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完善资料

选取头像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城市

二胎带来的刺激只持续了一年,去年中国人口出生比上一年少63万 | 好奇心小数据

温欣语2018-01-19 19:00:06

人们生育的热情远低于国家的预测。

2015 年 10 月 29 日,中国宣布全面推行两孩政策,允许生育二胎。

当时不少人预测两孩的政策效果有滞后性,2017 年后会逐步显现,2017 年出生人口将继续增长。

但人们反应很快,2016 的出生人口确实比 2015 年多了 130 万人,达到 1786 万人。

不过政策变化的后续影响没有第一年那么明显。

国家统计局在 1 月 18 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 年中国的出生人口为 1723 万人,比去年还少了 63 万,这一数据比最低预测还要低。

国家卫计委在宣布两孩政策后曾预测 2017 年出生人口最低为 2023.2 万,现在少了 300 多万。

两孩政策的影响并没有人们预想的大。有人认为长达三十年的一胎化宣传已经让很多中国人相信“一个就足够了”。2015 年政府做的调查显示,2/3 的夫妻不想要第二胎,因为孩子的照料和教育太花钱了。

2015 政府报告还曾估算在小孩前 5 年的成长中,城市家长的花费是农村的两倍,这还不算进城市附近高额的房租。如今很多老一辈承担着照顾小孩的责任,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节省费用。但因为人们结婚年龄越来越迟,生小孩也越来越迟,双方父母的年龄也将更大,同时带两个小孩的几率并不高。

此次新生人口的下滑就像是重演了 2013 年的一幕,那一次增长也只持续了一年。

2013 年国家曾放宽政策,夫妻中如果其中一人是独生子女,两人则可以拥有第二个小孩。当时国家估计政策会允许 1100 万对夫妻拥有第二胎,其中 200 万对夫妻可能会生小孩,但 2014 年末只有 110 万对夫妻申请了二胎。人们对生小孩的兴趣度远低于国家的预测。

据《经济学人》分析,一胎政策对今天生育的影响程度本来就很有限,因此取消后的反弹力也不会太大。在大多数国家,随着国家越来越富裕,自然就会有更少的小孩。中国其实在 1979 年推出计划生育前,生育率已经在 10 年内从 5.8 下降到 2.8,原因是国家不再鼓励“英雄妈妈”。印度尽管没有任何一胎政策,但生育率在同时期内也在稳定下降。 “发展就是最好的避孕措施,” 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教授 Cai Yong 说,他认为即使没有计划生育政策,中国出生人口还是会下降,只是变化不会那么显著。

尽管中国政府乐于宣称一胎政策减少了 4 亿中国人,但大多数的成功都出现在 1970 年左右(政策实施前)。而之后的下降基本都是个人意愿。因此全面推广二胎在 2016 年也许能看出一些反弹,但长远看来,中国的出生人口仍然呈下降趋势。

由于独生子女政策在全国的推行并不统一,因此各省地区的出生率也略有不同,我们重点选了三个部分进行分析。

东北三省人口自然增长还在下滑

黑龙江、吉林、辽宁三省 2016 的出生率排名为最后三位,2015 年排名也在后四位,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另外,三省的生育率(一位女性一生中平均生育小孩的个数)均低于 1,2016 全国人口自然增长率中东北三省也是唯一的负数,人口呈现负增长。这三个省有点类似美国的铁锈地带(指美国陷入经济困境的老工业区),这里充满废旧的煤矿和钢厂。

东三省也曾是一胎化政策最严格的地方,因为东北主要以国企工厂为主,员工一旦超生,父母可能就会失去工厂里的工作。2016 年,即使在二胎推出后,辽宁省也推出了《辽宁省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实施办法》对超生家庭征收 5-10 倍基数抚养费,超生两个子女以上的,将以 5-10 倍基数抚养费为标准,按照多生育子女数加倍征收社会抚养费。种种政策抑制着当地的生育热情。

此前东北地区的高薪水还能吸引一些外省的移民,但 2000 年后,重工业遇到困境,东北失去了近 200 万人口。哈尔滨是当地最大的城市,据报道,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前期在酒店举行的招聘会上基本都是来自南方的公司。

同样没有变化的还有少数民族地区。

一直以来,少数民族例如西藏、维吾尔族人几乎不受一胎政策的影响,他们可以拥有两个甚至更多的小孩。2015 年的政策调整对他们没有影响。

因此图表中 2015-2016,这些地区人口出生率几乎没有变化。西藏 2015 年的出生率为 15.7‰,2016 为 15.79‰。新疆 2015 为 15.59‰,2016 年降低为15.35‰。

山东变化最大

山东是政策前后变化最大的省份,人口出生率从 2015 的 12.55‰ 一跃上升到 17.89‰,在所有省份中排名第一。

山东对生育的热情其实早在二胎政策之初就显现出来了,政策实施仅 5 个月后,山东就累计受理“两孩再生育申请” 22.3 万份,办结 20.7 万份,约占全国总量的 1/4(远高于山东占全国人口的比例);政策实施 1 年,山东仍占据全国总量的 1/4 左右,山东、广东、四川三省申请总量占了全国的一半。

山东省社科院人口研究所研究员刘娜认为山东申请生育二胎的人数较多,与山东省长期累积的生育意愿集中释放有关。山东人一直以来都有较高的生育热情,计生政策稍一松动,就会有大批人选择生育。

1984 年国家微调了生育政策,由最初的“一孩政策”调整为“一孩半”,即农村户口的第一胎是女孩的话可以生第二胎。当年山东就生了 213 万人,相当于四个中等县的规模。直到上个世纪 90 年代中期,山东人口才进入低生育水平时期。

“一般来说,一些人口大省通常都会有更多的小孩,” 南开大学一位教授在接受中国日报采访时提到,“那些城镇化程度高,经济条件更好的省份小孩更少”。

2016 全国城镇化率排名中,虽然山东作为全国第三经济大省,但是城镇化率排名全国 12 位,只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山东的城市发展也以中小城市为主,中心城市规模不大, 抚养成本也相对低。

中国的生育率已经低过日本,数据也不再公布

从另一维度讲,按照中国的统计惯例,每年出版的《中国统计年鉴》都会公布上一年的生育率数据。自 2010 年 - 2015 年, 总和生育率分别为 1.18,1.04,1.26,1.24,1.28,1.05,已经低于日本对应年份的生育率 1.39,1.39,1.41,1.43,1.42,1.46,而日本是世界少子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中国 1.05 的数据低于世界银行公布的其它 199 个国家和地区的生育率,位于全世界最低。

最新出版《中国统计年鉴 2017》已经删去了生育率数据。

这是 2004 年以来,《中国统计年鉴》第一次删除生育率数据。目前我们也无法在国家统计局网站上搜寻到生育率,2017 的数字很可能会跌破 1。

从各个维度看,中国都在面对少子老龄化。据统计,由于中国的育龄高峰期女性在未来十年将减少约 40%,出生人口将从 2018 年开始以每年减少 30 万到 100 万的速度下滑。

同时,到本世纪中叶前后,预计中国 1/3 的人口年龄将在 60 岁以上。问题早在 2012 年就显现出来,2012 年中国的劳动力就开始下滑,是 50 年来的第一次。

北京大学教授梁建章认为中国的生育率下降比日本要晚 25 年左右,但远比日本迅猛。由于中国城市化和经济发展水平相对低,低生育率带给中国的人口灾难也许会更晚一些,可能会在 10 到20 年后突显,但这会是未来几十年的一个大挑战。


作图:冯秀霞

题图:newsfirst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