的,那如果是小于 0.02 ,相对来说费用会比较高,治疗周期也会比较长”,李日升医师说。不只如此,AMH 指数也会影响到解冻后的怀孕率,以及到底取多少颗卵子比较保险。

冻卵过程(图/爱群妇产科)

冻卵过程(图/爱群妇产科)

2.需要冻多少卵子才够?

“我们还是认为最好冻 10-15 颗左右的卵子,可能有人一次只取了 2 颗,但也有人一次就取了 20 颗。”李日升医生建议。

沈孟勋医师分享一个真实案例,她说之前一位 37 岁的单身女性前往爱群妇产科诊所进行冻卵,她的 AMH 指数就保持在相当良好的情况,才历经一次取卵,就取出了 20 颗。反之,如果一个人的 AMH 指数很低,一次取卵只取出 2 颗,就需要重复做好几次的排卵与取卵,这些的费用都是分开计算。以爱群妇产科为例,她们一次的冻卵费用约 2-3 万人民币。

至于程心,她说自己蛮幸运的,第一次排卵就取出了 16 颗。

3.取卵过程存在哪些风险?

取卵前,必须先排卵,方法是将排卵针打在腹部上,这整段过程可能会耗费 10 天左右的时间。

"排卵针把原本在生理周期当中,竞争死掉的卵子救出来”,李日升医师解释有些人会认为排卵针,是把下个周期的卵子逼出来,因此引发卵巢老化,其实这是一个迷思。

程心还记得施打排卵针的过程,她说确实挺痛的,打完针以后,身体也出现水肿,并且有腹胀的问题。

“说实在的,打排卵针不可能没有副作用,比较常见的是腹胀、肚子痛,或是情绪上的转变” ,沈孟勋医师也说这些副作用是暂时的,下次经期以后就可以完全恢复。

施打排卵针期间,也必须到医院进行复诊照B超,观察到底排出多少颗卵子。

顺利排卵之后,就可以准备取卵。李日升医师说取卵阶段的风险,其实就跟一般手术的风险有关。比方说,对麻醉是否过敏,以及出血或感染上的问题。

取卵,就是用针穿刺女性的阴道,并取出卵子,必须进行全身麻醉,整个手术过程大约 30 分钟以内。

人工生殖

4.冷冻卵子生的小孩会有差别吗?

说起来,冻卵这项技术不算发展得特别久,中间也经历过几次技术上的变革。1986 年,澳大利亚科学家报告,使用冷冻卵子,进行体外受精首次获得成功。

然而,当时的技术与现在有很大的不同,过往使用的是冷冻胚胎的「慢速冷冻」 (slow freezing),但因为卵子本身富含水分,冷冻的过程中容易产生「冰晶」并且伤害细胞,使得卵子解冻后的复苏率变得非常低。这就是为什么,早期的冻卵成效不好,造成发展缓慢。

直到「玻璃化冷冻法」的诞生,也就是目前广泛使用的技术,改变了冻卵的发展进程。“卵子在冷冻前,会先上一个冷冻保护剂,接着再快速放进 -196℃的液态氮里进行休眠。” 沈孟勋医师说。

由于玻璃化冷冻法能大幅降低冰晶的形成,并完整保护卵子,因此解冻后的卵子成功复苏率平均会有八成以上,受精成功的机率也有八成以上。比以往具备更高的安全性以及有效性。

尽管安全性提升,依然有不少女性会提出一个疑问——冷冻的卵子会不会比正常卵子差?

沈孟勋医师强调,现阶段的冻卵技术不会伤到卵子。要说有什么影响,顶多是体现在卵子的机能,像是受精机率,“原则上,卵子不管是新鲜的还是冷冻的,都不会有差,并不是因为冷冻过的卵子,就会造成畸形儿什么的。因为基因是固定的,我们不会去改变它,不用担心冻卵会造成染色体异常。主要在于解冻完能不能顺利受精,一旦受精成胚胎之后,接下来一切正常。”

但并不是说,成功解冻之后,就能保证受精与怀孕这些阶段都没问题。从卵子复苏,到顺利受精,怀孕与活产率,这当中不是百分之百的成功机率,反而是递减的过程。

2017 年 8 月,台湾卫生署公布 “台湾人工生殖施行结果分析报告”。数据显示,人工生殖(不只是冻卵)的怀孕率从 1998 年的 37.2%,一直到 2015 年则提升至 44%;活产率则是从 1998 年的 27% 提升至 2015 年的 32.5%。

2015 年人工生殖技术在各环节的成功率提升(图 / 《台湾人工生殖施行结果报告》)

5.我要在几年内解冻我的卵子?

程心最近正准备缴交新的一年的冻卵保存费用,不过她却开始思考另一个的问题,就是自己可能永远都用不到这些卵子。

根据台湾的法律规定,如果程心想解冻卵子并且进行人工生殖,就必须附上结婚证明。程心冷冻的是 34 岁时的卵子,但她又想起逐渐高龄的身体,并不是很适合怀孕。

程心说自己不质疑冻卵的技术,事实上经过这次的经验,她反而觉得台湾在冻卵技术上走得很前面,只是意识到技术与法令之间的差异,这反而让她产生一种矛盾且后悔的情绪,“ 现在(法令)这样,就是只保障已婚人士有生小孩的权利”,程心说。

台湾人工生殖受术妻之年龄逐年攀升(图 / 《台湾人工生殖施行结果报告》)

目前全球不同国家对冻卵有不同规定。以日本来说,他们在 2013 年宣布同意健康单身女性申请保存卵子,但不建议 40 岁以上女性冻卵,英国跟美国一样允许单身女性冻卵。

这些法令,恰好反映出当地社会文化与相关医疗配套措施的状况,毕竟冻卵是关乎生育的行为,她会牵涉到供卵、供精、人工生殖、代孕等一系列问题。

程心说,假设她打算不婚,那么这个卵子可能没有冻的必要,因为可能没有解冻卵子的机会,尤其是在没有考虑到前往美国生子的前提之下。

“根据统计,全世界大概只有 3 成左右接受冻卵的单身女性,会把卵子解冻。其实现在冻卵有点像买保险的概念,就是你冻了就有多一个保障,但不见得一定会用”,李日升医师说。

沈孟勋医师补充:“技术上来讲,你想冻几年就冻几年,如果是一个 35 岁的人来冻卵,我是会建议她最好不要拖到 38 岁或是 40 岁之后解冻,毕竟母体怀孕的状况也是要考虑的,可能会出现高危险妊娠的并发症。”

对于冻卵技术的风险与过程,展滢滢也都非常清楚,她把自己在广州医院里受到拒绝的亲身经历,写进给吉林省人大的信件当中。展滢滢告诉《好奇心日报》,有一位人大代表收到信件之后,亲自给予她善意的回应,并表示近期之内会能提出相关建议。

“我还有至少 5 年的时间,可以在中国推动和完成这件事。虽然不能完全肯定这 5 年内有效果,或看到更多的人站出来或做什么,但我还是抱着期待和希望的,我想自己再多付出一些努力在这件事上面。” 展滢滢说。


题图来自 BOSS 杂志、 Roman Kraft on Unsplash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