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完善资料

选取头像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城市

曾被纳粹掠夺的艺术品在卢浮宫有了新展厅,带着点遗憾

Aurelien Breeden2018-02-12 07:04:53

批评者认为,卢浮宫并没有抓住机会,打造一个人们会主动参观的交互或教育空间。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巴黎电 —— 刚开始,人们都不知道卢浮宫的策展人为什么会选择把这 31 件绘画作品紧凑地挂在两个小展厅里。荷兰风景画旁边是德国肖像画,还有宴会场景、罗马遗迹、似乎要撞到一起的小孩和山羊。

把这些画连结在一起的不是风格、学派或主题,而是一段独特的历史。它们都是二战期间被德国占领者抢夺或买走,战后又被追缴或购回法国的作品。

虽然法国已经把数以万计被掠夺的艺术品和其它物品归还给其合法所有者,但还有很多仍没有找到原主,这些画就是其中一部分。此前,它们一直都挂在卢浮宫的常规展览空间,每幅画的说明牌上只有寥寥数语的简单说明。

“对我们来说,如果不设置出一个永久性空间,这些画还会一直像以前那样展出,”卢浮宫绘画部主管塞巴斯蒂安·阿拉德(Sébastien Allard)表示——去年 12 月,卢浮宫为被掠夺艺术品开设了一个专属展览空间。虽然博物馆经常被人怀疑想要留下这些作品,但阿拉德说:“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尽力归还每一件艺术品。”

批评者对这种意愿表示赞赏,但认为这些新展厅象征了错失的机会,说明博物馆并没有为了寻找这些画作的合法所有者或其继承人做出更进一步的努力。

“博物馆确实经历了一次文化革命。这些画在过去不是被藏起来,就是被遗忘了。现在,我们来到了那段历史可以被接受的时代,”前参议员科琳娜·布舒(Corinne Bouchoux)表示,她曾在 2013 年就法国如何处理被掠夺的艺术品写过一篇报告

“但对于那些我们可以确定是被掠夺的画来说,真正的问题是:为找到原主人的后代,我们做了些什么?”她说道。

据估计,二战期间仅在法国就有 10 万件物品被纳粹掠夺或强买,随后运回德国。这其中不仅有油画,还包括素描、雕塑以及文物。很多物品原本属于犹太家庭所有,纳粹占领期间,他们的家被洗劫,有些则是为了活命或是逃离法国而被迫卖掉的。

1945 至 1949 年间,这些被掠物品有超过 6.1 万件被归还给法国,约有 4.5 万件回到了原主人手中。很多未被认领的艺术品都在拍卖会上卖出了。

但法国政府保留了其中的 2143 件——直到今天,专家仍表示不清楚其中的原委。法国政府把它们列入一个名为“国家博物馆回收”(Musées Nationaux Récupération,MNR)的清单中,然后委托给各大博物馆保存。卢浮宫得到了 807 件绘画作品。

在第一次集中返还之后,从上世纪 50 年代起,约有超过 100 件被掠物品回到合法所有者或其继承人手中,其中包括大约 50 幅油画。法国当局也承认,这种归还速度非常缓慢。

“如果只看归还物品的数量,我们要做的显然还有很多,”来自法国文化部的蒂埃里·巴茹(Thierry Bajou)表示,他与一个小团队合作,通过梳理博物馆馆藏和档案,寻找画作背后的标记、备注或标签来鉴定被掠艺术品的来源。

卢浮宫绘画部主管塞巴斯蒂安·阿拉德为法国二战期间被掠夺和强迫出售的艺术品设置了永久展览空间,但批评者认为卢浮宫并没有为了寻找这些画的合法主人做出足够努力。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政府仅仅是在等待原主人自己来认领某件艺术品。现在,我们要设法研究这些作品的来源,以便找出它们是从谁手里被夺走的,”他说。

参与合作的机构包括各大博物馆、法国文化和外交部以及被掠夺者赔偿委员会(Commission for the Compensation of Victims of Spoliation)。该委员会成立于 1999 年,旨在审查二战期间法国反犹法律的受害者所提出的赔偿要求。

2015 年,为了追寻那些被掠夺家庭的继承人,法国政府也与一个由系谱专家组成的全国机构达成合作协议。

但法国官员表示,这项工作困难重重,比如有些美术馆拒绝公开他们的战时档案。虽然当时有些人亲眼见到自己的财产被纳粹掠夺,但也有人是被迫卖画的。这就意味着,最初的交易有可能是合法的,并且涉及到多个中间商。

“我们有责任把每一幅画交到真正的主人手中,”卢浮宫负责监管被掠或被迫出售画作的文森特·德里约文(Vincent Delieuvin)说。他表示,各博物馆尽力追溯了那些画的历史,但在很多情况下只有原主人自己的家族才有办法证明画是他们的。

2004 年,法国发行了一份“国家博物馆回收清单”官方目录,并设有一个详尽的在线数据库。这个数据库以法国抵抗运动密探罗斯·瓦兰(Rose Valland)命名,他曾经保管了一份记录纳粹掠夺物品账簿。

卢浮宫的策展人表示,新展厅是他们所做的进一步努力,是为了让被掠艺术品被更多人熟知,包括曾经的受害者和他们的继承人。

一些专家对这种做法表示称赞——前参议员布舒认为它“在象征性与政治层面都具有积极意义”——但也有人称,这些展厅缺少足够的背景说明,也没能展示出让这些画失去主人的那段复杂历史。

艺术史学家艾曼纽·波拉克(Emmanuelle Polack)曾围绕纳粹占领时期的巴黎艺术品市场撰写了自己的博士论文。她指出,展厅中对那些画的说明并没有表明大部分被掠艺术品都出自犹太家庭。

作品下方的说明牌也没有解释它们分别是在德国什么地方以及如何被找回的,比如雅克·奥古斯丁·帕如(Jacques Augustin Pajou)那幅 19 世纪的两姐妹肖像画就是被纳粹外交部长约阿希姆·冯·里宾特洛甫(Joachim von Ribbentrop)带走的。

阿拉德承认,这些说明牌和现有的指示牌都“不够充分”,但也表示卢浮宫计划在这些展厅入口挂上更大的横幅。他还说,卢浮宫正在酝酿各种措施,以鼓励参观者通过手机在“罗斯·瓦兰”数据库中查找相关资料。

然而,在波拉克看来,卢浮宫并没有抓住机会,打造一个人们会主动参观的交互或教育空间。现在的呈现方式,意味着人们可能只会在寻找《蒙娜丽莎》的路上,因为无意间发现了这两个展厅,才会走进来看上几眼。

波拉克在谈到这些绘画作品时表示:“真正有意义的是它们的历史:他们曾归法国人所有,后来被德国人带走,然后又被归还。”它们的特别之处并不在于审美价值,她补充道。

“它们被剥离了自己的历史背景,所以你无法理解为什么一定要物归原主的必要性,”她说,“既然这些作品是一段历史的见证者——那你就要把历史呈现出来!”


翻译:熊猫译社 乔木

题图及文内图片版权:Christophe Ena/Associated Pres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