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共享经济到底为我们带来了什么?或许并不一定是平等

Ginia Bellafante2018-02-02 14:58:33

这里有一些个人经历分享。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不久前,一位朋友跟我讲述了她不再租用 WeWork 的经过。WeWork 是一家提供办公场所的企业,最近的统计显示,它的办公网络已经扩展到了全球 59 个城市。我的这位剧作家兼制片人朋友原本一直租用 WeWork 位于纽约布鲁克林的办公场地,不过一年多前的一天晚上,她彩排完回到办公室,想修改一下剧本,结果发现那里正在举行聚会。

她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坐定,一抬眼便看到大厅对过一对恋人正在办“正事”,不过他们办的“正事”和计算市盈率之类的没有关系。她的耳边充斥着嘈杂喧闹的声音,身边挤满了喝得醉醺醺的陌生人。即便如此,我的这位朋友还是决定忽视周围的声色犬马,专心在接下来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里完成自己的工作。

然而,她的努力遭到了两个男人的阻挠。两个长得像 Planet Start-Up(在线创业公司平台——译注)上典型骗子的男人朝她的办公桌走来,一屁股坐在上面,然后开始不怀好意地做出各种挑逗的举动——又是戳她的电脑,又是读屏幕上面的文字,还用手指触碰她的身体。第二天,我的朋友决定就自己遭遇的狂欢闹宴向 WeWork 投诉。如果她想看人纵酒狂欢,那么她大可以省下每月 1000 美元的租金,每周五晚上到肉库区(纽约时髦夜总会的所在地——译注)找个路边支上笔记本电脑就好了。

那么,用户应该到哪儿或向谁倾吐一肚子的苦水呢?虽然和其他从硅谷精神中孕育出来的创新平台相比,WeWork 还算是提供了相对便捷的人工通话服务。毕竟在其他硅谷公司眼中,人工通话服务在这个时代可是像用洗衣板洗紧身褡一样原始、不合时宜。但话说回来,它也绝不是那么好找的。

我的朋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联系上了这家公司的人工客服,这位客服先是热情地跟她打了招呼,然后表示可以给她换到同层楼的另一间办公室,远离那两个没有礼貌的男人。不过,这种“放纵男性作恶不管,而把女性支得团团转”的做法像是《广告狂人》(Mad Men)第二季里罗杰·斯特林(Roger Sterling)会想出来的办法。我的朋友不禁大失所望,只得黯然退租,另寻他所。

联合办公革命将模糊工作生活和私人生活的边界作为噱头之一,但不管是在好莱坞、餐饮业,还是剧院等,正是界限的不明朗性为骚扰和虐待的反复发生制造了契机:在酒店房间举行会议、在乡间别墅开展研究项目、将浴袍作为制服,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位于纽约苏豪区的 The Wing 是女性专属联合办公空间,致力于提供有别于 WeWork 空气曲棍球文化的办公空间选择。图片版权:Hilary Swif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 WeWork 官网上,有个页面赫然写着“什么是 WeWork 的啤酒桶规定(Beer Keg Policy)?”,我们姑且就认为宝洁公司没有类似的文案标语吧。事实上,该规定允许租户在工作日晚上 9 点 30 分前打开啤酒桶饮用,不过“鉴于它们属于工作场合的专属设备”,周末时间不得打开。

对骚扰行为的监控将面临新的挑战。一方面是因为人们正如新经济荒谬的黑话中所描述的那样,自身成为一个个独立的品牌。另一方面是因为当办公变得可以随地完成,它摆脱了体制、等级和协议的束缚,同时失去了这些束缚所提供的保障和求助渠道。已经有很多女性绕开传统联合办公场所的空气曲棍球亚文化,转而投入女性专用办公场所的怀抱,比如纽约的 The Wing 和圣路易斯(St. Louis)的 Rise Collaborative。她们受够了男人和他们的虎视眈眈以及效率低下。

从很多方面讲,那些宣扬建立共享经济是为了让世界变得更正义和公平的道德资本家们,除了为自己赚取数十亿美元的财富以外,只是推出了更多现实的翻版而已。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城市规划学院(McGill University’s School of Urban Planning)将于近期发表关于谁在从 Airbnb 产生的现金流中受益,而谁没有的报告。

这份名为“纽约市短租成本高企”的报告只是目前研究 Airbnb 近年来如何影响城市平价房的多个项目之一。该报告审视了 2014 年 9 月到 2017 年 8 月的相关数据,得出了纽约市 Airbnb 房东收入分布严重不均的主要结论。根据该报告,去年,收入前 10% 的房东获得了全部收入的 48%,约合 3.18 亿美元。而后 80% 的房东只获得了 32% 的收入,约合 2.09 亿美元。

Airbnb 公共事务负责人克里斯托弗·纳尔蒂(Christopher Nulty)对此作出了回应。

他说,该研究的方法论存在错误,作者持有“反对共享房屋的偏见”(这项研究是由酒店业出资开展的),还表示 Airbnb 支持相关法律的立法,让房东只能出租一套房屋。

这份研究报告的出炉正值切尔西一名 Airbnb 房东遭到起诉,他将一幢无电梯的四层楼房从租金稳定的公寓变成非法旅馆,将原本的租户赶走,然后将房间通过 Airbnb 租给游客。

而在纽约,随着有关拥挤收费的争论不断升温。人们渐渐发现:事实上,层出不穷的叫车软件让交通量大大增加。市中心区的行车速度已经从 5 年前的每小时 6.5 英里(约合 10 公里)降至 4.7 英里(约合 7.5 公里)。目前纽约市内正在运营租车服务的私家车有 10.3 万辆,去年的一份报告显示,提供叫车服务的车辆从送完一名乘客到接另一名乘客上车,中间间隔的时间平均为 11 分钟。相较而言,黄色出租车的间隔时间是 8 分钟。下次你准备通过 Uber 叫车到那家不收现金而且选用当地绿色食材烹煮食物的快餐店用餐时,好好想想这些事吧。


翻译:熊猫译社 夏鱼

题图版权:Cole Wils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