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德国国歌也要“中性化”?默克尔回复说:没必要

蔡一能2018-03-06 15:45:41

一位拒绝“女性主义”标签的女性领导人。

当加拿大参议院通过“国歌性别中立”法案,将歌词中的“儿子”改成“我们”时,人们似乎将性别平权的旗帜插上了一个新战场。但类似动议在德国遭遇了挫败。

在媒体披露的一封内部信件中,德国家庭部机会平等委员 Kristin Rose-Möhring 提议跟随加拿大和奥地利的脚步,让国歌不再指向特定性别。她特别提到,国歌中带有男性化色彩的“祖国”(Fatherland)一词最好改成更中性的形式,同样,“兄弟般地”(brotherly)最好改成“勇敢地”。Rose-Möhring 来自社民党,属于默克尔率领的基民盟的执政伙伴。

政府高层随即否认了任何修改国歌的计划。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发言人周一告诉记者,“总理对国歌的传统形式非常满意,看不出有什么改动的必要。”现行德国国歌基于奥地利作曲家约瑟夫·海顿 1797 年创作的《帝皇颂》,经填词后于 1922 年被确立为国歌。

尽管默克尔主张维持国歌的“传统形式”,但实际上,这一“传统”直到 1991 年才稳固下来。当时,统一后的德国删改了国歌中带有民族优越主义和物化女性(将“德国女人”与“德国酒”并提)的表述,形成了当前版本。在纳粹兴起、执政时期,鼓吹德国至上的国歌歌词曾被广泛用于政治宣传。

修改歌词的提议立刻引发了反对党的批评。新兴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Alternative for Germany)的一个分支在推特上写道,这项提议“实属过分,连愚人节玩笑都称不上”。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在性别问题上姿态保守。尽管身居高位,默克尔本人一直小心地淡化自己的女性身份,拒绝被外界贴上“女性主义”的标签。据《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 )报道,去年的 G20 峰会上,一名主持人询问在场包括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在内的嘉宾,是否认为自己属于女性主义者。默克尔没有举手。

对默克尔来说,“国歌中性化”的提议也发生在一个尴尬的时间节点。去年大选中,已经三度执政的默克尔受到激进右翼政党的挑战,直到上周末才最终获得社民党的支持,建立了执政联盟,避免了一场宪政危机。目前,默克尔依然面临组阁的政治压力。


题图来自:Wikimedia / Daniel Schwen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