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一个荒诞事件是如何发生的:“今年外滩没有活动”

文化

一个荒诞事件是如何发生的:“今年外滩没有活动”

许冰清 唐怡园2015-01-09 05:57:28

尽管政府已经尽全力挽回外滩事故的损失,但事情起因的确是他们应对不足。

这看起来就是一个荒诞的事件:政府部门假设公众已经知道了灯光秀已经迁址,政府所有的准备工作都以这个假设为前提进行的。

而这个荒诞的事件,则源于另外一个错误的决策:一个备受关注的、可能是近几年来上海新年夜里最重头的迎新年公众活动被默默转移到了另外一个不那么被人知晓的地方。

结果就是,这个很受欢迎的活动让这个新年夜减少了大约 30 万现场观众,更导致 36 个无辜生命消失。


新年第二天,上海外滩源。几名工作人员正在拆除钢结构的灯光秀主舞台及观礼台。两块大型展架上的紫色幕布还没有被撤下,幕布上“2015 跨年灯光秀”的主题字还在。这个每年可以吸引 20 几万观众的活动,今年只吸引了几百个人在现场观看而寂寥收场,因为 500 米外的悲剧事件,它更显黯淡和不合时宜。

事故发生几天后,广场中央的陈毅塑像旁边被辟成祭奠区,周围搭起了黑色的铁围栏。来此悼念跨年灯光秀中遇难者的人们络绎不绝,十几个民警排成人墙,将两边逆向的人流隔开。几个结伴的女学生,在广场上失声痛哭。献花区的另一边,一位遇难者的家属正带着一名道士在做法事。

在正对着陈毅塑像的百米处,有一道直通外滩观景平台的台阶。台阶分两层,第一层 8 级,第二层 9 级,两层之间有一个大约一米半宽的过渡平台。只要走完这 17 级台阶,就能抵达比广场高约三四米的观景台。但那 36 个游客并没有走到这里。在一场几经波折的灯光秀中,他们在恐慌和拥挤中失去了生命。



每个城市都会在新年夜准备一些拿得出手的活动来迎接新一年的到来。在经历了新天地太平湖、淮海路时代广场、南京东路世纪广场等数次跨年迎新之后,上海市在 2011 年开始筹划一场别开生面的跨年迎新晚会。

晚会的重头戏正是之后被人们津津乐道的灯光秀。当年选定了国外大型赛事中曾被使用过的 3D 投影技术,而投影区域则是“外滩万国建筑群”中从浦发大厦至海关钟楼 108 米宽、76 米高的范围内。所有在外滩、浦东、甚至江面上的市民和游客都可以欣赏到。

黄浦区旅游局长孙忠明曾向《解放日报》表示,之所以作出最终选址在外滩的浦发大厦和海关钟楼之间的决定,是因为浦发银行大楼曾是当年 “从苏伊士运河到白令海峡最奢华的大楼”,而海关的钟楼恰恰契合了倒计时的主题。“这里既定格了历史又讲述着当下,没有比这再合适的地方了。 ”

这场仅有约 2 个月准备期的跨年晚会,最终拥有了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政府、上海市旅游局、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以下简称 SMG)三家主办方,以及黄浦区旅游局、东方卫视两家承办方。而在执行层面,灯光秀则由 SMG 大型活动部与 SMG 旗下成员单位上海幻维数码创意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幻维数码)分别负责。《好奇心日报》查阅工商资料后确认,幻维数码公司法人汪建强曾任上海广播电视台副台长、SMG 副总裁,目前担任整合后的文广集团技术总监

幻维数码一位参加过多年外滩灯光秀筹备的工作人员许胜(应被采访者要求,许胜为化名)向《好奇心日报》表示,作为制作方的他们,正常的流程一般是提前 3-4 个月就开始与晚会导演组及政府相关部门策划当年的文案内容;确定主题后,再用约 2 个月的时间完成灯光秀视觉部分的制作、调试与彩排。

而根据《解放日报》的另一则报道,2011 年首次灯光秀的主题,则是仓促到了 12 月 28 日,才由黄浦区区长周伟亲自定下。好在借助投影设备生产商科视提供的 8 套 52 台超高清投影仪、以及三维建模技术,那一年的灯光秀大获成功,并在之后的三年内,借助奥运会灯光设计团队《第五元素》美术指导团队等外脑,持续实现技术突破。为了灯光秀的效果,上海路灯中心也专门为投影区内的 60 盏路灯设计了单灯控制系统

对于2014年元旦跨年的那场外滩灯光秀,《上海年鉴 2013》中是这样描述的:

“去年的 3D 灯光秀今年升级为 4D,将现场的舞台、街道、墙面三大空间合而为一,配合影像、激光、灯光等多项技术,通过(影像)展示、威亚、激光等多种手段与真人表演相结合,在 9 分钟内带观众回顾上海开埠以来的发展历史。东方卫视进行全球全程直播,吸引 BBC、CNN、NHK 等主流媒体转播,与纽约、伦敦、巴黎、东京、悉尼等国际大都市实时联动,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新年倒计时活动。”

根据《上海年鉴 2013》中的介绍,这次的灯光秀共吸引了 20 余万观众在现场观看,外滩地区当日总客流量接近 30 万人次。 


庞大的人流让人为安全性担忧。2014 年元旦跨年的灯光秀这一天 30 万人次的总客流量已经是外滩容纳的最高峰值,整个外滩观景区域,几乎在那天都处于超负荷状态。

据《南方周末》报道,来自外滩源、黄埔警方、灯光秀导演组的多个消息源均称,利用外滩源空间的自然限制,以减少安保方面的压力,可能是今年迁址的一个考虑因素。

财新网了解到的消息则是,早在 2014 年 11 月初的外滩灯光秀的申报阶段,这一项目就已被上海市公安局重大活动办公室否决,原因是前一年的跨年灯光秀活动观看人数太多、超过负荷,今年继续举办会有安全风险。

许胜对《好奇心日报》表示,在距离活动当天仅有 1 个多月时,活动是否能举办、举办的地点、规模,都依然无法给出最终结论——这显然不是一个大型活动的正常推进流程。

因为安全原因而导致了重大的安全事故,整个事件的荒诞也集中在这里。

2014 年 12 月 25 日,上海本地媒体《新民晚报》《东方早报》等均刊发图文报道,预告将于外滩源举办的跨年灯光秀。

但报纸的消息到底让多少人知晓了跨年夜灯光秀的迁址,这是一个谜。

打开不少旅游网站在 2014 年 12 月推荐的上海跨年旅游项目中,标注的灯光秀地址依然还是外滩而非外滩源。“上海外滩’灯光秀’是一场美丽的视觉盛宴,已经连续两年在元旦跨年中呈现在人们的眼前。各色灯光照射在高大的建筑上,非常绚丽。2015 年的’外滩灯光秀’欢迎您的到来!”南北游网站上写到。上海本地城市生活门户网站本地宝也是到了 31 日当天,才标注出 2015 年上海外滩跨年灯光秀转战外滩源。

吴伟带着女朋友从虹桥机场附近赶过来。晚上 10 点多,他在距离外滩最近的南京东路地铁下车。

这让他多少有点意外。因为去年的那场跨年活动中,从晚上 7 点开始,2 号线、10 号线的南京东路站早就已被关闭,而今年却没有封站。

他到达陈毅广场时,人流基本已停滞不动。他和女朋友挤了半个多小时,才向观景台方向挪了不到 10 米。女朋友有点担心现场的拥挤,紧紧抓着他的手。“没事,一会就好了。”那会的吴伟丝毫没想过会有之后的踩踏事件,因为每年都是人山人海,又都平安无事。


吴伟的淡定当然是有理由的,上海不缺应对大型活动的经验。

上海旅游局的一则一年多以前的消息显示了准备工作的细致:为确保万无一失,早在 2014 年元旦前 3 个月,灯光秀策划刚刚启动时,上海黄浦警方就开始介入,进行风险评估、方案策划。2013 年跨年夜当晚的外滩灯光秀,上海公安调配了 6000 名警力,比前一年多了 2000 名,不同部门的警察相互协作,大型消防车待命,还有不少学警参与。

除公安系统外,上海市安监局、市质监局也会为灯光秀的动态设备安全共同“会诊”,市建交委也会为了外滩的水电燃气安全,派专人看守总闸,一旦发现问题,立即关闸。黄浦江上,海事局还增派了水上巡逻艇。

一位基层政府工作人员也向《好奇心日报》透露,之前数年举办灯光秀当天,外滩区域都会部署大量警力维持秩序。除警察之外,相关辖区内的一些社区志愿者也会被临时组织起来,参与安全保障工作。

外滩风景区管理办公室一工作人员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介绍,之前外滩灯光秀举办时,负责现场安保的警力会组成四道“防线”,中心就是外滩观景平台,往外扩展,而且还会根据现场视频,由指挥部调控人流。最终能够进到核心观景平台的,只能是少部分持证人士,大量的观灯人群都会被限制在中山东一路外侧,这样的管控措施让现场可控。

如此的安保意识,难怪吴伟会坚信“一会就好了”。然而事实是,2015年元旦前的这场灯光秀,安保缩水了。 

2015 年 1 月 1 日,上海市公安局黄浦分局指挥中心副指挥长蔡立新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警方在 12 月 31 日对外滩人流量预估不足,最先只安排了 700 多名警力。一年前的 2014 跨年的警力有 6000 多名,而且当时上海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白少康还亲自前往外滩现场指导安保工作。

交通管制更是大范围减少。以 2014 年元旦跨年灯光秀为例。公开资料显示,上海公安局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在 2013 年 12 月 23 日发布了跨年的交通管制公告,调度措施包括自中山东一路北京东路路口起至中山东一路(含)-延安东路-四川中路(含)-北京东路-北京东路中山东一路路口的范围内,暂时禁止一切车辆通行。2 号线、10 号线南京东路地铁站关闭。而今年交通管控仅限于外滩源门前的圆明园路和南苏州路。

蔡立新说,由于外滩今年没有活动,按照相关法规,除非发生突发应急事件,否则像外滩这样的开放式公共区域要进行管制,必须事先向社会发布通告。

张建利在外滩附近已经摆了 6 年摊。在他看来,作为常年拥有巨大客流的标志性景点,外滩不举办灯光秀,并不是削弱安保力量的理由。他说自己并不知道外滩源有灯光秀,即使知道了也不会把移动摊位推过去,“外滩每一次跨年夜,人从来没有少过,而那边(外滩源)就算有活动,人也不会多”。地理位置也决定了这里的人不会少,外滩是隔江看陆家嘴的好位置,黄浦江观光邮轮和外滩观光大道也都在这里。

所有这一夜——悲剧,还有荒诞。关键在这里:外滩今年没有活动。

 

人还是向外滩流动。新华社报道称,截至 20 时 30 分,外滩的人流量已接近2014 年跨年灯光秀的规模,远远超出预期。

不过,灯光秀的真正举办地却远远没有达到观众人数预期。

根据财新网报道,此次灯光秀为黄浦区政府而非上海市政府牵头,参与人数也限定为 2000 人。现场的一名保安对《好奇心日报》回忆称,当天前来观看灯光秀的观众约有 500 人。

《好奇心日报》联系到一位曾在网络平台上交易当日外滩源灯光秀门票的女士。

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女士表示,门票为朋友所赠,票面上并没有标注价格。由于自己工作繁忙,本来希望转让出去,但好几天内都没有人联系交易,同时票面也注明了“不得转让他人”的字样,自己只好作罢。

这印证了现场其他保安关于入场门票的说法:灯光秀主会场入口处并没有售票处,所有门票皆为赞助方提供的非卖品,需由保安查验方可放行。同时,由于入口处距离主舞台距离稍远,主舞台面积又缩水近 3/4,可视范围也大大缩小,几乎杜绝了从远距离或周围其他角度观看的可能性。

而对于吴伟和游客们来说,外滩源与外滩在字面上的相近,以及外滩源本身场地及消息的极度封闭,都使得他们更愿意抱着思维定势,决定留在以往就能看到大场面的陈毅广场,等待灯光秀的开始。

《好奇心日报》问及外滩周边五家移动商贩,他们同样不知道灯光秀更改了地方。

而即使后来有一部分人开始向外滩源方向移动,准备去看真正的灯光秀时,已经不允许了。

23 点 35 分,外滩陈毅广场的相向人流在斜坡上发生对冲,有人在对冲中摔倒,场面开始失控。

23 点 40 分,被压在下面的人已经渐渐不支,当人群终于散开时,楼梯上已经有十几人瘫倒在那里。

23 点 50 分,越来越多的警察赶到,但已经晚了。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