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查理”遭枪击真的是所有穆斯林的错吗?

Nicholas Kristof2015-01-10 17:13:19

认识的鸿沟并不体现在不同的信仰上,而是体现在有容忍之心的人和容不得他者存在的人之间。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以嘲讽著称的法国报纸《查理周刊》已经习惯了对任何人的宗教信仰和社会背景进行冷嘲热讽。它曾刊登过一幅漫画,画中是一卷卫生纸,上面写着“圣经”、“旧约”和“古兰经”,漫画的注解是:“一切信仰皆在洗手间。”

周三,手持 AK-47 的蒙面武装分子闯入《查理周刊》在巴黎的办公楼,枪杀了 12 名无辜的工作人员,制造了法国数十年来最严重的一起恐怖袭击事件。但大多数人都不会将犯罪分子与狂热的基督教徒或是犹太教徒相联系,而是会自然而然地认为这是伊斯兰极端分子所为。

在愤怒的时候,基督徒、犹太教徒或是无神论者或许只会在 Facebook 或是 Twitter 上面发泄不满,但在人们的印象中,伊斯兰极端分子似乎不止一次地用子弹发泄心中的愤怒。

许多人会问:是否是宗教里的某种力量,让这些忠诚的穆斯林不可避免地走向暴力、走向恐怖主义、走向对女性的仇视?

人们之所以会这样问,是因为狂热的穆斯林过于频繁地以真主之名进行杀戮,从 2004 年马德里火车爆炸案(造成 191 人丧生),到上月在澳大利亚悉尼一家咖啡馆里多名人质被杀害,已经有过太多次残忍的屠杀。曾有一名大学教授被诬陷诋毁先知穆罕默德,由于为这位大学教授辩护,我勇敢的巴基斯坦律师朋友拉什德·雷曼而被杀害,去年我在文章中写道,伊斯兰群体越来越不能忍受他人对先知穆罕默德的无礼了。

一些有组织、有规模的伊斯兰恐怖组织,每天都在对基督教徒和一些少数派宗教(如巴哈教派,亚兹迪教派和艾哈迈迪教派)教徒进行迫害。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宗教狂热分子对女性的压迫。在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全球性别差异报告中,10 个男女不平等问题最为严重的垫底国家里,有 9 个都是穆斯林人口占大多数的国家。

因此,毋庸置疑,伊斯兰群体中的极端主义成为了《查理周刊》惨剧背后的主要动因,《查理周刊》在 2011 年时就因一期报纸的封面而遭到燃烧弹袭击,当时的它的封面上画着穆罕默德,他口中说着:“笑不死就抽你 100 鞭。”

早些时候,《查理周刊》还刊登过一副穆罕默德哭着说“被傻瓜们崇拜好难过”的漫画。

频繁的恐怖袭击事件让一些西方人认为,穆斯林是天生的极端分子,但这样说的确过于轻巧,也十分欠考虑。一小部分恐怖主义者登上了头条,但伊斯兰教派十分复杂、分支众多,这些人并不能代表全球 16 亿的穆斯林。枪击事件发生当天,有许多穆斯林在我的 Twitter 上留言谴责这次恐怖袭击,他们还说,比起最爱冷嘲热讽的漫画家来说,这些穆斯林狂热分子更让穆罕默德蒙羞。

当然,大多数的穆斯林与这些疯狂残忍的屠杀无关,但他们也要为少数极端分子背黑锅,这让他们也成为了这些恐怖袭击的受害者。不得不说,纵观世界,在周三当天《查理周刊》遭遇枪击甚至都算不上最致命的恐怖袭击事件,也门一所警察学院外的汽车爆炸事件,造成了至少 37 人遇难,有关方面认为,这次爆炸或为基地组织操纵。

在新闻圈里我学到的事情之一,就是不能只通过新闻中简单的描述,而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是事情的真相,因为记者会无意识地把很多与事实并不相符的观念植入到新闻故事中。从毛里塔尼亚到沙特阿拉伯,从巴基斯坦到印度尼西亚,当我在这些国家游历时,也曾听到过一些伊斯兰极端分子讲他们对美国的错误印象,他们认为,美国是一个受犹太复国主义者控制,并对穆斯林进行残忍迫害的国家,虽然这些都是荒唐的偏见,但当我们面对一个十分多样化的伊斯兰教派时,也该思考自身是否有一些错误的刻板印象。

所以让我们避免错误地刻画某一个宗教教派,一些基督教派的狂热分子曾在南斯拉夫残忍屠杀穆斯林,但是大多数基督徒并不应该为此遭受惩罚;2011 年,一名疯狂的反穆斯林极端分子在挪威杀害了 77 名无辜民众,但那些曾批判过伊斯兰极端分子的人也不应因此受到谴责。

我们也应该看到,在中东,那些最勇敢、热爱和平并敢于站出来与穆斯林狂热分子进行对抗的,往往都是虔诚的穆斯林。或许一些口中诵读《古兰经》的人炸平了女子学校,可更多口中诵读《古兰经》的人建起了女子学校,塔利班组织只是伊斯兰教中的一支,而诺贝尔奖获得者巴基斯坦少女马拉拉·尤沙夫赛同样也是伊斯兰教的信徒。

还有一个更值得人们深思的故事。这个故事可能是虚构的,讲的是圣雄甘地被问道:你认为西方文明如何?”据说他答道:“我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这种认识的鸿沟并不体现在不同的信仰上,而是体现在一般教众和极端分子之间、体现在有容忍之心的人和容不得他者存在的人之间。

澳大利亚人质危机之后,一些穆斯林担心会有报复袭击,随后就有许许多多非穆斯林群体站出来,在 Twitter 上发起“ #IllRideWithYou (我与你同行)”的活动,主动为这些穆斯林保驾护航,这一活动在 Twitter 上收到了 25 万余条回复,为我们展示了恐怖袭击之后,人们的宽容与同情之心。

对!要的就是这种精神!

让我们与《查理周刊》站在一起,因为全世界的人们都会与《查理周刊》站在一起。让我们共同谴责伊斯兰世界和任何地方的恐怖主义、压迫和对女性的仇视。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以相同的手段对待他们。

 

翻译 is译社 孙一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