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这世界」她勇敢地在德黑兰街头摘下了头巾,然后她消失了

孙若空2018-01-25 16:05:57

对伊朗妇女来说,对于平等反压迫的抗争是一以贯之的。

这些天,有一张拍摄于伊朗首都德黑兰街头的照片在国外的媒体和社交媒体被广泛传播。

在这张照片中,一个穿着黑色衣裤和帆布鞋的女性站在德黑兰 Enghelab 广场的一个邮筒上,把自己头上的头巾取下来绑在一根木棒上挥舞。她的诉求一目了然:对伊朗的妇女着装令表达抗议。

现在,大家都比较相信这张照片拍摄于 2017年 12 月 27 日,伊朗那场大的抗议游行爆发前。还记得那阵子伊朗发生了什么事吗?12 月 28 日,伊朗警方宣布将撤销“强制佩戴头巾”的伊朗头巾法令,他们将不会再逮捕没有佩戴头巾的妇女。但老实说,这个宣布在当时也只是个构思,直到现在,伊朗妇女出门还得戴着头巾。而且,当伊朗选入了短暂的混乱后,这个话题就暂时没有人再提起了。但对伊朗妇女来说,对于平等反压迫的抗争是一以贯之的。

当这张照片传播到网络上时,人们一致赞扬了这位不知姓名的女性的勇敢。她的形象已经成为了伊朗女性争取权利的一种标志。

她手中的白色头巾尤为值得一提。

大家都知道,在有服饰禁令的穆斯林国家,妇女的头巾通常都是黑色的。在伊朗,白色的头巾本身就是一种抗议的标志。

从去年 6 月开始,一个名为“白色星期三”( #whitewednesdays )的运动在伊朗妇女中间广泛传播开来。它的形式是伊朗女性在社交网络上发布自己戴着白色头巾或者身穿白色衣服的照片以表达抗议的态度。

“白色星期三”运动是“ 我的隐形自由”(My Stealthy Freedom)组织创始人,来自伊朗的记者和社会活动家马西·阿里内加(Masih Alinejad )发起的一个在线运动,目的就是为了反对强制性着装规范。

自从 1979 年伊朗女性被要求用头巾包住自己的头发以及禁止使用化妆品、穿超过膝盖的长袍之后,她们的反抗就一直没有停止。

“我的隐性自由”这个运动已经开始了五年,但都是在一个隐秘的网站上传播。“白色星期三”的出现扩大了抗议的人群。

今年 1 月 21 日,在美国举行妇女运动游行的时候,阿里内加还在纽约挥舞起了白色的头巾,希望更多人意识到伊朗妇女所面临的其实和不平等问题,并予以帮助。

去年伊朗大选,哈桑·鲁哈尼总统连任之后,伊朗整个社会曾一度对社会变得更开放表现出期待,然后也确实出现了诸如 2017 年 12 月 28 日伊朗警方宣布将撤销“强制佩戴头巾”的伊朗头巾法令,他们将不会再逮捕没有佩戴头巾的妇女,这样的消息。然而阿里内加说,她到现在还是陆陆续续听到了有女性因为不戴头巾而被逮捕的消息。

你可能已经想到了。是的,那位 12 月 27 日站上 Enghelab 广场邮筒扬起长发挥舞白色头巾的女子在抗议当天,她就被捕了。 Enghelab 广场上买糖果的小贩说,那名女子在那个邮筒上持续抗议了一个多小时,后来是两名女警察把她带走的。

几天之后她被释放,但不久之后她又被捕了,并且至今音信全无。现在,互联网上为她发起了另一个话题 #Where_Is_She。

纳斯林·索托德是伊朗最著名的维权律师之一,他在 Facebook 上发消息说,那名女子今年 31 岁,是一个 20 个月大的宝宝的妈妈。至今没有任何她的家人或朋友出面表示认识她——这也许是为了自保,因为伊朗元旦期间的那场抗议之后,许多异见人士都遭到了严格的审查。《洛杉矶邮报》采访了一位今年 28 岁在德黑兰工作的女工程师戈尔纳·拉梅什,她说自己也经常在出门或开车的时候不戴头巾,也会蔑视道德警察,但是她不敢像那名女子那样在 Enghelab 广场上抗议一个小时。

随着她的身影出现又消失,反抗的火种似乎在伊朗女性中越发燃烧了起来。

题图:twitter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