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乌玛·瑟曼指控韦恩斯坦性骚扰,还说昆汀胁迫她危险驾驶

周哲浩2018-02-06 06:58:15

“哈维骚扰了我,但并没有要杀死我。”

乌玛·瑟曼成为了最新站出来指控哈维·韦恩斯坦性骚扰的女星。

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中,出演了《杀死比尔》《低俗小说》等影片的瑟曼详细吐露了韦恩斯坦对她性侵行为的来龙去脉。

第一次侵犯的行为发生在伦敦的一家酒店韦恩斯坦的房间里。根据瑟曼的描述:“这简直当头一棒。他把我推倒,试着把身体压在我上面。他试着暴露自己,做了很多令人不舒服的举动。不过他最终没有强迫我,像是蠕动的蜥蜴那样扭动。”

瑟曼表示,在这次侵犯之前,韦恩斯坦还有一次令人不悦的举动,虽然当时瑟曼并没有感到有威胁。那是在巴黎的一家酒店,韦恩斯坦穿着浴袍出现在了她和其他剧组人员面前。之后,韦恩斯坦把瑟曼单独带进了一间整蒸汽桑拿房。在瑟曼生气地质问他这是什么意思后,韦恩斯坦变得沮丧和狂躁,然后夺门而出。

在伦敦酒店的侵犯发生之后,瑟曼称她警告韦恩斯坦,如果再对她或其他人做出这样的举动,那么他的生涯就会完蛋,她还说自己也受到了韦恩斯坦说要终结她生涯的威胁。

韦恩斯坦通过发言人作出回应,否认威胁瑟曼以及对她有身体上的攻击。另外,韦恩斯坦称,直到巴黎蒸汽桑拿房事件之前,两人关系暧昧,不乏调情。声明这样说道:“维恩斯坦先生承认在巴黎误解她的意思后,于伦敦有向瑟曼女士求欢,不过他立马道歉了。”

自《纽约时报》报道了韦恩斯坦的性丑闻后,已经有 60 多位好莱坞女星(也有说 80 多)站出来指控韦恩斯坦对她们的性侵。随之而起的 #Metoo 运动也使得更多的好莱坞权贵落马。

韦恩斯坦本人通过声明否认了一些具体的指控,除了说对瑟曼没有肢体上的伤害,他还否认了影星罗丝·麦高恩对他强奸的指控,说那是双方自愿的行为。

瑟曼接受《纽约时报》采访中说出了另外一个新的信息,她说在拍摄《杀死比尔》的过程中,导演昆汀·塔伦蒂诺强迫她驾驶一辆存在安全隐患的车辆,车辆最终撞毁,导致自己的脖子和膝盖受到严重伤害。

“哈维骚扰了我,但并没有要杀死我,”瑟曼说。她表示撞车事件让她气愤的地方在于,那是一个卑鄙的举动(cheap shot)。虽然在与塔伦蒂诺工作的过程中,她一直觉得是在与一个充满怒气的哥哥较劲,但她还是有发言权的,直到撞车事件。

瑟曼表示,在拍《杀死比尔》的时候,有人告诉她车辆有问题,因为变速箱重新配置过,不过塔伦蒂诺拒绝了瑟曼用替身拍摄的要求,坚持让她本人驾驶。

“昆汀进到车里,他不喜欢听别人说‘不’,”瑟曼说。“他很生气,因为我耗了他们很长时间。但是我很害怕。他说:‘我像你保证车没问题,在说只要往前笔直开就好’。”

根据瑟曼提供的视频显示,她驾驶的车后来撞上了一棵树。她说:“我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戴着颈托、膝盖有伤,还有脑震荡,我想要找到那辆车,我很生气。昆汀和我吵了一架。我控诉他想要杀掉我。他很生气,我能理解,因为他并不觉得他有想要杀掉我。”

瑟曼是在《低俗小说》大获成功后认识韦恩斯坦的。由塔伦蒂诺执导的这部电影正是由韦恩斯坦创立的米拉麦克斯发行的。他们两人合作关系密切。在韦恩斯坦离开米拉麦克斯创立了韦恩斯坦公司之后,公司又发行了《被解救的姜戈》《无耻混蛋》等塔伦蒂诺的作品。

韦恩斯坦性侵丑闻爆发后,塔伦蒂诺与之划清了界限,宣布自己执导的关于曼森家族的电影不会由韦恩斯坦公司发行。他还表示,自己知道韦恩斯坦做过的一些事情,要是当初能够早站出来就好了。

塔伦蒂诺没有回应《纽约时报》的采访请求。在推特上已经出现了指责他的声音。

杰西卡·查斯坦表示:“我们要称赞多少在银幕上受到虐待的女性形象?什么时候这成了娱乐界的常态?”贾德·阿帕图说:“当年达丽尔·汉娜因为谴责韦恩斯坦性骚扰被他们从《杀死比尔 2》的宣传活动上赶走,现在塔伦蒂诺将拍摄一部波兰斯基相关的电影,为什么有人会投资它?这就是韦恩斯坦无法被阻止的原因。”


题图来自:豆瓣电影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