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雨果奖得主、《三体》英译者刘宇昆,出了首部长篇

曾梦龙2018-02-23 19:08:20

中国文化和东方文化中许多美好的东西在刘宇昆的作品中得到了珍视,这些文化元素融入了科幻想象之中,在十分精致的构思和故事中得到表现,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表的美感。——刘慈欣

作者简介:

刘宇昆(Ken Liu):华裔科幻作家、《三体》《北京折叠》英文译者,是将中国科幻推向世界的引路人。曾在哈佛大学主修英美文学,辅修计算机编程,毕业后又考取哈佛法学院,取得法学硕士学位,就职于波士顿一家大型法律事务所。刘宇昆从小热爱科幻,自 2002 年发表作品以来,已获得雨果奖、星云奖、轨迹奖、银河奖、世界奇幻奖、法国科幻大奖、华语星云奖等多项科幻大奖。

《蒲公英王朝》为刘宇昆酝酿多年的鸿篇巨作,刘宇昆将东方古典美学与西方科学精神相结合,开创了“丝绸朋克”这一全新科幻概念。作品一经问世便被翻译成多种语言,被媒体评价为给传统奇幻史诗注入了现代、前卫的风格。

书籍摘录:

第二十九章 狼爪岛之战(节选)

“我又不是总司令。”马塔·金笃说。

“可现在,柯楚国和各诸侯国的命运都握在你手里了。”佗入路·佩临说道,“我到拿粟城来,因为我觉得洛马年迈胆小,他多按兵一日,马拉纳的胜算便又长一分。”

“那又如何?既然肃非王和洛马将军都觉得我只是个摆渡人,那我便在这里老实待着吧。”

佗入路·佩临叹了口气。马塔这话就像个任性的孩子。

“我老了,也不是打仗的料。但这么多年来,目睹手握大权之人起起伏伏,我的经验是,伟人绝不会坐等他人来认可自己的伟大之处。

“你若想获得你渴求的尊敬,就必须自己去争取,倘若有人反驳你,就打倒他。你若想做公爵,就要拿出个公爵的样子来。你若想当总司令,就要有总司令的气度。”

倘若马塔再年轻几岁,那时他仍笃信人各有天命,便不会听信这番话。但如今,他出乎意料地发现,自己的想法已然改变。

库尼·加鲁难道不是举止有如公爵,才当真做了公爵吗?湖诺·其马不是自立为王,便真成了王吗?他马塔·金笃,达拉诸岛最高贵的家族的继承人,比这两人军功都更为显赫,可他却坐在这里闷闷不乐,只因别人没来求他担任统领。

他想象着自己带领起义军的情形,意识到自己已不再思念绮可觅公主,也不再因对飞恩的愧疚而痛苦。这才是他要做的事:跨上他的坐骑雷飞落,挥起止疑剑和血噬棒,以鲜血与死亡谱写自己的功绩。男子将倒在他的脚下,女子则为他的青睐和宠幸彼此争斗。

外面有一场大战即将到来,而我竟如此愚蠢,干坐于此闷闷不乐。

这一刻,帝国兵营中还是一片寂静。下一刻,突然满山舞起绣着明恩巨鹰的白色旌旗。

柯楚士兵踉跄着跑向路障,跑向一袋袋泥土垒起的城墙和木头栅栏,开始朝帝国军仓皇发箭。

但马拉纳和纳门早已明智利用洛马将军的连月踌躇。他们在自己的营地深处,利用营帐与栅栏的掩护,悄悄将地道挖到了柯楚军堡垒下方。始终足智多谋的马拉纳对业已臣服的里马国矿工威逼利诱,将他们的挖掘技能派上了用场。

一些帝国士兵搬开隧道深处的承重梁,数百名柯楚士兵从突然出现在地面的洞口落入地下,丈二摸不着头脑便被砍倒毙命。起义军费尽心思建起防御工事,转眼竟灰飞烟灭。

矿道垮塌,成群帝国士兵冲上地面。加之突然发起的地面总攻,柯楚军队完完全全被打个猝不及防。尽管洛马将军勇敢地尝试鼓舞士气,面对帝国猛攻,防线仍然崩溃了。

“撤退!”洛马将军下令道。他们计划撤回法沙军队驻扎的第二道防线内,再试图遏制帝国大军的攻势。

他们抵达法沙营地,却无比惊讶地发现盟军人去营空。法沙军队已经东撤,避开帝国进攻的路线,在一座小山上扎了营。

洛马将军派出一名骑兵,下令法沙军队回来与他会合,守住防线,但骑兵却带回消息:法沙军队司令奥维·阿提表示要以谨慎为重,决定作壁上观,根据战势发展再采取行动。

洛马此时便知此役已败。各诸侯国将如骨牌一般接连倒下,因为难以团结一心。

他绝望下令全体撤回突阿扎城,在那里决一死战。

但突阿扎城也已被放弃。洛马将军战败的第一批流言抵达都城时,达罗王便立刻令战船卸下军火,改为运输船。这些船只满载从王宫运出的珍宝,吃水很深。

甘国士兵赶开乞求上船的成群百姓,匆忙上船。他们征用了所有商船和渔船。绝望的平民便利用拆卸下来的门板和家具做成筏子,划入港口,丝毫不考虑这些不适合航海的小船如何能挺过漫长南航,抵达本岛。有些小贵族运气不够好,没能登上达罗王的船只。他们便向士兵许诺,倘若能上船,便有秘密财宝相赠。有人跳进水中,朝起航的船只木筏游去,他们哀求船上的人拉他们上去,却被船桨推开。

正在此时,有人大喊,一支舰队正朝突阿扎港驶来。是帝国舰队!港口原本的一片混乱升级为极度恐慌。

洛马将军目睹达罗王的背叛之举,心中又气又悔。他真希望当初听了佗入路·佩临的话,在金多·马拉纳有机会拆毁联盟之前发起进攻。此时已无计可施。只剩下蛮力、恐惧、逃命的欲望。

那支“舰队”其实是马塔·金笃带着手下两千士卒乘着二十条船赶来了。

马塔鄙夷地注视着港口的混乱局面。他令船队呈扇形排布,封锁港口。争相撤离的船只全部接到命令要求它们径直返回码头。

达罗王的王室船队竟敢考验马塔的决心。马塔毫不犹豫,下令让塞卡·集莫的船撞击达罗王的船。

“你竟敢攻击王室船只?”甘国士兵朝集莫大喊,语气中充满虚张声势与恐惧。

“我已经干掉一个王了。”集莫说。他大笑的面孔上满是刺青,令甘国士兵觉得无比可怖。“再把你们的这一个也送去跟湖诺王碰头吧。”

集莫的手下挥舞着兵器登上王室船只,众水手毫无抵抗。他们将王室船只与集莫的船用铁链拴在一起,将它拖回突阿扎。

其余逃窜的船只也都跟着回来了。

甘国士兵聚集在码头,慌慌张张,大喊大叫。他们身旁,将马塔部下运来的空船就漂在水中。大家隐约听到帝国军队逼近的喧闹声,东面又远远望见帝国飞船。这些飞船一路护送舰队绕过狼爪岛,朝突阿扎而来。经历了佩临的空中钢针弹之后,飞船才谨慎起来。倘若它们径直低飞过突阿扎港上空,投射一批火焰弹,起义军便要全军覆没了。

“干得漂亮。”洛马将军说。他见到负责后防的马塔·金笃,无比欣喜:马塔是来履行职责的,他来拯救总司令了。“咱们疏散人马,就让甘国叛徒们自己去打马拉纳吧。”

“丝绸朋克”概念图,来自:读客

马塔摇摇头。“必须立刻反击。”

洛马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个蠢货,反什么击?这一仗已经输了。”

马塔又摇摇头。“还没开始打呢。”

洛马看着青年马塔的眼睛。他想起笛牧城有关马塔冷酷的流言。想起有关他鲁莽易怒的传说。他渴望流血,只渴望流血。

所以肃非王和金笃将军才任命我为总司令,而不是他。

洛马试图挺起脊梁,语气尽可能专断。“我命令你撤退。你唯一的任务是将我们安全渡回本岛。”

马塔抽出止疑剑,一挥斩下洛马的头颅。止疑绝不能容忍司令官摇摆不定、无心应战。

从马塔屹立之处,寂静像涟漪一般渐渐蔓延开来,直至突阿扎港码头的每一个人都惊愕地注视着身材高大的马塔。

在他们的注视下,马塔命令手下点火烧光所有木筏、小舟和舰船——包括他们自己搭乘的船只。不过片刻工夫,水面便化作一片火海。

“船都烧尽了,粮草也颗粒不剩。已经无路可退。你们仅剩的口粮便是腹中餐饭。若想果腹,就得干掉一个乍国兵,抢他的口粮。”

马塔骑在高大的雷飞落上,将宝剑高高举过头顶,让众人都能看到淌血的剑尖,“这是止疑剑。直到这场战役的结果再无疑问,我才会再次将剑入鞘。我们今天要么取胜,要么全军战死沙场。”

他掉转马头,朝帝国军队独自奔驰而去,高声呼喊。

拉索是第一个追随他的。他跟着马塔·金笃将军跑起来,同样高声呼喊。众生皆为赌局,这里的守护神塔祖不就是这样说的吗?

几个士兵跟上,又有几个,渐渐地,涓涓细流化作涨起的狂潮,马塔带到狼爪岛的两千兵力涌动前行,冲向帝国大军那股宽广得多的潮水。

马塔·金笃放声大笑,手下也以笑声应和。

他们并无胜算,那便如何?此时已无战术,也没有什么障眼戏法。在他们心中,他们自己已经死了,放弃了一切撤退或得援的希望。他们已然破釜沉舟。


题图为刘宇昆,© Lisa Tang Liu,来自:个人官网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