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完善资料

选取头像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城市

王湘琦:医师只能治忧郁症,不能保证你快乐 | 春节打败无聊

晏文静2018-02-15 07:43:34

这个春节假期,我们找了一些有趣的人来推荐他们对抗无聊的办法。

王湘琦写小说,同时也是一位精神专科医生,在台湾三峡静养医院工作。

他的第一本小说《没卵头家》曾获第一届联合文学小说新人奖短篇小说首奖。那时候他三十出头。

故事里澎湖离岛出了一种怪病,男人的睾丸和女人的乳房变大。村长和一个村民去医院开刀,因无法负担医药费只好把睾丸捐给医院做研究。回到澎湖后,村长因为这件事情遭到责难,因而自杀。等到三十多年后,他们才发现原来当时捐给医院的睾丸是村长的。

《没卵头家》改编电影剧照,图片来自豆瓣

台湾学者何春蕤在 1990 年 3 月的《中国时报》上写作的书评中提到,这部作品对台湾社会有沛然的关怀,还有带着颠覆性和批判性的题材与视角选择。

其后,王湘琦出版过的作品其实并不多。台湾有媒体干脆就称他为神隐作家。王湘琦对此有过解释,他说他不写故事的时候其实也在构思故事。长时间不动笔主要是感到自己对人世的体验不够,创作的基底得先充实才行。开始写作,得先有“信念”;而最是充分又必要的条件,是要让自己和他人能“活下去”最好是会“活得更好”的信念。

他在采访里常常提到这个词语。“信念”对他是很重要的东西,有时它很宏大,有时候又很日常。隐隐约约能感觉,那是一种对自己的“严厉”的要求。

王湘琦新作,书名中的三角涌是台湾三峡镇的旧名

Q:好奇心日报

王湘琦:作家

Q:您会期待春节吗?为什么?

王湘琦:会。能多与家人相处。

Q:关于春节,您的记忆里有什么值得并可以分享的事情吗?可以是自己做的事情,也可以是您的观察。

王湘琦:儿时春节,听家父、叔叔讲初到台湾的趣事。

Q:春节除夕夜的时候,您有特别喜欢的一道菜么?为什么是它?

王湘琦:左宗棠鸡。儿时在眷村尝过的痛快滋味。但不知是否地道?

Q:春节的时候,或者是平常,您喜欢和谁或是什么样的人聊天?为什么?

王湘琦:喜欢和我内人、女儿聊天,因为她们真能“直话直说”。

Q:您的写作题材中,您最想去关心或者是解决的主题是什么?

王湘琦:台湾人作为中华民族一份子的”情意结“和”企盼“。

Q:您常写作蕴藏着黑色幽默的作品,您怎么解释黑色幽默的力量?

王湘琦:黑色幽默让受苦难的人较能直视问题。

Q:您有一个身份是:写小说的疗养院院长,这一方面很超现实,但另一方面恰恰又特别真实。您可以简单地描述您的一天是怎么度过的吗?

王湘琦:为了执着文学梦想,我几乎是过着“息交以绝游”的生活;除了看病患,最喜欢读读《古文观止》里的文章,偶而也重温一些中国古典文学作品。

Q:您最近有什么对世界的新的认识是值得跟大家分享的吗?总觉得,也确实认为您的经历会很特殊。很想知道对于这个世界,您最近有什么可以分享的发现。

王湘琦:我喜欢透过网络看中国女排超级联赛。中国女排精神,坚定了我一些信念。

Q:过去一年,您觉得自己发生的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王湘琦:过去一年,我恍然大悟台湾人的“悲情”有一部分是自找的!

Q:过去一年,有这样的时刻吗?您发现这件事情您一直想的都是错的。

王湘琦:医师只能治忧郁症,可不能保证你快乐!

Q:过去一年,您觉得最好的一件事情是什么?可以是对自己的,也可以是对社会的。

王湘琦:让自己的“黑色幽默”缓和一些。

Q:提到不一样的、有趣的人?您会想到谁?为什么是他(她)?或者让您难忘的人会有其他的特点。您想再讲一讲吗?

王湘琦:最难忘我亲娘,怀念她认真学中文的劲头。

Q:什么是您觉得很庸俗的、很讨厌的东西?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一个通用的标准。如果不能您可以举一个例子。

王湘琦:作“天王”、“偶像”、“网红”算是吧?谁能不被诱惑呢?

Q:您觉得跟“有趣”这个东西最冲突的是什么东西?

王湘琦:跟“有趣”最冲突的可能是“睁眼说瞎话”!

Q:有没有大家觉得无聊透顶,但您觉得很有意思的事情?

王湘琦:庙前看歪脖子棋,有点意思。

Q:如果换一种方式生活,您希望自己什么样?怎样生活?

王湘琦:若写作可营生不再是个痴梦!

Q:您会想变成某个人、物吗?真实世界和虚拟世界里的任何角色都可以。

王湘琦:我想变成邓小平他老人家的追随者,了解他伟大的信念是如何生发的。

Q:可以帮忙贡献一个真的会有用的、“打败”“无聊”的办法吗?

王湘琦:先静下心来,想点“钱”以外的东西吧?

Q:可以请您推荐一本书,一部电影和一个地方吗?以及,您可以讲一讲为什么推荐它们吗?

王湘琦:《三国演义》、《红楼梦》等,还是有些看头的。

题图来自电影《挪威的森林》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