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梵蒂冈博物馆即将举办一个出人意料的展览:安迪·沃霍尔

蔡一能2018-01-30 13:38:51

“波普艺术”并不足以概括他的创作与生活。

对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后期作品感兴趣的艺术爱好者即将迎来一个出人意料的新选择:梵蒂冈博物馆(Vatican Museums)。

The Art Newspaper 报道,梵蒂冈博物馆正在与安迪·沃霍尔博物馆(Andy Warhol Museum)进行最后商议,计划明年在罗马和匹兹堡展出这位波普艺术家关于宗教与心灵世界的作品,包括“致敬”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系列,以及关注“死亡”主题的丝网印刷作品。

安迪·沃霍尔临摹的《最后的晚餐》(1986)中的人物形象。图片来源:Wikipedia

梵蒂冈博物馆由罗马天主教会创建于 16 世纪早期,其中的 54 个展厅连同著名的西斯廷礼拜堂(Sistine Chapel)收藏了包括《创世纪》、《雅典学院》在内的大量艺术品。在沃霍尔之前,梵蒂冈博物馆已经为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晚年的宗教题材作品设立了永久展位

沃霍尔与梵蒂冈的“跨界”合作将颠覆许多人对他的刻板印象。长期以来,人们从流行文化中认识了一个渴望在名利场中证明自己的纽约移民,一个迷恋对通俗形象的无限复制的波普艺术家,一个男同性恋者。所有这些身份都与沃霍尔本人并未掩饰、却鲜为人知的另一重身份格格不入:一名虔诚的天主教信徒。

安迪·沃霍尔出生于匹兹堡的一个斯洛伐克移民家庭,并跟随父母信仰天主教。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沃霍尔在纽约的艺术事业开始取得成功,并在曼哈顿市中心创建了私人工作室 The Factory。与此同时,他频繁拜访曼哈顿上东区的 St. Vincent Ferrer 教堂,和牧师建立了亲密的私人关系,并在教会下属的一个慈善机构服务。

大众媒体选择了前一个沃霍尔。镜头与闪光灯持续对准沃霍尔的工作室,以及他和好莱坞明星、当代艺术家的亲密互动,而沃霍尔本人则通过机械复制的图像捕捉这种试图捕捉他的消费文化。在《布里洛盒子》(Brillo Boxes)、《坎贝尔汤罐头》(Campbell Soup Cans)等作品中,他将日常生活中的物件摆在了被展示、被膜拜的位置,挑战了事物之间的等级秩序。

在一些学者看来,这一创意可以在基督教圣像画的传统中找到根源。“汤罐头是喝完就扔的东西,而沃霍尔把他们从注定要被丢弃的此时此地中解救出来,像偶像一样供奉在超越时空的王国。”艺术史家 James Romaine 评论道。

《玛丽莲双联画》(1962)。图片来源:Wikipedia

“死亡”是沃霍尔的波普艺术与宗教的另一个连接点。在著名的《玛丽莲双联画》(Marilyn Diptych)中,梦露逐渐褪色、暗淡的影像激发着观众对生与死的感知。沃霍尔本人也曾与死亡擦肩而过。1968 年,他在一场谋杀中侥幸活了下来。Natasha Fraser-Cavassoni 是沃霍尔生前雇佣的最后一名职员,在她看来,这次经历让沃霍尔怀有一种持久的感激:“当安迪在 1980 年见到教皇若望·保禄二世(Pope John Paul II),他戴上了领带和他标志性的假发中比较低调的一款,作为尊重的表示。”

我们无法确定那场未遂暗杀与沃霍尔瞻仰教皇之间的关联。不过,正是在 1980 年代,沃霍尔明显转向了抽象与宗教题材创作。1984 年,沃霍尔接受了对达·芬奇的名画《最后的晚餐》进行再创作的任务,最终留下了大约 100 幅系列作品,既有通过丝网印刷技术对整幅画的复制,也有对画面细节的临摹,打破了原作的视觉统一性。其中一幅于 2008 年以约 323 万英镑的价格在伦敦售出

对当代社会中逐渐式微的宗教文化,沃霍尔给出了个性化的诠释。

沃霍尔的双面身份在他身后得到了最好的印证。1987 年,St. Patrick 教堂举行的葬礼云集了包括小野洋子(Yoko Ono)、理查·基尔(Richard Gere)、罗伊·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卡尔文·克莱恩(Calvin Klein)在内的艺术界名流。而在葬礼结束后,沃霍尔所在教堂的牧师走向他的家人,告诉他们,“他会怀念每天和安迪的交谈”

题图来自:giphy.com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